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男神攻心术 第372章 输不起,就别赌了(两章)

时间:2018-04-12作者:沫小七

    平康医院

    “你知道小奕在哪?”陈沫望着郝文喆,黑色的瞳眸中带着探究和疑惑。

    现在有人当面告诉她陈奕的消息,反倒让陈沫冷静下来。

    因为,以郝文哲的人品,他才不会那么好心,这会不会又是一个陷阱。

    郝文哲唇边蔓延了邪气的笑意,他故意将头朝陈沫边凑过去,只是还没靠近就被黎昱凡伸出手用力推开了他。

    黎昱凡板着一张脸,语气冷冷道:“离她远点。”

    “凡哥……”郝文喆挑了挑眉头,上下打量了陈沫一番,意味深长地说道:“真把这姑娘放心上了?”

    想当初,黎昱凡可是变着法给他姐姐献殷勤。

    如果他知道,他姐姐没有死,还会这般护着陈沫吗?

    郝文喆有点好奇。

    黎昱凡的脸上透着不耐烦,他将陈沫护在身后,烦躁道:“文喆,知道陈奕的消息就告诉我们,别在哥面前耍花样。”

    “我当然知道了。”郝文喆说着话,头忽然间转向一直沉默的简小兮,他诡异地笑了笑,说道:“陈奕在松本一泽的手里。”

    简小兮闻言,眼皮狠狠一跳。

    松本一泽?

    陈奕怎么会在松本一泽手上?

    黎昱凡和陈沫都不认识松本一泽,陈沫注意到简小兮的表情产生了细微的变幻,她疑惑出声:“松本一泽是谁?”

    简小兮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她好笑地望着郝文喆,“郝文喆,你说陈奕在他手上,有什么证据?”

    她才不会相信郝文哲的鬼话,华夏集团的总裁怎么会抓一个孩子?

    陈奕和松本一泽根本就扯不上什么关系。

    郝文喆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知道简小兮不会相信。但是如果他们告诉了洛尘,那结果就又不一样了。

    洛尘知道陈奕在松本一泽手上,肯定会相信,而且还会去找他。

    让洛尘和松本一泽两个人斗得头破血流,这才是他的目的。

    更何况,前天晚上陈奕确实是被松本一泽给救了,至于被他藏在哪里,郝文喆就不得而知。

    毕竟,昨晚去别墅,他们根本就没有搜到人。

    “反正我已经告诉你们了。”郝文喆说着话,拿出手机给黎昱凡发了消息,“具体的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最终去不去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语落,郝文喆看了他们一眼,吹着口哨,迈着轻松的步伐离开了。

    那模样,心情看起来很不错!

    黎昱凡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一对浓密的眉头紧紧地锁在了一起。

    这个地址,是山顶别墅。

    陈沫咬了咬唇,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郝文喆,她看着简小兮问道:“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

    简小兮为难地摇了摇头。

    一个陈奕,居然能被这么多人拿来做文章。

    现在还牵扯到了松本一泽。

    “我给阿尘打个电话。”黎昱凡一时也没了主意,拿起手机给洛尘拨了过去……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手机彼端传来冰冷而机械的语音,黎昱凡沉着眸子,一张俊脸也紧绷在了一起。

    他不知道那个松本一泽是什么人?可是,直觉告诉他,他应该去会一会这个人。

    陈沫看着他,心头忽然很不是滋味。

    她发现,黎昱凡自从和她在一起之后,笑的都比以前少了。

    想必,遇到她之后,他的烦心事也变得越来越多了。

    简小兮也踌躇着,如果贸然去找松本一泽,她该说些什么呢?

    万一陈奕不在他的手上,那不是闹了一个天大的乌龙。

    就在两个人都犹豫不定的时候,陈沫呡了呡嘴唇,忽然说道:“我想过去看看。”

    ………..

    一辆黑色的路虎在江城的马路上急速地奔驰着,陈沫担心陈奕的安全,连身体检查都没有做,催促着黎昱凡往山顶别墅驶去。

    她的脑海中,闪现着各种突发的可能,也在不断地组织着跟松本一泽要人的措辞。

    只是,那个松本一泽究竟是什么人?他会不会交出小奕呢?

