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030章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岳阳书院开办千百年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学生在学院内失踪的事件,这是头一遭。

    这事要是传出去,对岳阳书院将造成极坏的影响,所以老夫子决定亲自查理此事。

    他命高徒方丘把全体学生都召集到广场上,先是向广大学生,通报三人失踪的消息,

    然后就是对学生逐一地询问,排查,看最近与凌天三人接触过的学生,尤其是与凌风三人有过矛盾,或是动过手的人,将被列为重点排查对像。

    仙圣境界以上,尤其是仙圣三兵境的学生,将被列为重点嫌疑,因为凌风是仙圣三兵境,想要杀他,而且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秒杀他,必定是修为高于凌风的人,再不济也得是修为与之相等的人。

    就像是地球上刑侦查案子一样,非常的细致深入。

    这样的排查,让李致远心头直突突,必竟,人命关天,而且是三条人命。

    不过他心中只有一个决定,那就是死咬着不承认。

    没有证据,他们又能奈何?

    就在众学生接受询问、排查之际,田云怡和叶君卿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望向了李致远,李致远面色坦然,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这二女虽然怀疑他,但却不会把他供出来。

    除了这二女,再没有人知道凌风与李致远有过节并发生过打斗了,再者李致远伪装成了仙圣一兵境,仙圣一兵境的修者,要越阶斩杀仙圣三兵境。几乎是不可能的,何况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杀呢。所以一番排查下来,李致远也没有列为嫌犯。

    田家的丹药房生意一下子忙活起来。田云怡要帮父亲照顾生意,哪有时间管这些,即便怀疑李致远,也断不会过问的,

    不过叶君卿却有了动作,排查结束后,叶君卿把李致远叫去了她的别院,闭上了门户,她紧紧地盯着李致远。开口便道“致远,凌风,是你杀的吧?”

    李致远摇摇头道“不是。”

    “致远,不用瞒我了,其实,我看到了。”叶君卿道。

    李致远闻言心头一跳,目光唰地一下,盯在了叶君卿身上,双目闪过一道杀机。沉声道“叶君卿,玩笑可不是这么开的,开不好了可是要出人命的。”

    叶君卿心头一跳,李致远眼中的杀机让他一阵的心惊肉跳。她相信如果她不第一时间表明观点,李致远一定能杀了她。

    于是她赶紧道“致远,如果我要举报你。在广场上时,我就会举报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又把你带回我的别院……”

    李致远向叶君卿逼近一步。双眼仍旧紧紧地盯着她,眼中的杀机不弱反盛,他声音阴沉得可怕,道:

    “叶君卿,怎么我的事情,你知道的那么多?我与龙天约斗的事,还有我杀凌风的事情,都非常的隐秘,而你全知道了?你是不是一直在跟踪我?”

    叶君卿闻言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李致远敢在岳阳书院连杀三名学生,就一定敢杀自已灭口,所以叶君卿不敢再隐瞒,赶紧道“其实,致远,这只是一个巧合……”

    “巧合??”李致远双眉一剔道“天底下,有这么巧的巧合?……刚好两件大事都被你给看见了?……”

    “致远,这真是一个巧合,在我听说你的诗名后,便惊为天人,出于对你的好奇,我打听到你别院的所在,于是便来寻访,就当我找到你的别院,要进院拜访时,却听到了你和一群皇子的对话……”

    “那凌风的事,你又作何解释?”李致远又逼近她一步,问道。

    “凌风的事,也是一个巧合,”叶君卿说着,垂下了眼眸,犹豫了一下,道:“昨晚我失眠,深夜出门闲逛,想到日间你作的那首诗,便想要见见你,于是便前往你的别院,结果,远远地就看到三人,闪进了你的别院……”

    叶君卿还没说完,李致远便冷笑摇头,道“叶君卿,你深更半夜睡不着来找我?这听上去太荒唐了吧??叶君卿,现在我极度怀疑你是龙天的人……”

