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男神攻心术 第455章 让我来抱一下吧

时间:2018-07-08作者:沫小七

    婴儿的啼哭声一遍又一遍传入陈沫的耳膜中,她转头看着焦躁不安的阿姨,呡了呡唇角问道:“阿姨,孩子怎么了?”

    阿姨看着一直哭的孩子,整个人急的也快哭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从早上醒了就一直哭到现在,喂的奶都吐出来了。”

    “孩子,能让我抱抱吗?”

    陈沫小声地询问着,目光透着温柔望向她怀里的孩子。那阿姨看了陈沫一眼,毫无戒心地将孩子递到陈沫跟前。

    陈沫伸手小心翼翼地抱着这个婴孩,看到他满脸通红,陈沫下意识就摸了摸他的额头,那婴儿灼热的温度有点烫了陈沫的手。

    小孩的哭声,还在继续。

    “阿姨,他好像发烧了。”

    陈沫的声音刚落下,那阿姨立马伸手就探向婴孩的额头,她面色一惊,惊慌失措地叫道:“哎呀,真的发烧了,这可怎么办?我的孙子会不会烧坏脑袋?”

    她整个人急的团团转,一时之间没有了主意。

    陈沫的眉头狐疑地皱了起来,她看向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有点怀疑这位孩子的奶奶能不能把小孩带好?

    “去医院吧,不能再拖下去了。”

    陈沫抱着孩子,非常冷静地望着她,吩咐道:“把小孩平时吃的奶粉和用的纸尿裤都带上,我开车送你们去医院。”

    阿姨应了声,匆匆收拾了东西之后,便跟在了陈沫身后。

    ………

    江城儿童医院

    这里人满为患,到处都是带着小孩过来看病的大人。

    一个小孩生病,至少有三、四个大人围着转,以至于陈沫到这里的时候,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许是孩子哭累了,到达医院的时候,他竟然在奶奶怀中睡着了。

    陈沫帮他挂了号,乖乖地排着队。

    “阿姨,我来抱吧。”陈沫刘阿姨微微一笑,“您歇会。”

    那阿姨点了头,把孩子递给陈沫,幽幽地叹息道:“哎,这孩子命苦,一出生就没了妈。家里本来请了个月嫂,可是前两天有事回老家了,今天幸好碰到了你。”顿了顿,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立马拿出手机,说道:“我得给我儿子打个电话。”

    她口中说的儿子,正是和陈沫有仇的刘浩。

    陈沫暗暗叹息一声,恐怕刘浩来了是不愿意见到她的。

    果然如陈沫所料,差不多等了小半个小时,刘浩赶来的时候在人群中看到了抱着他孩子的陈沫。

    他的脸色顿变,黑沉沉的面容像天上的乌云,仿佛随时能压下来。

    “你怎么在这儿?”

    他走近,压低的声音却藏不住心里的怨气,一把用力夺过了陈沫怀里的孩子。

    哇——

    突然间离开了舒适的怀抱,让婴儿受惊般地闭着眼睛大哭起来。

    陈沫还没反应过来,怀中已然一空,刘浩身上溢出的沉闷气息将她压的有点喘不过气。

    孩子的啼哭声引来了身旁人的侧目,刘浩哄着怀里的孩子,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他心情有点烦躁,陈沫站在他面前,呡着嘴唇没有说话。

    “儿子,你这是做什么?”一旁的刘母看到刘浩如此没有礼貌,忍不住责备道:“今天多亏了这个小姑娘,你看看你,把孩子都吓到了。”

    刘浩看了陈沫一眼,转头沉沉地对着母亲说道:“妈,您不清楚情况。”

    正在他们聊天之际,门口的护士在叫号,陈沫将挂号的纸条递到刘母面前,淡淡道:“阿姨,带孩子看病要紧。”

    刘浩带着孩子进去了,陈沫不放心,一直安静地呆在门口等着。

    医生办公室内只能听到婴儿的啼哭声,他们似乎怎么也哄不好一样,医生也没了耐心,检查完之后直接开了住院的单子。

    刘浩帮孩子办理了住院手续,陈沫一直安静地当个小透明,看着刘母抱着孩子焦急不安的样子,她微微咬了下嘴唇,有好几次都想去帮帮她。

    儿科住院部的人也比较多,所幸还有床位。只是护士配好药准备打针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由于孩子太小,再加上他一直在哭,让护士们根本就无从下手。

    手和脚的血管都太细了,只能从婴儿的头部下手,可是孩子不配合,让周围的人都急的满头大汗。

    “孩子,让我来抱一下吧?”

    陈沫站在一侧,看着手忙脚乱的刘浩和刘母,忍不住开口说道。

    护士回望了她一眼,对着刘浩不耐烦地皱了下眉头,说道:“这孩子一直闹腾,你们把孩子哄好之后再叫我。”

    刘浩沉下了脸,正想开口说几句,却被刘母制止了。

    毕竟,在医院里得罪了护士,受罪的还是自己的孙子。

    刘母现在也被哭闹的孙子弄的没有办法,陈沫把手伸过去,朝她眨了眨眼睛:“阿姨,我来哄哄他吧。”

    陈沫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幽香,仿佛有安定情绪的作用,那婴儿在她怀里停留了片刻,哭声渐渐地小了下去。

    陈沫的性格脾气异常温和,她耐心地哄着孩子,刘浩看着她,脸上溢出了复杂的情绪。

    刘母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她打量了陈沫半晌,看到自己的孙子如此亲近她,忍不住问道:“小姑娘,你结婚了没有?”

    陈沫听到她的问话,有点尴尬,却还是礼貌地摇了摇头。

    刘母见她摇头,心头有点欢喜,再次问道:“那谈朋友了吗?”

    “妈......”刘浩有些烦躁地打断了她的话,指着外面的护士台说道:“您再去让护士进来吧。”

    刘母没再说什么,去喊了护士进来,岂料那护士一进门就笑道:“孩子还是跟妈妈亲,你瞧,一下子就哄好了。”

    她无心的一句话,却让屋内的气氛陷入了极度尴尬的境地。

    陈沫和刘浩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解释,只是配合着护士帮孩子挂好了药水。

    婴儿好像非常依赖陈沫,他窝在陈沫怀里,没一会儿就在药物的作用下,陷入了睡眠之中。

    陈沫的手臂一直抱着孩子,她坐在椅子上不敢乱动,一下一下地轻抚着孩子的后背,生怕稍稍不注意,孩子就会惊醒。

    “今天......谢谢你了。”

    良久的沉默之后,刘浩坐在床榻边,看着在陈沫怀里睡熟的孩子,低声地出声。

    “我和这孩子挺有缘的。”陈沫垂眸看着那怀中的婴孩,嘴角边溢出苦涩的笑容,她摸了摸孩子的脸,淡淡道:“这孩子和他母亲长的真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