    简小兮拿着手机不停地给洛尘打电话,可是,手机却一直打不通。

    她发了无数条短信和微信,最后都石沉大海,没有等到回应。

    简小兮心里很焦躁。

    洛尘究竟在哪里呢?

    如果让洛尘去跟松本一泽要人,说不定还有几分胜算。

    他们现在过去,肯定会被松本一泽赶出来。陈沫和黎昱凡不认识他,简小兮是了解松本一泽的,那个人冷漠无情,非常令人反感。

    简小兮不知道,就在他们前往山顶别墅的同时,一场赌博也即将拉开序幕……

    .......

    洛尘也不知道,在他进入松本一泽家里的那一瞬,他的手机信号就被屏蔽掉了。

    所以,无论是谁,都联系不上他。

    听到松本一泽说到赌一场,洛尘清淡的俊颜上滑过一丝冷笑。

    陈奕迷上了赌博,而他现在却要用这种赌博的方式,让他带陈奕离开。

    “怎么赌?”洛尘慢条斯理,语气不疾不徐。

    “赢了,人带走。”

    “那,输了呢?”

    “你觉得自己会输?”

    反问的话带着一丝戏谑,让洛尘当即就沉下了脸。

    他不是觉得自己会输,但他也没有自信到,一定会赢。

    赌博这种事,总会有输赢。

    他想要带走陈奕,自然知道,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输了……”松本一泽故意拉长了尾音,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就留下一只手吧。”

    “好。”洛尘不假思索,当即就答应了。

    这么干脆的做法,倒是让松本一泽有点意外。

    陈奕只是陈沫的弟弟,在某种程度上似乎还不至于让洛尘冒险,可是现在,他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的条件。

    洛尘不仅仅是为了陈沫,更是为了黎昱凡。

    他知道陈沫在黎昱凡心中的位置。

    一只手而已,他还输得起。

    “赌之前,我要先见见他。”

    洛尘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陈奕在松本一泽手上只是他的猜测,他要先确认一下,陈奕是否安全?

    松本一泽应允,但是非常狡猾地没有让洛尘见陈奕本人,而是让他通过大屏幕看到了陈奕的样貌。

    偌大的监控屏幕上,陈奕蜷缩着身体,一只手正颤抖着想要去拿旁边的面包。

    他清秀的脸庞被打的鼻青脸肿,但是洛尘一眼就确认了,这个人就是陈奕。

    洛尘的心稍稍松了下来,只要他还活着,对陈沫就是最好的交代。

    赌局就在餐桌上进行,两个人从头到尾,脸上都看不出什么情绪。

    只是,一个清淡,一个冷漠。

    松本一泽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动着,视线带着一丝压迫直视着洛尘,缓缓启唇:“简小兮第一次带走这个孩子的时候,是在赌场。”

    洛尘一双锐利的眸子渐渐溢出骇然的光芒。

    他听简小兮说过陈奕赌博的事情,但是并不知道简小兮从赌场带回过陈奕。

    听他的口气,那一次,他也在场。

    松本一泽带着惯有的冷漠,继续说道:“那一次,她赌的是单双,结果赢了。”顿了顿,他的嘴角忽地挂着浅淡的笑意,“那个丫头,运气不错。”

    洛尘听着他的话,心里莫名就不舒服,甚至有点酸。

    他不喜欢有人对简小兮这样称呼,而且,他相信,那一次简小兮能赢,根本就不是运气的原因。

    洛尘暗暗皱了皱眉,清淡的脸上滑过一丝不耐,“你今天的话有点多了。”

    松本一泽轻笑,偏头示意自己的侍从拿了东西过来。

    又是筛子。

    上一次,简小兮是利用筛子猜的单和双。

    这一次,不知道洛尘的运气会怎么样?

    .........

    黎昱凡按照郝文哲给的地址来到了山顶别墅,等他找到松本一泽家门口的时候,黎昱凡看到了洛尘的车。

    简小兮也注意到了洛尘的车,她率先下了车,口中喃喃道:“阿尘来这里了吗?”

    陈沫和黎昱凡也下了车,陈沫有点紧张地呡了下嘴角,下意识看向黎昱凡。

    洛医生已经来这里了。

    他是不是早就猜到小奕就在这里?