    叶君卿闻言脸色有些苍白,一脸气苦的表情,她极力地摇头道“致远,我不是,我不是……”

    “你不是?”李致远双目一闪,杀机愈浓,狠声道“那这一切,你又作何解释。”

    “因为,我爱上了你!”叶君卿扬了扬脸,直视着李致远道,看那样子,她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才吐露出口的。

    “你爱上了我?……我怎么没有发觉……”李致远冷笑反问着,手上凝俱出一道闪电形的神兵。杀气腾腾。

    “致远,如果我要害你,在广场上时,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我只需把你举报上去,不动一兵一枪,何必还要把你请到家中,然后把这事告诉你,陷自已于危险当中。”叶君卿说着,眼角滑下两颗泪珠,晶莹剔透。

    李致远心头略一回旋,暗道,嗯,如果她要害我,也不至于等到现在,她的话有道理,不过……

    防人之心不可无。

    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她变卦,把我杀凌风的事情通报给老夫子,到时候我可就万劫不复了。

    念及此处时,李致远又问“叶君卿,你说你爱上了我,那你怎么才能证明,你是爱上了我呢?”

    “我叶君卿一生痴迷画道,说白了我就是一个画痴,我把我全部的感情全部投入到了画中,画中有我想要完美世界,有我想要的美好生活,画,是我的全部,是我的感情寄托,所以,在现实中,我很难爱上任何一个男人的,但是在画中,我可轻易地爱上一个男人,小强,你是第一个,走入我画中的男人,你的才华,令我深深的折服,你的涵养与大度,以及对女人的体贴入微,让我倾慕……”

    叶君卿一边说,泪水一边流,晶莹如玉的泪珠滑过她冷媚的面颊,看上去有几分凄艳。

    听着叶君卿的真情告白,李致远的心也一牵一牵的,最终,他收了手上的闪电神兵,隐了眼中的杀机,叹了一口气道“君卿,你莫怪我,我一个从低等位面来的人,在这个充满杀机的仙界,如果不处处小心多疑,肯定无以保命的……罢了,不管你对我的感情是真是假,今天,我放过你……”

    见李致远仍然不相信自已,叶君卿脸上闪过一道凛然之色,然后她果断地将的纤纤玉指,伸到丰腴雪白的香肩前,只是一撩,便将锈着镶着花边的湖绿色的袍子给挑落下去,

    随着绿袍的滑落,一俱********的娇躯,便呈现在了李致远的面前。

    上面只裹着一件窄小的红色亵衣,堪堪只包住了胸腹一小块,一双雪白的藕臂完全地裸露出来,胸前的两团饱满,随着她轻轻的抽泣,轻轻震动,漾起一片耀眼的雪浪,刚才被吓出的冷汗,沿着水一般的呈慢弧一般玲珑曲线一直流下。

    滴落到了白生生的小腿上,以及那鲜红嫩白的小脚上,十个脚趾如卧蚕一般的莹润可爱。

    “你,你这是干什么??”盯着眼前********的娇躯,李致远也是一阵的瞠目结舌。

    “致远,我爱你,但是我无以证明,只能用自已的处子之身……”叶君卿凄苦而深情地说着,抓起了李致远的手,牵到了自已的胸前,柔情依依地道。

    “这样,不行。”李致远嘴上说着,心中却是一动,嗯,女人的贞操很宝贵,如果我占有了她,而且她还是处女的话,那就多少可以证明,她是爱我的。

    “致远,我早晚都是你的,你现在不要,我就给你留着,不过,为了能让你打消心头的顾虑,你就不要犹豫了……”叶君卿说着,便拉着李致远的手,向她的香闺走去……

    锦幄犹温,麝香袅袅,黄花梨木雕的大床四面都挂起了纱帐。

    透过藕色薄纱可以隐约窥到,大床中央两具躯身,上面的女体白皙赤果,蛇一般的腰肢缓缓扭动,如研似磨,每次起伏都牵动酥嫩的玉股,不自禁的颤起一片耀眼雪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