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农民 第一百章 齐恒峰

时间:2017-10-11作者:吃肉和尚

    在杜镇军的豪宅之中,陈东明和他两人聊了很长时间,小柔一个人被冷落在轿车之中,可她也不敢有丝毫怨言,只能苦苦的等待着。

    知道深夜十一点半,陈东明才告辞离开,这其中两人究竟聊了一些什么东西,便不得而知。

    不过小柔看的出来,陈东明再次出现时,以往脸上重重阴霾一扫而光,变得意气风发……

    时至深夜,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渐渐睡去,大街小巷已经变得空空荡荡,僻静的小路上,两道身影鬼鬼祟祟的接近了一处老旧民房之中,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房间之内,一人满是不满的抱怨道,然而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板床上,那道身影见无人应答,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可是谁知道还不到两分钟,敲门声再次响起。

    “艹,让不让老子睡觉了!”板床上躺着的人顿时大怒,抄起地上的一根铁管便打开了房门,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故意玩他。

    可是打开房门之后,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影,那人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发现之后只能骂骂咧咧的转身,准备回屋。

    可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咔嚓声响,对于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他手中拿着的那根钢管顿时掉落在地,然后主动将自己的双手背到了脑后。

    “请问是道上的哪位兄弟,我疤脸儿如果有得罪过的地方你尽管提出来,我一定给你赔罪,如果没有的话,就请把手里的家伙放下,有什么话咱们屋里说,要不然万一被人看到可就要出事儿了。”虽然被人拿枪抵着脑袋,可是齐恒峰却怡然不惧。

    “有些骨气,不错。”他身后之人赞了一声,随后将手枪收了起来。

    感觉到对方的敌意消除,齐恒峰缓缓的将身子转了过去,看清两人容貌,他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赶紧进来说话。”

    那两人也是没有拒绝,四下一番,确定没有被人跟踪的迹象之后,走进了房门之中。

    “王宗方,你们两个怎么来了?”齐恒峰开口问道,随后给他们分别倒了一杯水。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被通缉在逃的两个要犯东北二王!

    “怎么着,我们就不能来吗?是嫌弃我们兄弟两个,还是害怕我们把警察给你引过来?”王宗方看了一眼齐恒峰,不咸不淡的问道。

    “王宗方,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疤脸儿在江湖上好歹也是能够叫的上号的,你这样说可就太小看我了。”齐恒峰瞪了王宗方一眼道。

    在烟道江湖之中,疤脸儿齐恒峰,名字虽然不如东北二王响亮,但是对于他却没有多少人敢得罪,因为他的人脉实在是太广了。

    混烟道的,一般都是的混混都是初中便辍学出来,就算学历高一些,可也最多不过高中毕业,本科毕业这种的,都是属于凤毛麟角的存在。

    可齐恒峰不一样,他是医学硕士毕业,当年本来有着极为光明的前途,可是因缘际会之下,却加入了烟道。不过在他从来不做那些杀人放火的事情,他只是凭借精湛的医术治疗登门求助的那些烟道之人。

    通常来说,像烟道火拼,那可是很容易出现死伤的,尤其是向枪伤这种伤势,很多人根本就不敢去大医院治疗,可是烟诊所医生的医术又不是太过高明,说不定人没治好,反倒给你治死了。

    但齐恒峰这里不一样,只要他出手,一般只要不是那种完全无药可救的伤势,他都能将你从鬼门关拉回来,在救治过几个烟帮老大之后,他也是逐渐打开了名气,很多在烟道上受到伤势之人经常慕名而来。

    齐恒峰知道自己这么多是在违法犯罪,可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一步步走到烟。

    好在几个烟道大佬曾经放下话来,无论是谁,看病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动齐恒峰一根汗毛,而且,看病之后,绝对不能泄露齐恒峰的踪迹,不然的话,会遭到数个烟帮的联手清理。

    在东北二王没有发生滔天大案之前,齐恒峰曾经和他们有过一次交集,但是这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他也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会在深更半夜来看自己。

    “说吧,找我何事?反正话我提前跟你们说清楚,枪支弹药什么的,我这里没有,我只会看病。”齐恒峰淡淡的说道,面对这凶名赫赫的两人,他没有表现出来丝毫畏惧,就像对待平常普通人一样。

