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男神攻心术 第262章 阿尘,你抱得太紧了

时间:2017-12-19作者:沫小七

    晨曦缓缓从东边儿升起,一片柔和的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向房间。

    简小兮“嗯”的一声嘤咛后,缓缓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身体就好似被碾压过一般,浑身酸痛无比,她微微动了动,这才发现身体被人从背后抱住,禁锢在怀里。

    “醒了?”耳边传来洛尘清淡柔和的声音。

    随着他声音的吐出,身子也朝简小兮身边靠了靠,手臂抱着她的力道更紧了。

    “阿尘,你抱得太紧了。”

    简小兮被他抱着,脸颊处已有了微红。这样的肌肤相亲,让她真的有点不习惯。

    “嗯。”

    洛尘没有松手,从喉咙口出闷哼一声,让简小兮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僵硬起来。

    她分明感觉到洛尘的身体起了变化......

    男人的早晨,真是诡异的很!

    “阿尘......”简小兮的声音略带沙哑,洛尘墨瞳深了深,下意识回了一句:“我在。”

    “你先松开,我要去上班了。”

    “让我再抱一会儿。”

    简小兮无奈,只能任由着他抱着。

    嗡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不合时宜地传来,眼看着洛尘准备对简小兮做点什么的时候,被硬生生打断了。

    简小兮暗暗偷笑,见来电话的人是霍优优,她皱了下眉头,滑开了屏幕。

    “优优......”

    “兮姐,你昨晚没回家吗?”

    霍优优起来上洗手间,发现屋子里没有简小兮回来过的痕迹,急忙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耳边是洛尘粗重的呼吸声,简小兮刻意压低了声音,开始说谎:“我在朋友家住了一晚,不用担心。”

    她说着话,心里暗想着,幸好昨天下午回来的时候,优优不在家。

    否则,被她撞见她在洛尘家,那该有多尴尬。

    “哦。”霍优优轻声应了一声,嘴唇翕动着有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悻悻然挂断了电话。

    简小兮敏感地察觉到她情绪有点不对劲,这会儿被洛尘抱着又不太方便问出口,也只好随了她挂了手机。

    “阿尘,真的要迟到了。”

    简小兮把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在洛尘面前晃了晃,洛尘眼睛带笑,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说道:“你可以请假。”

    简小兮:“......”

    ...........

    帝晟集团总裁办。

    陈沫将手中整理的东西递给黎昱凡,千叮咛万嘱咐地说道:“这些东西,很重要,你都记住了吗?”

    黎昱凡脸上的神色有点复杂,他接过陈沫手里的东西,叹息道:“小沫儿,别人怎么看我,我一点都不在乎。”

    “我在乎。”陈沫扬起头,正视着他,目光坚定得好似无论他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避让,“昱凡,你很优秀,一直都很优秀。我不希望任何人在背后说出否定你的话,明白吗?”

    黎昱凡听了,双唇自然张开一条缝隙,呼吸都有点急促。

    心,更是因为陈沫的话,激动地想吻她。

    他的唇只是深情地在她的嘴上印了一下,并没有深入,退开之后,他冲着陈沫笑眯眯道:“放心吧,爷不会让你失望的。”

    陈沫点头,动作轻柔地为他整了整西装,淡淡道:“去吧,我等你出来。”

    帝晟集团会议室

    和平时一样,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地前来开会,坐下之后纷纷开始聊天。

    这样懒散的状态,好似一直都没有改善。

    距离约定开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有人下意识看了看手表,嘴角微微下弯,露出非常不耐烦的神色。

    更有人,开始不满地嘀咕出声。

    正在此时,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推开。

    黎昱凡西装革履,一手拿着资料,一手抄在口袋里,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进来。

    这样的姿态,顿时让会议室内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总觉得,今天的太子爷和平日里有些不一样。

    “开会!”

