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995章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四个女人的目光都盯着了李致远的身上,眼神中越发地炽热。如果不是顾及到别人,或许她们这时都会扑到他的怀里去了。

    “致远,恭喜成为仙圣!”

    宫子渝带着三个女人一起向他发出了恭贺。李致远晋级仙圣,带给她们的不但但是欣喜,还有安全感。

    “哈哈,成为仙圣了,以后就不用再呆在这新月幻境了。要换个天地了!”李致远春风得意地道。

    “致远,你有何打算?”宫子渝见李致远要离开新月幻境,便知道他有重大决定,于是便好奇地问。

    “我要去面见圣上,提醒他安王爷有谋反之心。”李致远道。

    “没有证据,圣上未必肯信你一面之词的。”宫子渝道。

    “自来君王最是多疑,虽然不至于立即对安王爷下手,也会找人调查,变相地打压他。我要让安王爷知道我不是软柿子,不是他想捏便捏的。”他脸上露出一个冷笑道。

    “致远。那你岂不是要与我们分开了?”宫子渝话语间,有着深深的怅然之意。其实她的话,也代表了四个女人的共同心声。

    “分开,只是暂时的,分开,也是为了以后的大团圆,等我再回来时,我希望你们能怀上的我孩子,谁的肚子争气,我就给谁奖励。”

    李致远的目光。扫着四个女人的肚子,露出一脸坏坏的笑容,他对自已的种子向来都比较有自信,只要是种到女人肚子里,很快便会有反应,这将近半月的工夫,他每日与四个女人亲热,不可能种不下的。

    一句话说得四个女人脸都红了,在他目光的扫视下。她们都感觉自已的肚皮上一阵火辣辣的,

    然后宫子渝,小青和赵飞燕的目光便都盯在了冯碧落的身上,眼神便有些暧`昧起来。因为这两天,冯碧落在吃东西时,总是会不自觉地呕吐。这显然是有了身孕的反应。

    冯碧落被三个女人一盯,一张芙蓉美脸顿时羞得通红。垂下眼睑,道“你们盯着我干什么。反正我什么事都没有!”

    就在冯碧落假撇清时,小青却是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这几天睡觉时她感觉肚子会不舒服,而且也有呕吐现像,不过她懂得隐蔽,所以没给人发现,

    实际上她也怀上了李致远的孩子,不过她必竟是一个灵兽,虽然变成了一个人类女人,但是对于人类的生育一窍不通,现在乍一听说这些,便意识到自已是怀孕了,怀上他的孩子了,登时便被一股巨大的幸福给撞击了一下,幸福得想哭,兴奋得想笑,如果此时不是身边还有别的女人,或许这时她已经是又哭又笑了。

    便在这时,宫子渝道“你们努力吧,我是不行了,像我这个年纪,想再生育想必很难……”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子渝你才四十岁,虽然错过了最佳的生育年龄,但是生育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一句话说得三个女人都笑了,宫子渝却含羞的垂下了头,娇羞的小模样宛如刚刚怀春的少女。

    “对了,为了你们的安全,等我离开后,你们就留在新月幻境,安心修炼,安心地为我怀孩子,”

    四个女人都点头,没有人反对。

    有了面圣的打算后,李致远并没有急着离开,又在新月幻境呆了一个礼拜,才只身赶赴京都龙城。

    路经越地时,李致远回到他的候爷府,与蓬莱真人和颜家二女相见,四人久别重聚,言谈甚欢。

    颜家二女早就听说了李致远迎娶冯碧落的事情,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必竟他迎娶冯碧落也是为了维护自已的尊严,拿回属于自已的荣耀。

    怪只能怪她们父亲颜若洪当初不该与李致远立下那十年之约,否则她们姊妹三人也不用共伺一夫了。

    不过好在,李致远并没有带冯碧落回来,否则三姐妹以妯娌的身份相见,不知道该有多么的尴尬。

    李致远在越地小住两日,蓬莱真人告诉他说,那个文人戴玉曾经来过候府,要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结果李致远不在,戴玉显得很惆怅。

    李致远听了,便又去戴玉家探望了一次,戴玉见李致远归来,并亲自来看她,显得很开心,

    自从洛水遭遇那次大难,她身体虽已康痊,但心中留下了阴影,此后便很少在外面抛头露面,更不敢参加文友的诗会活动,平时只是在家中吟诗作赋,才气渐长。

    不过一想到李致远那晚在洛水上作的那首词,再一对比自已作的诗词,她便有一种相形见绌的感觉,她实在不明白李致远一个修者,居然能作出如此绝美又堪称经典的词句,这简直就是无法超越的。

    一想到这首词,她便想到他。心中想着哪天见到他,一定要问个清楚,并向他请教一二,

    只是当他真的站在面前时,她却又激动害羞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倒是她的哥哥戴春生,像个小奴才似的,低头哈腰,一口一个候爷的叫着,恨不得直接把戴玉嫁给李致远作妾,只是他却不开这个口。

    与戴玉短暂地见了一面后,李致远见戴玉身体无恙,气色很好,也便放心,至于引戴玉作妾的事情,他不是没想过,实在是怕“妾”这个字眼,诬蔑委屈了这个清高的才女,而且他想,戴玉也未必会同意,所以还是很有觉悟地没有开口,免得自讨没趣。

    只是李致远起身离开时,一直都羞于开口的戴玉急道“候爷请留步。”

    李致远一怔,转过身来,温和地道“戴玉,以后不要叫我候爷,叫我致远吧?”

