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186章

时间:2017-11-04作者:田农

    “统帅。要不要继续攻城!?”胡波现在的面色变了。变得格外的忠勇。就好像只要李致远一声令下。他就会奋不顾身义无反顾地冲向阵墙。不破城势不回头的样子。

    这墙阵太过于强悍。想破开并不容易。即便现在破开。一万七千的兵力入城。也完全对抗不了安国储百万大阵的辗压。

    时机不成熟。

    李致远摇摇头。命令收兵。万位环灵阵和七个千位环灵阵开始了大撤退。

    返回龙城的路上。李致远便把太乙和颜家二女放了出来。三人从戒指空间内出来后。见李致远带着军队安然无事地返回去龙城。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李致远先是用神识扫了一下太乙真人的修为。见他早已突破了真仙境。而且已经达到了真仙境三段。当下也是一阵的惊喜与欣慰。遂笑道“太乙。不错呀。你现在已经是真正的神仙了。”

    “是呀。老夫来仙界的心愿。已然达成。不过致远。这多亏了你给我的丹药呀!”太乙真人不无感激地道。

    “好了。咱们是老乡。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李致远说着从须弥戒中取△8出三颗上品丹药。悄悄地塞给了太乙。

    见是上品丹药。太乙真人激动得胡子都抖动了起来。赶紧接了塞入怀中。然后双手紧握李致远的手。“多谢。”

    李致远拍了拍他的肩头。“我说过。我们是老乡嘛。”

    说着。李致远就放开了太乙真人的肩膀。伸手将颜家二女揽在怀中。久别重见李致远和这两个女人自然是互诉衷肠一番。

    颜家二女对视一眼。各自作出一个非常奇怪的环抱的动作。然后陡然间。二女怀中分别多了两个一岁大点的孩子。

    都是男孩。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

    然后这二女都指着李致远对那两个婴孩道“快叫爸爸。”

    李致远见状有些懵了。

    略一回想才恍然记起。他离开越地候府时。这二女已然怀孕。一年多的时间。孩子的确应该是这么大了。

    两个小家伙还不会说话呢。只是对着李致远眯眼笑。

    本来这俩孩子长得就极像李致远。现在一笑之下就更像了。笑得有些猥琐。就像李致远看到漂亮女人的样子。

    李致远将两个小家伙接到怀里抱着。然后飞起天空。对两个小家伙道“走。爸爸带你们兜兜风。”

    一岁大点的孩子到高空中飞行。这太开玩笑了。吓得颜家二女大叫着追上。

    李致远自然不会拿自已的孩子开玩笑。他一飞起时便撑起了兵气护罩。将两个孩子护在其中。挡住了高空的烈风。

    颜如雪姐妹在得知安国储占领了越地后。便未雨绸缪地将她们的孩子放进了储物戒中。直到刚才见安全了。才敢将他们抱出来。

    这时候见李致远要带孩子到高空“兜风”便慌急地追上。到了高空中见李致远为孩子撑起了兵气护罩。才放下心来。

    两个小家伙在极速的飞行中。充满稚气的笑了。咯咯的。脆脆的嗓音很是好听。

    颜家二女见状又喜又嗔的。颜如雪道“他们才多大呀。你就带他们飞……”

    “修行要趁早嘛。现在练练。长大了飞行时就不会恐高了!”李致远的回答让二女苦笑不得。

    即将抵达龙城时。在龙城外。便遇到了老夫子。老夫子带着方丘挡在了队伍前。只见他一脸的愤慨之色。远远地便指着李致远道“李致远。你好大胆子。居然敢暗中挟持岳阳书院的学生!”

    李致远将两个孩子交给他们的母亲。快飞上前。对老夫子拱手道“师尊。对不住。我来了一个先斩后奏。不过我不是挟持。”

    “你别叫我师尊。我不是你的师尊。我也从来没有教导过你。”老夫子咆哮道。儒雅的面容上显出一抹红涨。

    “师尊。你听我说。安妙依她现在非常好。她现在在她父亲安国储那里。我只是把她送过去。我可没有伤害她……不信你问她。”李致远说着便意念一动。将肖剪梅从须弥戒中放出来。

    肖剪梅从须弥戒中出来。眼神有些迷茫。不过她仍然表现得很冷静。见到老夫子后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上前行礼“师尊。”

    老夫子神识扫了一下肖剪梅。见她没有受伤。仍然问了一句“李致远有没有伤害你?”

    “禀师尊。没有。”肖剪梅道。

    肖剪梅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知道李致远马上就会成为驸马爷。位高权重。而她本人平时和安妙依走的近。现在安妙依父亲安国储叛变。她有可能会受到株连。如果能在此时讨好李致远一把。那对自已以后将会大大的有利。

    “我再问你。安妙依有没有事?她有没有受到李致远的伤害?”老夫子郑重而严肃地问道。

    肖剪梅道“没有。她非常好!”

    老夫子松了一口气。指了指李致远。“李致远。你挟持岳阳书院的学生。你。你害我于不义呀!”

    李致远笑了。道“师尊。怎么能说这话呢。我送安妙依去找她父亲。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一没有逼她。二没有伤害她。”

    老夫子当然不信李致远的话。李致远和安国储之间的仇怨。他心知肚明。李致远怎么会好心到护送安妙依。于是又问肖剪梅。“你老实说。李致远有没有逼迫安妙依?”

    肖剪梅是聪明之人。她知道安妙依已经到了判贼安国储那里。以后再无可能回到岳阳书院。所以现在她无论怎么说。都是对的。说假话也不会被揭穿。既然这样那她又何必要得罪李致远呢。于是她认真地摇摇头道“没有。”

    老夫子闻言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来。盯着李致远。道“此事我不再追究。不过以后你不再是岳阳书院的学生。岳阳书院不再为你开放。”

    李致远轻松一笑。向老夫子拱了拱手道“师尊。安国储叛变。国将大乱。我李致远要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护国运动中。哪还有闲情逸致去书院读书?你就是用八抬大轿来请。我都不去。”

    李致远说着。袖子一甩。向远天飞走。留下一个牛气哄哄的背影。

    老夫子生平第一次吃憋。脸上浮现出一丝的尴尬。

    方丘鼓足勇气道“师尊。我觉得对李致远的惩罚。有些过了!安妙依是叛贼的女儿。没必要因为她把这么一个优秀的学生驱出书院。”

    “安妙依是叛贼的女儿不假。但她本人不是叛贼。既然她是我岳阳书院的学生。那我们就有责任保护她的安全。”老夫子说着。摆了摆手。“好了。此事以后休再提起。”

    笔下读(xiadu.),更多精彩,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