    “我和我大哥受了伤,恰好听道上的朋友说你在这里,便寻思着你给我和我大哥看看病,病给我治好了,钱我一分不会少你的。”王宗方向着齐胜道。

    因为对于李有钱的轻视,这一次他们两个差一点失手,自己也收了不轻的伤势。王宗玮还好说点,刀伤不是太严重,在经过简单的处理之后,已经开始出现好转,可是王宗方的伤口却出现了溃烂,伤势明显有恶化的趋势。

    他们两个现在被全市通缉,连冒头都不敢冒,可是这伤势不能耽误,要不然拖得严重了,有可能危机他们的性命。

    对于他人之命,王氏兄弟可是当做草芥,可对于他们自己的性命,那可是重视无比,所以思来想去,最终只能来找齐恒峰。

    “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伤口。”既然这些人是来看病的,齐恒峰便没有理由拒绝。

    “你先救治我弟弟,他的伤比较重。”王宗玮说着,帮助王宗方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看着那已经开始流脓的伤口,疤脸儿齐恒峰眉头顿时一皱,“你这是被什么东西刺伤的?”

    “一把破剪刀,当时我还没在意,开始从下午开始,伤口处便隐隐作痛,有一阵疼得我都有点受不了。后来就是乏力,头晕,烦躁不安。”王宗方如实回道,当时就是他进屋想要强杀李有钱,结果被李有钱给捅伤了腹部。

    “怪不得,你这伤口已经发炎,而且看你的症状,只怕已经感染了破伤风杆菌,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你还真有性命之危。”齐恒峰向着王宗方说道,他这不是危言耸听,破伤风却是真的十分可怕,致命死亡率极高。

    “疤脸儿,那你还不赶紧救我弟弟,把你最好的药都给用上,一定不能让我弟弟出现意外!”王宗玮也是有些焦急,他们兄弟俩从小相依为命一块长大,后来又同生共死,感情极为深厚,要是让王宗玮看着自己的弟弟死在这里,他恐怕会直接发狂杀掉齐恒峰。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齐恒峰无视王宗玮的威胁,随后向着王宗玮道,“跟我搭把手,把这床抬到这边。”

    王宗玮有些不理解,可还是照着齐恒峰的意思,两人抬着将板床搬到了一边。

    随后,齐恒峰在地上一阵摸索,竟然将地上的一块地板扣开,露出下面隐藏的一个地下通道。

    “这下面的地下室是我专门救治你们这类人的,上面不过就是掩人耳目之用,跟我下来吧。”齐恒峰随便解释了一句,便第一个走下了地下通道。

    王宗玮和王宗方对视了一眼,王宗方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将手又放在了自己腰间的手枪之上,随后,两人小心翼翼的走进地下通道。

    果然如齐恒峰所说,这下面是一处地下室,面积不大,大概也就十平方左右,装饰的视为简陋,有的地方甚至还可以看到土墙,除了一张小木板床以外,便只就剩下一个小柜子,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其中很多药物王氏兄弟两人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

    “王宗方,你躺在这床上,我现在给你进行手术。”齐恒峰说着,从一边墙壁之上拿起白大褂套在了身上,并且戴上了口罩。

    王宗方没有拒绝,看了一眼他哥哥之厚,躺在了那破旧的小木板床上。

    “我需要清洗你的伤口,所以等一会对你进行局部麻醉,你提前有一个心理准备。”齐恒峰隔着口罩道,随后再次对着王宗玮道,“你去把上面的水壶拿过来备用。”

    王宗玮没有拒绝,连忙从顺着地道钻了上去,将热水壶端了过来。

    齐恒峰随后给王宗方打了麻醉针,然后在一个洗脸盆中倒上热水,看到麻醉剂已经其效果之后,他用剪刀将王宗方的伤口剪开,用热水对着伤口开始进行清洗,仔仔细细的将内部沾染的那些铁锈完全清理干净之后,这才重新将伤口缝合上。

    花了足足两个小时将伤口处理完毕之后,齐恒峰给王宗方又打了一针破伤风针,然后给他吊了添加过抗生素等等药物的生理盐水,整个手术过程算是正式结果。

    “现在就让他好好休息休息,等到明天早上的时候,他应该就可以醒过来了,只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他这几天可能会比较虚弱,得好好休养修养。”齐恒峰缓缓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