    他坐下,一双明亮的眼睛轻轻扫过底下的人,透着犀利。

    底下的人噤若寒蝉,这样的压迫感,竟然让他们有点不太习惯。

    等待了半分钟,见没有人说话,黎昱凡挑起了眉头,说道:“所有部门将最近的工作计划都说一下。”顿了顿,他转过脸,目光落在了离他最近的人身上,“葛经理,先从你开始吧。”

    被他唤做葛经理的人是帝晟负责市场部的经理,他见黎昱凡今天的状态非常严肃,也不敢怠慢。当即翻开了资料夹,开始认真地做工作汇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陈沫坐在总裁办的电脑前,看着会议室内的监控,清秀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昱凡,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共同去进步的。

    我不希望,等我们激情退却的时候,余下的只有对双方的厌烦和挑剔。

    整个会议,黎昱凡都在认真地听着,时不时拿出笔记录下了,自己不太明白的地方。

    可以说,这场会议,是他有史以来开得最认真的一次。

    最后,轮到工程部的刘经理发言的时候,黎昱凡制止了他。

    刘经理有点莫名其妙,却听到黎昱凡正襟危坐,看着他说道:“海滩湾会所的项目,我决定交给宇泰公司来做。”

    他的话音一落,底下的人又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很多鄙夷不屑的眼神,暗暗朝黎昱凡投了过来。

    原本以为,今天看他正儿八经开会的样子,是改邪归正了。

    没想到,还是金絮其外败絮其中。

    所有人对黎昱凡的看法,统一都是,他这个人天**荡,自命不凡又大大咧咧。有时候还特别见异思迁,喜新厌旧,对待任何事情,大概只有几分钟热度。

    今天,他们又发现了,作为帝晟集团的接班人,竟然也会出尔反尔。

    黎昱凡自然是看到了他们脸上的表情,他的面皮微微动了动,嘴角噙了冷嗤。

    这些人怎么看他,他一点都不会在意。

    只是,他不希望让他家小沫儿失望。

    故作无事地咳嗽了一声,会议室内再一次安静了下来,如果换做平时,他一定会扬着下巴,挑着眉毛,以一副霸道的姿态对他们说道,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可是,现在......黎昱凡忍住了。

    他冲着底下的人笑了笑,笑的异常和气,用一副认错的态度十分谦虚地说道:“前几天,是我太冲动了,不该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司。为此,我也回家反思了好几天。”

    有人见他这种态度,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太子爷这是吃错药了,还是鬼附身了?

    居然,会说出这种道歉的话。

    黎昱凡继续诚恳道:“这两天,我反复看了一下其他公司的资料,发现泰宇公司不论是企业文化还是经营方式,都是我本人极为欣赏的。”顿了顿,他示意身旁的助手魏丽娜将泰宇的资料发给下面的人,趁她发文件的空隙,黎昱凡接着说道:“昨天下午,我还亲自去了一趟泰宇公司。就在他们公司门口,写了八个大字,深深吸引了我。”

    “你们知道写的是什么吗?”黎昱凡问。

    所有人摇了摇头,对黎昱凡好奇的同时,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原以为,他对工作上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

    没想到,他竟然会亲自去拜访一家,规模不是特别大的公司。

    “良行品质,高端服务。”黎昱凡的声音极具力道,让在场的人听到了,身体为之一震。

    “我在想,这样的注重员工素质和服务的企业,必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黎总,泰宇公司尽管很好,可是他们在公司规模上远远比不上龙达集团,您为什么不考虑一下龙达呢?”

    接上他的话人是工程部的刘明成,他盯着黎昱凡,狐疑地问出口。

    “刘明成,你拿了吴老头多少好处?”

    黎昱凡有点端不住了,他身上向后一靠,又恢复了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

    他只是随口问问,刘明成却急了,当即站了起来,辩解道:“黎总,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在帝晟兢兢业业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是吗?”黎昱凡邪气地挑了挑眉头,“上个月8号,有个叫周唯的女人给你打了十万,月底的时候,又有个叫欧阳丹的女人给你汇了八万,对吧?”

