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男神攻心术 第483章 哭泣,别人的安慰

时间:2018-08-16作者:沫小七

    江城的夜晚,有的只是呼啸的寒冷。那寒风把人冻得冰冷冰冷,似乎要把人冻僵了才肯罢休。

    陈沫离开酒店,迎着寒风,不停地跑,不停地跑......

    风吹在她的小脸上,如同刀子一般割得生疼。可是,她的脚步还是没有停下来。

    比起心里的那份伤,那份痛,脸上的疼已经微乎其微了。

    “沫沫......”

    尤然在她身后大喊出声,担心陈沫会出事,脚步不停地追着她。

    吱——

    尖锐的刹车声响彻在空旷的马路上,紧接着就传来司机破口大骂的声音。

    陈沫怔怔地站在原地,就在车猛然停下的那一瞬,她的脑中忽然间和不久前遇到的车祸相重合。

    尤然被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吓破了胆,他急忙跑过去,拉过还站在马路中间发呆的陈沫,对着司机道了歉。

    陈沫咬着嘴唇,一双眼睛都哭红了,红的触目惊心。吹红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可是她却倔强地绷紧着俏脸,咬着嘴唇忍着!

    看着陈沫隐忍的模样,尤然心疼地立马把她抱在怀里,温柔的声音响彻在她的耳畔:“沫沫,想哭就哭出来吧,这样憋着,不难受吗?”

    他说着话,拥着陈沫的力道一点点收紧,企图用这样的动作,传递给陈沫一丝温暖。

    “尤然......”陈沫声音低哑哽咽,眼中带着泪花,“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陈沫思绪拉回,脑中一遍遍闪过刚刚撞见的场景。

    “呜呜......”

    一股酸楚猛地冲进心口,让陈沫隐忍许久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涌出来。她窝在尤然怀里,哭的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

    尤然任由她哭,只是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

    哭出来,总比憋在心里强吧?

    黎昱凡追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了陈沫在尤然怀里哭泣的场景。他看的十分认真,没有一贯吊儿郎当的表情,刚毅的脸上表情肃然。

    渐渐地,他黑白分明的眼睛中似乎被什么东西遮挡住了,让他看不清陈沫的脸。

    此时的他酒劲已经散了大半,可是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陈沫愤怒地离开之后,他看着满屋的情景,整个人也全懵了。

    他不知道郝文珊怎么会和他在一起,更不清楚,陈沫为什么会撞见那一幕?

    甚至,他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有没有出于男人本能地去和郝文珊干那种事?

    黎昱凡心很乱,头更疼!

    这一次,陈沫和他真的彻底完了!

    他见得陈沫哭,更不想见陈沫在别的男人怀里哭。可是这一次,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来安慰陈沫。

    陈沫哭声渐渐小了,尤然耐心地安抚着她,见她情绪稍稍稳定下来,这才拉着她的手慢慢朝回走。

    黎昱凡站在对面路边的大树下,斑驳的树影扫在他的身上,无端地透出一种萧瑟和凄凉。

    一种快要失去陈沫的无助感将他整个人淹没,让他恐慌地指甲都在颤抖。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尤然和陈沫相交的手上,直到他们走远,看不到了,还没有收回。

    .............

    另一边,华夏集团地下实验室内,简小瑜被松本一泽派人客气地请到了这里。

    这个地方,是简小瑜一直好奇,却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

    他现在虽然是松本一泽的司机,实则是孙国忠派在华夏的线人。可是,自从那一次收到松本一泽送来的窃听器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孙国忠。

    他知道,松本一泽开始怀疑他了。

    可是也仅仅只是怀疑,并没有对他做些什么?简小瑜暗想,只要没有当场留下证据,他来个死不承认,谁又拿他有什么办法?

    几天过去了,松本一泽却什么都没做,还是和以往一样,放任他行动的自由,只是偶尔让他开车送送他。

    今天把他请到这里来,是做什么呢?

    简小瑜很纳闷,却是不动声色地跟着人朝实验室里面走去。

    “老板,人带到了。”

    松本一泽听到来人恭敬的声音,转过头淡漠地看了简小瑜一眼,脸上忽然间出现了一抹奇异的笑容。

    是的,简小瑜没有看错。

    此时,他正对着自己在笑!

    简小瑜莫名就觉得脊背发凉,这个男人笑起来的样子比面无表情的时候,还要令人毛骨悚然。

    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咳咳......故作无事地咳嗽了两声,简小瑜殷勤地走上前,对着松本一泽笑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松本一泽今天心情不错,因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实验,简小兮的药,终于制成了。

    至于有没有效果,那就要简小兮亲自试一次。

    只是那个女人对自己的戒备心非常重,如果贸然将他做好的药给她,她肯定不会接受的。

    所以,他想到了简小瑜!

    松本一泽挥了挥手,示意周围的人都离开,所有人一走,让简小瑜心里更加开始发毛。

    他的脑中正在脑补一些看过的‘无间道’,心里害怕地以为松本一泽会直接在这里办了他。谁知,他正欲开口为自己脱罪的时候,松本一泽却淡漠地开起了口:“你和那个警察之间的事,我已经帮你摆平了。”

    简小瑜瞪大了眼睛,却是支支吾吾地开始装傻:“什么......警察?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暗暗咽了咽口水,眼神飘忽不定,不愿与松本一泽对视。

    那模样,分明就是心虚了!

    松本一泽冷哼一声,他的养父在中国利用病人研究‘再生药’这件事,他本就不赞成。如果被警方封了,或许更好。

    他为了替简小瑜脱罪,已经找了一个人为他顶罪了。可这小子倒好,现在跟他开始装傻了。

    “简小瑜,我知道洛尘跟你说了一些事。”一向话少的松本一泽,突然间话开始多起来,“我也知道,你呆在我身边,是为了替你死去的父亲报仇。以前的事,我不跟你计较,现在......”顿了顿,松本一泽看向简小瑜的视线忽然间虚眯了一下,语速也开始减慢,“我要跟你做一笔交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