    “那,那可不敢。”戴春生立即恐慌地道“哪敢直呼候爷名讳?……戴玉,千万不可如此称呼。”

    李致远瞪了戴春生一眼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外人不得插嘴。”

    戴春生闻言立即恐慌起来,啪啪扇了自已两个嘴巴道“是是,小的多嘴了,小的该死。”

    戴玉见哥哥一副趋炎附势的小人嘴脸,心头犯恶,俏眉皱起,道“候爷随我来吧。”

    说着引李致远去了她的香闺。

    李致远点点头,跟了上去。

    戴春生见状乐得屁颠屁颠的,喜上眉梢,盯着李致远和妹妹走入香闺的背影,嘴里喃喃地道“有戏,有戏呀!我戴春生要发达了,我戴家要光耀门楣了。祖坟冒青烟了!”

    到了戴玉的香闺,闻着那如兰似麝的幽香,李致远心中也暗暗地有些激动,隐隐有些期待,不过最终,戴玉还是不谈风月只谈文学,说道:

    “候爷上次在洛水吟的那首词,戴玉已经记录了下来,只是不知道是何题目,还想请都候爷告知。”

    说着,从桌上取出一副大型的字副,展开了开,李致远抬眼看时。见上面果然是那晚他在洛水灯会画舫上吟的那首《明月几时有》。

    几十个字,竟是丝毫不差。而且笔走龙蛇,虬劲有力。字风清秀,心中不由得赞叹戴玉的记性,对于她的字也是当面夸口起来:“好字呀,你这字配上我这词,当得上绝配呀!”

    戴玉闻言面泛桃花,略羞地道“候爷谬奖了,戴玉的字,哪里配得上您这首词?”

    “哎,戴玉。你也太妄自菲薄了,你这字真不错的。”

    戴玉见李致远并不是虚夸,心中也有些沾沾自喜,于是便鼓起勇气道,“如果候爷真觉得不错,那戴玉就把这款字送与候爷如何。”

    “好呀,那我收下了,但愿你不要心疼这款字,哈哈……”打了一个哈哈。他说道。

    “哪里会?”戴玉一边客气着,一边卷了字副,然后双手递上,

    他伸手接住。然后与戴玉道别。

    戴玉送出来,眼中闪过一道依依不舍,表面上仍是一副平静淡漠之色。

    见李致远和妹妹衣衫完好的从香闺里走出来。戴春生一愣,知道好事没成。心中暗叹了一声。心中骂妹妹思想封建迂腐。

    当晚李致远在颜如雪和颜如玉的服伺下睡觉,左拥右抱的玩着双飞。心中却想着哪天能把颜碧落也一起哄到床上,把这姐妹三人放一块玩三飞,该是怎样一番刺激的滋味!?

    ……

    两天后,李致远乘坐仙辇前往帝都龙城。

    仙辇是帝国皇家和官员的交通工具,是权威的象征,仙辇上的符文对于兽类有威慑作用,也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敢对仙辇动手的人,就是在冒犯皇威,罪孽深重,一经查实便会诛杀九族,毫不留情。

    李致远乘坐仙辇虽然很显眼,招人眼目,但是却没有人敢对他动手,包括安王爷在内。

    他一路安然无恙地到了京都龙城,龙城禁止普通修者飞行而过,但是对仙辇却是例外。

    仙辇飞过了护城河,城墙,在人们惊羡的目光中,划过龙城广场,最终在皇宫门外停落。

    他走出仙辇,门口守卫见到仙辇,便知是帝国官员,赶紧上前迎接,询问。

    李致远说明了来意后,那门前守卫便带他入内晋见,随着那守卫进入皇宫,倒也遇到几个官员,那些官员见王小强修为又有进展,在短短数月时间内由仙尊晋升仙圣,不由得也是一阵的惊奇。

    冤家路窄。在经过一个回廊时,李致远与安王爷撞了个正着,安王爷看到李致远活蹦乱跳地又出现在皇宫,而且已经晋级仙圣,心里那个窝火呀,偏偏就在安王爷窝火之际,李致远还故意地上前问好:“安王爷,别来无恙呀,几月不见,您贵体康安呀……”

    李致远话说的客气,但却是一副玩味的腔调。

    饶是他贵为王爷,心思沉凝,气度沉稳,却也禁不住红涨了脸,轻蔑地甩了甩袖子,道“李致远,你还真是妖孽,短短几月居然成仙圣了……一定是嗑~药嗑的吧?”

    “呃,还真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有一帮匪徒居然很不识相地要杀我,结果被我反杀,那群匪徒储物戒中的灵草与丹药可真是丰富,结果成了我的修炼资源,借助那些丹药,我晋升成了仙圣,呵呵,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王小强得意地笑着,一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畅快样子。

    安王爷脸上阴睛不定,道“你小子还真是运气好,不过嘛,运气这东西不会次次都降临到你的头上的。哼!”

    “哈哈,是嘛,那咱就走着瞧!”他笑嘻嘻地道。丝毫不把安王爷的话放在心上的样子。

    安王爷阴狠地瞥了他一眼,走了过去。

    他背负起双手,龙行虎步,一路跟随着到了玉皇大殿。

    虽然是第二次来,但是皇宫的豪华与奢侈,还是让他禁不住一阵的惊叹,同时心生觊觎,嗯,如果有一天,这皇宫变成我的住所,该有多好。

    时过,景未迁,人变,物不变。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一座后园,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知是平时游赏之处。更有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夏初,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后庭如雪初降,甚是清丽。

    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故宫里显得神秘而安静。

    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

    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

    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在湛蓝的天空下,紫禁城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尤其是玉皇大殿,非常的豪华。

    只见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白金为柱础。

    座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极尽奢靡。穷工极丽。

    (本章完)

    还在找”超强小农民”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