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男神攻心术 第399章 什么都没有了

时间:2018-04-26作者:沫小七

    和黎正源离婚之后,虽没有公布,邓亚婷也想重新活一次,于是就有了刚刚那个男人。

    陈沫听着她的讲述,原本淡然的眸子渐渐溢出了水雾,当听到黎正源和她已经离婚的消息时,陈沫更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这件事,黎昱凡知道吗?

    想起黎昱凡没心没肺的样子,陈沫觉得,他应该是不知道的。

    “阿姨.......”陈沫翕动着嘴唇,凝视着邓亚婷,看着她通红的眼睛,她呡了呡唇,“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昱凡。”

    邓亚婷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整个人好似变了一个人,她温和地笑了笑,“小沫,替我好好爱我的儿子,好吗?”

    一想起黎昱凡,邓亚婷心里就忍不住酸涩起来,声音也略微有些哽咽。

    陈沫反手握住了邓亚婷的手,没有言语,重重地点了点头。

    邓亚婷好似如释重负般,她抽出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笑着调侃道:“今天跟你说了这么多,真不是一个长辈该做的事。”

    说着话,人已经站起身,将放在一侧的大衣外套穿上。

    陈沫温柔地望着她,摇了摇头。

    看着现在的邓亚婷,完全没有初见时的那股戾气,陈沫开始喜欢她了。

    见邓亚婷要离开,陈沫也急忙站起来,下意识问道:“阿姨,您是回家吗?”

    邓亚婷的动作微微一顿,她垂着头,极快地掩饰着心里的苦涩。

    家?

    那个地方,没有了希望,对于她而言,已经不是家了。

    “我订了晚上的航班,飞伦敦。”邓亚婷穿好衣服,笑看着陈沫,“你能叫我一声妈妈吗?”

    对于陈沫,邓亚婷发现,这个聪慧懂事的孩子,真的挺招人喜欢。

    陈沫咬着嘴唇,看着她半晌也说不出话,邓亚婷笑了笑,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陈沫忽然间开了口。

    “妈......”陈沫踌躇地喊了一声,小心地试探着:“您是和那个人一起去吗?”

    不知道为什么,陈沫对于刚刚那个男人,心里本能地开始抗拒。

    她隐隐觉得,黎正源是爱邓亚婷的,三十年的婚姻,对于他们而言,不仅仅是婚姻,更是一种陪伴。

    听到陈沫喊她,邓亚婷心里非常高兴,她转过身,伸出手摸了摸陈沫的头顶,带着慈爱的笑意,回道:“放心,妈和几个姐妹一起去散散心,不是和男人。”

    陈沫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羞窘,她望着邓亚婷离开的背影,整个人木讷地站在原地,许久都不曾从刚刚邓亚婷说的故事中走出来。

    …………

    另一边,御景湖畔,黎家

    “爷爷,明天咋们还去钓鱼吗?”小陈兮拉着黎正源的手,另一手提着一个小水桶,里面放了两条刚刚钓的鱼。

    她面带微笑,一脸满足。

    “兮兮喜欢的话,爷爷就陪你去。”黎正源拿着钓鱼用的工具,乐呵呵地回应着。

    他的脚步是从未有过的轻松,而心情,也是非常愉悦。

    黎昱凡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他站在别墅门口,看到眼前的一幕,眼底腾升起复杂的情绪。

    一老一小,手牵着手,踏着夕阳的余晖,缓缓向他走来。

    嘿!

    他家老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悠闲了,居然带着小孩去钓鱼。

    黎昱凡最近一直都住在陈沫家,所以,他并不知道,黎正源把帝晟的股份转让之后,整个人乐的清闲。

    看到黎昱凡站在门口,小陈兮眼睛一亮,立马欣喜地朝他跑了过去,黎昱凡张开双臂,一把将她举高,嬉皮笑脸道:“有没有想哥哥?”

    小陈兮笑着点点头,随即看看他身旁没有陈沫的影子,嘟着小嘴巴问道:“姐姐呢?我很想她。”

    黎昱凡抱着她,捏了捏小陈兮的脸蛋,嬉笑道:“小丫头长高了,也沉了,哥哥都有点抱不动了。”

    听到他这样说,小陈兮乖巧地想要下来。

    黎昱凡摸摸她的头,看到她这么懂事的样子,心生安慰:“姐姐今天没来,下次哥哥带她回家看你。”

    说完,他抬起眼皮,望向已经走近的黎正源:“爸,我有事跟您说。”

    “进去说。”黎正源好似知道他要说什么,将装鱼的水桶在他面前晃了晃,温和地笑道:“今天,老爸下厨。”

    这句话,没把黎昱凡惊住。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吃过他父亲烧的饭,今天,他家老头这唱的是哪一出?

    ……….

    吃饭期间,黎昱凡发现他家老太太还没有回来。

    黎昱凡觉得,自己没在家的这段时间,家里的气氛好像变得越来越诡异了。

    他拿出手机准备给邓亚婷打个电话,却听到黎正源淡淡道:“别打了,你妈今天有事,不回来吃饭。”

    黎昱凡听着他的话,心里莫名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没有问,而是把手机放在桌面上,开始和黎正源闲聊。

    聊的差不多的时候,黎昱凡才回归正题。

    “爸,我那银行卡是怎么回事?”黎昱凡看似不经意,实则这个问题已经藏在心里大半天了。

    黎正源放下手中的筷子,双手交叉放在面前,好似在脑海中组织着怎么告诉黎昱凡这件事的措辞。

    沉默半晌之后,黎正源抬起眼皮望着他,声音非常平静温和地说道:“你现在除了陈沫,什么都没有了。”

    叮地一声,筷子掉在地上的声音,清脆地响在黎正源耳边。

    黎昱凡的手还保持着握筷子的姿势,只是,那指尖中,已经变得空荡荡。

    他的表情很僵硬,讶然的时间有点长,过了好半天,他的身体才微微动了动,脸上带着惯有的嬉笑,说道:“老天,您能别开玩笑吗?这个一点也不好笑。”

    “我没有开玩笑。”黎正源正襟危坐,语气严肃而认真,“从现在起,你一分钱都没有了。”

    见他不像开玩笑的样子,黎昱凡立马就站起身,他的动作因为情绪激动,起伏很大,身后的椅子差点摔倒在地。

    “什么叫我一分钱都没有了。”黎昱凡眉毛习惯性地皱了起来,他双手叉腰,不满地望着黎正源,“我好歹是帝晟的继承人,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