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056章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一边这样做她一边忐忑地大叫道“李致远,你一定要挺住,你不能死呀,你死了我怎么办呀??”

    李致远僵硬的身体感到了一丝的暖意,微微地动了一下,华韶公主见此喜极而泣,“啊,致远,你动了,我就知道你吉人天相,你一定会没事的,”

    华韶公主这样说着时,将李致远的头靠在她温暖的颈窝。两只玉手不断地搓着他的脸。

    李致远的身体像解冻的土地一般,渐渐地复苏。他终于有了说话的力气,开口吃力地对华韶公主道:

    “这,这里,危险,快,快走,不,不要管我。”

    华韶公主闻言一怔,凝视着李致远,李致远说罢又虚弱地闭上了双眼,

    华韶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她心里清楚,以前别人对她好是别有所图,是为了讨好她,并不是真心地对她好,

    而怀中这个男人,在将死之际还在关心她,是真心实意地对她好,这样关心自已的人,这天底下恐怕没几个人了吧?!

    登时感动得稀里哗啦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流下来。

    她没有离开,她紧紧地抱住了李致远,恨不得互为血肉的样子,道“我不会走的,致远,你要死,我便陪你死,要死咱们就死在一起。”

    李致远的意识又完全地清醒了过来,听着华韶公主的话心头也是一暖,看来这个女孩还是和安妙依不同的,虽然都是高贵出身。但华韶公主是有情有义的。

    华韶公主见自已的体温无法捂热李致远,便把体内的火系灵气放出来。游走体表,不惜耗费灵力来温暖李致远。

    华韶公主是三灵根的天才。她拥有三种属性的灵根,其中就包括火系灵根,虽然她的火系灵气没有李致远五行灵气中的火系灵气精纯,但对尸气还是有一定的驱除作用的。

    在火系灵气的温热下,李致远的身体快速地温暖起来,身体恢复了知觉,这时他就感觉被一副柔软滚烫的香躯给紧紧的包裹着,非常的舒服受用。

    关键是,他的头抵在了华韶公主温暖柔软的颈窝。而她的香手不断地搓着自已的脸,他能闻到她身上幽幽体香,舒服之下,李致远就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寒冷,忘记了危险,心里热腾腾的。

    于是他又装作昏迷。

    华韶公主不惜耗费灵力,对李致远又搂又抱的,拼命想捂热他的身体。却不料李致远这时不但没有醒转,反而又昏迷了过去,心头顿时便是一沉,脸上一阵的恐慌和迷茫。

    这时她想,按理来说,李致远这时候应该是醒过来了才对。怎么反倒又昏死了过去呢?

    难道我的方法不对?

    可是除了这个方法,华韶公主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李致远沉浸在她温暖的怀中。感受着她曼妙的娇躯,使劲地吸着鼻子。闻着她幽幽体香,心中那个惬意呀……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时候可不是享受的时候,于是赶紧将体外的灵力吸入到体内,然后调运木系灵气到胸口疗伤,

    华韶公主不清楚李致远的情况,便用手指试了试李致远的鼻息,李致远故意屏住了呼吸,见李致远没气了,华韶公主手指不由得一颤,娇躯也随之一抖,

    她以为李致远死了,登时眼泪又下来了,脸上显出悲伤之色,她一边哭一边俯下脸来,亲吻李致远的额头。把自已珍藏了十七年的初吻给献了出去。

    一亿多颗灵力一起供应木系灵气,灵气量无比的充沛,很快胸口的伤势就复原了,然后李致远又放出一些火系灵气驱除体内的尸气。

    尸气对于鬼修来说是宝物,对于人族修者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东西,一旦进入骨髓,再也无法驱除,一生深受其苦。

    好在李致远是金钢体四层的练体强者,肉身强固,否则刚才重伤之下,又无灵力驱除尸气,大量的尸气入体,冻也能把他冻死了。

    李致远的火系灵气比华韶公主的要精纯数倍,所以只需要少量的灵力便很快把尸气给驱除了出去。

    伤势复原了,身体也解冻了,李致远的身体这时候全无大碍了,不过他还是想在华韶公主温暖柔软而又香喷喷的怀中多腻歪一会。

    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仍然装死!

    华韶公主心中一片悲伤和绝望,抱着李致远的身体怔怔而坐,浑然不知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只是渐渐地她便发现不对劲了,李致远的身体渐渐地变得温热,这哪里是一个死人才会有的体温?

    华韶公主心头一疑之下,赶紧伸手指去试李致远的鼻息,这时她发现李致远的不但恢复了吸呼,脸上似乎还挂着一丁点的笑意。

    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她陡然间把李致远给扔到了地上。

    李致远装出初醒地样子,大声地咳了两下,然后粗重地喘息起来。

    华韶公主羞得面色通红了,愤然道“李致远,你刚才是不是在装?”

    “咳咳,我,我这是怎么了?”李致远装道。

    “李致远,你别装了。”华韶公主这时也弄不清李致远到底是不是在装了,她有些焦躁地道。

    李致远从地上爬起,道“刚才,是你救了我?”

    李致远装逼已经装出了一定的境界,致使华韶公主瞧不出任何的破绽,见李致远不是装的样子,华韶公主微叹了一口气“你刚才都被冻僵了,如果不是我,现在恐怕已经到阎王殿报道去了。”

    “多谢公主,”李致远道。

    华韶公主皱了皱俏眉“李致远,以后别再叫我公主,怪别扭的。”

    “那我叫你什么?”

    “叫我的名子吧。”

    “呃,华韶,那你是用什么方法把我救过来的?”李致远装出一副茫然之色,明知故问。

    “我,我……”华韶公主一张俏脸羞窘得越发地通红了,“我是隔空给你注输了火系灵气。”

    “呃。”李致远看破不说破,道“多谢,你的大恩大德,以后我定当相报。”

    “你也救了我一命,咱们扯平了,千万别提什么报不报的,我最讨厌这个。”华韶公主摆了摆小手,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