    三个人,因为看到了洛尘的车,原本沉闷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开阔起来。有洛尘在,跟松本一泽要人这件事,似乎更有把握。

    只是他们不知道,洛尘和松本一泽正在赌博。

    耳边轻轻传来摇筛子的声音,侍从的手法专业而熟练,洛尘静静地等待着,那样淡定自若的神态,让松本一泽的眼底闪过一丝欣赏。

    砰——

    侍从手中的盒子重重地敲在桌面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洛尘眉目轻轻一动,语气淡淡地说了一句:“双。”

    松本一泽挑了挑眉头,正欲开口说话的时候,门口忽然间走进来一个人。

    洛尘眼睑眨了眨,一股不好的预感,忽然间蔓延到心底,让他有点慌。

    进来的人面无表情地走到了松本一泽身侧,随即俯下头,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着日语。

    洛尘听不清,他淡然的目光落在那人的嘴唇上,似乎在用心读着他的话。

    门口来了三个人......

    聪明如他,洛尘立马就知道了,是谁来了这里?

    只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松本一泽微微颔首,那人离开之后,松本一泽对上了洛尘的视线......

    “我改变主意了。”松本一泽说着话,修长的手缓缓揭开了筛子的盒盖,看着那里面是两个一点,他嘴角的笑意带着一丝玩味,沉沉道:“咋们换一种方式赌。”

    “输不起,就别赌了。”洛尘冷声,对上他冷沉的视线时,眼底明显有着鄙夷。

    松本一泽丝毫不以为意,依旧我行我素地说道:“你的朋友都来了,要不让他们一起进来玩?”

    洛尘嘴唇无意识就呡在了一起,俊颜也黑了下来。

    “赢了,四个人你都带走。”停顿了一下,松本一泽墨瞳变得深邃,“输了,简小兮留下。”

    “不行!”洛尘当即就拒绝了,他的嘴唇越呡越紧,身上无端地就溢出了清冷的气息。

    一只手,他输的起。

    可是简小兮,他输不起!

    松本一泽薄唇轻扬,他拿过桌上的筛子,在手心中来回把玩着。

    等待了片刻,他冷漠地出声:“不想赌,那就我帮你选吧。”

    洛尘清淡的眸子微微眯了眯,阴云笼罩了俊脸,一颗心也不受控制地紧绷起来。

    “这世间本就没有好走的路,你猜,我给你选的,是生路还是死路?”

    松本一泽看似很有韵味的话,让洛尘的眼底存了极大的反感。

    他的路,他自己会选,还轮不到眼前这个人帮他来选。

    “阿尘.......”

    就在洛尘一直沉默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简小兮和陈沫还有黎昱凡一起进来了,简小兮一进门,就看到了洛尘。

    她疾步朝洛尘走了过来,目光不经意间和松本一泽对峙之后,简小兮给了他一个冷眼,随即很快就收回了。

    “你们怎么来了?”洛尘问。

    “那你怎么在这儿?”简小兮反问,那微皱的小脸,很明显有点不高兴。

    洛尘来这里,是不是早就知道陈奕在松本一泽手上?

    这个男人,还真是什么都不告诉她。

    黎昱凡和陈沫走了过来,两个人同时看向松本一泽,没有一点悬念,黎昱凡已经猜到了眼前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他身上溢出了一种无形的气势,让黎昱凡暗暗蹙了眉,

    “洛医生......”陈沫走到洛尘身边,小声地问道:“你也是来找小奕的吗?”

    洛尘点头。

    陈沫心头一暖,非常感激洛尘,她呡了呡嘴角,望着桌上的东西和松本一泽手上的筛子,下意识出口道:“所以,你带走小奕的方式,就是和他赌博?”

    不得不说,陈沫有的时候非常聪慧。

    洛尘没有吭声,再一次点头。

    陈沫鼻尖一酸,眼眶微微有些红。简小兮为了小奕,不顾自己的性命去飙车。洛尘为了小奕,偷偷跑过来和眼前这个人赌博。想必,黎昱凡为了小奕,暗暗地也做过她不知道的一些事情吧。

    那么她呢?

    她作为陈奕的姐姐,为他做过什么?

    “那,你们的赌局开出来的条件是什么?”陈沫咬了咬嘴唇,一字一顿问出声。男神攻心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