    刘明成的脸色微变,继续狡辩道:“她们两个都是我表妹,给我打钱,有什么好奇怪的?”

    黎昱凡目光中泛着阴冷,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他将资料中的汇款凭证直接扔到了他面前,低喝道:“你他妈自己看看,你收了多少女人的钱。”

    “她们这个女人,是你家亲戚?”黎昱凡脸上渐渐龟裂的嘲讽,“我还真不知道,你跟吴龙达的小情人,都是亲戚。”

    “他在外面养了六个小情人,分明让她们用自己的私人账户给你汇钱,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黎昱凡仿佛气急,那模样像要把刘明成狠狠揍一顿,才能解气似的。

    刘明成脸色立马全变了,他看着桌上的东西,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擦一边对黎昱凡颤颤巍巍说道:“黎总,您听我解释......这些钱是他硬塞给我的,我根本就没有动。”

    “成,你牛,又把老子当白痴呢!”黎昱凡指着刘明成的鼻子,开始低喝起来:“我早就说过,这老头人品有问题,你还三番两次在我面前提他,你这是什么居心啊?”

    “我.......”刘明成嘴唇一上一下,哆嗦地说不出话来。

    “你也别说了,收拾东西,赶紧跟爷滚,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黎昱凡爆喝出声,立马对着门口的保安招了招手,“把他带出去。”

    刘明成被两个保安拉着,他连连求饶道:“黎总,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黎昱凡冷眼,现在才知道要机会,不会太迟了吗?

    “黎总.......”

    砰——

    会议室的门被关上,将刘明成呼喊的声音隔绝在外,会议室里面的人纷纷低下头,不敢出声。

    偌大的空间内,安静地针落可闻。

    黎昱凡双手叉腰,生气地喘息着。

    如果,不是陈沫把这些调查的东西给他看,他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他底下的人,竟然收了这么多钱?

    他现在也来不及去思考,陈沫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叮的一声传来,在这安静的氛围下,显得格外清晰。

    所有人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手机,见不是自己的手机在想,纷纷暗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们不动声色地将手机调成了关机或静音模式。

    太子爷正在生气,如果现在撞在枪口上,他们也别想在帝晟接着混下去了。

    所有人都在寻找着那个声音的来源,就看到主座位的黎昱凡拿着手机,滑开了屏幕。

    陈沫的微信:昱凡,你做的很好!(附带笑脸。)

    黎昱凡看着眼前的消息,嘴角处蔓延了舒心的笑意,就连刚刚的怒气也一扫而空。

    他坐下,将手机放下之后,看着面前的人,继续道:“工程部以后就由滕经理负责,海滩湾会所的事,尽快定下来,不能再拖了。”

    新上任的滕经理,看到黎昱凡时感激地点了点头,立马拍着胸脯保证道:“多谢黎总,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叮的一声传来,在这安静的氛围下,显得格外清晰。

    所有人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手机,见不是自己的手机在想,纷纷暗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们不动声色地将手机调成了关机或静音模式。

    太子爷正在生气,如果现在撞在枪口上,他们也别想在帝晟接着混下去了。

    所有人都在寻找着那个声音的来源,就看到主座位的黎昱凡拿着手机,滑开了屏幕。

    陈沫的微信:昱凡,你做的很好!(附带笑脸。)

    黎昱凡看着眼前的消息,嘴角处蔓延了舒心的笑意,就连刚刚的怒气也一扫而空。

    他坐下,将手机放下之后,看着面前的人,继续道:“工程部以后就由滕经理负责,海滩湾会所的事,尽快定下来,不能再拖了。”

    新上任的滕经理,看到黎昱凡时感激地点了点头,立马拍着胸脯保证道:“多谢黎总,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男神攻心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