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男神攻心术 第470章 我只是想不通

时间:2018-08-06作者:沫小七

    ,精彩小说免费!

    他的话音刚落,郝文萱的心脏位置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

    洛尘眉目轻轻动了动,好看的眼睛虚眯着,直接看向她的心口位置。

    他没有忘记,陈沫曾经告诉过他,那个挖心案的帮凶是顾阿姨。如果是这样,那么郭思敏的心脏是不是被移植到了文萱身上?

    洛尘大胆地猜测着。他的目光极具压迫力和穿透力,好像能看到郝文萱心脏的血管在蔓延,让她顿时觉得脚底好像有一条冰凉滑腻的小蛇正慢慢地往上爬,爬上她的脊背,爬上她的脖颈,让她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原来,她也有害怕的时候。

    她害怕洛尘的眼睛,更害怕‘心脏’这件事被人戳穿。

    郝文萱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她佯装不舒服地咳了几声,有气无力地回道:“松本一泽找了很多专家,我醒来后没多久,他就让人把我送回了江城。”

    “那你……”

    “吃饭吧,菜都凉了。”

    孙健本来还想问问郝文萱,她是什么时候回的江城?可是,洛尘却出声打断了他的问话。

    孙健耸了耸肩,拿起了筷子。

    这样说来,那个松本一泽救了文萱,他们都欠了那个人一个人情?

    黎昱凡前所未有的安静,他心情烦躁地一声不吭,只是闷闷地吃着东西。

    他不是傻子,那个松本一泽救下文萱的目的分明是为了对付他们。当年洛尘父亲出的一次意外,黎昱凡也听他家老头说过。

    只是,令他郁闷的是,文萱为什么偏偏要在今天这种场合出现?

    孙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早就提醒过黎昱凡,不要再想着文萱,这样对陈沫不公平。可是他依旧抱着侥幸的心理,陈沫那么聪明,恐怕早就知道了……

    孙健夹菜的筷子微微一顿,他突然间想起来陈沫看到郝文萱时的表情,那样平静淡然,一点也不意外。

    仿佛,陈沫早就知道她还活着,甚至知道她会过来一样?

    孙健的脸色微变,他扭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黎昱凡。

    陈沫是故意用这场订婚宴来试探昱凡的,只不过昱凡的表现让她感到失望,所以才会提出分手?

    …………..

    简小兮回到家之后,直接把自己的东西从洛尘家搬到了自己家里。

    许是家里太久没有住人了,家里的灰尘有点多。

    陈沫正在帮她换了一个崭新的床头,有点闷闷地说道:“我今天和你睡,好不好?”

    今天姑姑在家里,晚上跟她睡的话,肯定又会碎碎念很久的。

    简小兮拿着抹布在擦桌子,听到陈沫的话立马爽快地答应了。

    收拾完之后,两个人换了衣服,准备出去吃饭。

    陈沫心情不好的时候,总喜欢拉着简小兮去吃麻辣烫,可是现在简小兮怀着孕,总不能让她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到了一家餐厅,两个人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点了几道家常菜。

    陈沫吃在嘴里,感受不到一点味道,只是机械地做着吞咽的动作。简小兮见她神思恍惚的模样,摇头叹息道:“沫,你还难过呢?”

    “我没有难过。”陈沫秀美微皱,端起热茶喝了一口,“我只是想不通。”

    “想不通什么?”

    “我想不通,郝文萱三年前出了车祸,她从那么高的地方掉进了海里,怎么会没有死呢?”

    简小兮冷嗤一声,不以为意:“或许是她命大,被人救了。”

    “你觉得会是谁救的她?”

    陈沫疑问出声,从那个地方把人救下来,需要花大量的人力,不是单靠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救下来的。

    她记得那场车祸之后,有大批量的警察出动,在海里打捞了二十四个小时,最后只捞出一辆车,

    车里面并没有人。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定,郝文萱的尸体是沉入了海底,再也找不回来了。

    而郝文萱的墓,听说里面是空的。

    简小兮沉凝了好半天,她也想不通这个问题,只能说道:“别再纠结这个问题了,这个女人城府极深,以后你不要单独跟她见面,免得被她算计。”

    “嗯。”陈沫轻轻点了头,抬眸看向简小兮的时候,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说你,那本结婚证一看就是假的,你为什么还让她的计谋得逞?”

    洛尘和黎昱凡不一样,洛尘是真的护简小兮,只看他对郝文萱的态度,陈沫就知道,洛尘是真心想娶简小兮的。

    可是,黎昱凡呢?

    结婚戒指都会掉!还有郝文萱送给他的那个打火机!

    陈沫顿时觉得心如刀绞。

    “我只是不想让阿尘为难。”简小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笑着揶揄道:“一张结婚证我还不放在眼里,她要是知道我肚子里有阿尘的孩子,估计会气得吐血吧。”

    陈沫莞尔一笑,她们这样背后说郝文萱,似乎有点不道德。

    停顿了一下,简小兮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眼睛平视着她,忧心忡忡地说道:“到是你,什么时候知道黎昱凡对她有这种心思的?你还真是瞒的住,连我也不说。”

    “郝文萱送给他一个打火机,过了差不多十几年,他一直带在身上。”陈沫的嘴唇无意识就呡了一下,眼底深处流露着苦涩,“视若珍宝。”

    “太过分了!”简小兮用力拍着桌板,义愤填膺:“他这是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最主要的是,他想的那个女人,还是他兄弟的未婚妻。”

    陈沫没有说话,她忽然间有点羡慕郝文萱了。

    他们的青春啊,在那个肆意轻狂的时光里,是那个叫郝文萱的女人陪他们渡过的。

    而那么美好的岁月里,并没有她们的影子。

    简小兮见陈沫又不吭声,她心虚地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地拉着她的手开始道歉:“沫,对不起啊......”

    “你说的是事实。”陈沫并没有把她的口无遮拦放在心上,而是叹气道:“我知道昱凡是怎么样想的?他觉得洛医生才配得上郝文萱,所以一直都没有把这份爱说出口,在我看来,能被他这样默默喜欢上的人,才是最幸福的吧?”

    陈沫说着话,鼻尖猛地一酸,透亮的眸子中有晶莹的泪水在打转,她却倔强地没有落下来。

    她忽然间为黎昱凡这样自卑而沉默的爱情,感动了?

    和洛尘相比,他确实比不过。可是,年少的他,为什么不替自己争取一下呢?

    简小兮看着这样的陈沫,心里一阵阵发疼。

    正在两个人聊天之际,门外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直接朝简小兮这边走了过来。

    桌边的视线被挡住,简小兮下意识就偏头看过去,只见那个男人面容带笑,语气十分礼貌温和:“简小姐,我们老板请您过去一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