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026章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见威力赫赫的“良”字打来,李致远双目一凝,右手一挥,体内“勇”字透出,向着那“良”字,迎击上去。

    下一刻……

    “良”字与“勇”字撞在了一起。

    轰地一声大响,金光乱闪,无形的金光如万道利剑般刺得人睁不开双目,然后一股强劲的冲击波,从两个字相撞的中心,轰然爆开,推助着那金光,四散****。

    李致远距离那股冲击波最近,后面又无退路,躲无处躲,避无处避,只得将体内的“金壳”放出体外加以防护。

    砰砰砰砰……

    那金光无形却似有质一般,射在金壳上后发出了一阵金戈之鸣。

    而修为较弱的叶君卿与田云怡被那道道金光刺得衣衫破损,皮开肉绽,鲜血迸溅。

    凌风的衣袍也被那反射的金光透穿,他是凝血境的炼体强者,虽然没有破开皮肉,但身上起了一块一块的红痕,触目惊心。

    同时他被那股反震波给撞得向后飞起。

    虽然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但是王小强刚刚领悟出来的“勇之道”还是逊色于凌风浸淫已久的“良之道”,所以这一次的较量,也只是打了个平手而已。

    “良”字和“勇”字各自飞回到主人的体内,这时凌风并没有罢休的意思,双手一晃之下,灵力滚滚,在双手上各自凝聚出一把斧头神兵,然后他一跃而起,双手一晃。斧头神兵呼啸成风,向着李致远斩杀过来。

    李致远见凌风并非是金钢体的强者。心头放松不少,见对方凝俱神兵杀来。右手一挥,闪电形神兵凝聚出来,迎击对方的斧头神兵。

    砰!

    闪电形神兵招架住了对方右手上的斧头神兵,那凌风嘴角牵出一抹狞笑,嘴上喝道“仙圣一兵境,也敢跟我叫板,去死吧!”

    说罢,左手中的神兵轰然砍向李致远的脖子,这一下砍实了。绝对能将李致远的脑袋砍掉下来。

    叶君卿和田云怡发出恐慌的尖叫声,田云怡甚至都捂住了双眼不敢再看,不忍看到李致远身首异处、血溅五尺的情景。

    只是,她们想像中的悲剧却没有发生,李致远的左手,向着斧头神兵,轰然拍出,咔嚓一声,闪电从掌心窜出。轰在了斧头神兵上,将斧头神兵轰得滞了一滞,闪电通过神兵传递到了凌风的手上,电得他的手一阵麻木。几近失灵。

    凌风哧牙咧嘴的好不狼狈,心中一怒之下,第三道神兵斧头。也凝俱了出来,用意念驱使着。向着李致远轰然砍来。

    看那样子,是不死不休的境地了。

    李致远两手支应。这时再无力还手,任由那斧头神兵砍在身上。

    轰!

    一声大响,那第三道斧头神兵,砍在了金壳上,透穿了金壳,砍在了李致远的身上,被李致远体表下的那层金壳给挡住,无法砍开皮肉。

    “嗯?你小子居然是金钢体?!”凌风的目光在李致远身外若有若无的金壳上一凝,然后惊疑地叫道。“而且是金钢体二层?!”

    “没错!”李致远冷笑一声,左手略一回力,再次拍出,轰然打向凌风的前胸。

    轰!!

    粗大电芒,轰在了凌风的胸口,将他轰得倒飞出去,

    凌风虽然也是炼体强者,但却不是金钢体的修为,而是凝血境三层的修为,所以在王小强这一击下,他就没有那么轻易地避过了,这时只见他高大的身体抛出,重重地撞在了雅间的另一面墙上,跌落下来,胸口焦黑一片,血肉模糊,看上去极为狼狈。

    反观李致远,除了体外的金壳破损,却是毫发未伤。

    叶君卿和田云怡二女瞧瞧凌风,又看看李致远,心中的担忧消散,却又陷入到了惊讶当中,仙圣一兵境的李致远,居然将仙圣三兵境的凌风给打败了!

    这让二女始料未及,本来她们还以为李致远会在凌风的斧头神兵下身首异处呢,现在看来,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李致远意念一动,体外的金壳收回到体表下,五行灵泉中的金系灵气涌到金壳的破损处,将之修补完好。

    然后他从墙壁上跳落下来,一步一步走向凌风,凌风见李致远走来,一脸的警惕之色,强撑着爬起身来,作出防备之态。

    李致远在他身前顿住步子,盯着他冷冷一笑,道“不用紧张,我不会杀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人不小,但心眼真心不大!你这样的男人,不受女人喜欢也属正常……”

    凌风脸色涨红,显出羞怒之色,他扫了一眼叶君卿,然后头一别,走出了雅间。走到雅间门外时,他才又说了一句道“小子,你给我等着,跟我凌风抢女人,你没有好下场……”

    李致远盯着他的背影,脸上划过一道轻蔑的笑,没有理会。然后转过身走到二女身边,见她们二人衣裙破烂,身上有多处伤痕,心中感叹“道之力”威力强大的同时,意念一动,施放出木系灵气为她们疗伤,李致远的两道木系灵气打在二女身上时,二女也是一阵的悸动。

    田云怡瞟了一眼叶君卿,道“君卿,凌风要是爱你的话,见你受伤,他也不会不管不顾地离开的,这样的男人,一般都是嘴上蜜甜,其实对于女人,他们心中只有**,并没有爱……”

    叶君卿闻言心头一动,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目光凝视李致远,眼神中的柔情浓重了一些,而田云怡看到这一幕后,心中没来由地添了一层的醋意,总感觉酸酸的不是滋味。

    李致远文武双绝,又大度宽容,对女人体贴又细致入微,赢得两个女人的芳心也在情理当中,李致远给二女疗完伤,道“好了,回去再擦点外伤药,就会没事了,”

    二女都点点头,田云怡道“谢谢你致远。”

    李致远摆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挂在嘴边。”

    “还要谢谢你的诗。”田云怡说道目光又转向叶君卿道“还有你,君卿,谢谢你的画,另外,我还要向你们二人道歉,为了我的事,引起别人的误会,让你们蒙受了委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