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678章 决战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说罢,赵雄体内真气一动,凝于双手,然后右手握拳,,向着李致远一拳打出。

    滚滚灵力凝成一个如篮球大的拳头,向着李致远轰开。

    “哈哈。你要喝老子的洗脚水吗,不过老子不偏不让你喝。”李致远闪身跳后,不恼反笑,同时也打出一个相应大的灵力拳头,迎击上去。

    轰!

    两个灵力拳头撞在一起,就如两颗炸弹爆炸了开来,强大的冲击波将二人的身影反震得倒退了好几步。

    这一拳,不过是试探而已。

    赵雄见李致远不过如此,立即便凝俱了全部灵力,又轰出一拳,顿时灵力在拳头上凝俱成了一个战鼓大的灵力拳头,

    呼地一声大响,那灵力拳头,向着他轰了过来。

    在地球的蓬莱仙门,有一个大千镜。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都可以观测到。

    在仙界的五灵门,有一个仙观镜。

    仙观镜,不但可以观芸芸众生,还可以观天观地,观满天仙佛,观九幽魔神。

    还有一点不同,那就是,想要通过仙观镜观察,必须要有一定的法力,比如要观芸芸众生,化神期修者便可以观测,但要观测修者,就需要真仙境的修者,要观天上仙佛、九幽魔神,需要更高层次的境的修为才可以。

    仙观境就摆放在五灵门中一处公共大殿中,此刻大殿中只有四个人,这四人便是外门的四个门主。

    东门门主扬虎,西门门主幕豹,南门门主纪楠,北门门主寒北风。

    这四个人都是仙人七转修为以上,所以,他们可以通过仙观镜,观测到修者。

    此刻,四个人,八只眼,都紧紧地盯在仙观镜中。

    仙观镜中。反应出一个擂台。

    这个擂台,不是别处的擂台,正是外门—南门广场上的那个生死台。

    生死台上。

    只见赵雄凝俱的战鼓大的拳头,轰向了李致远。

    “噫?这个赵雄,是吃了催力丹了吧,不然怎么可能打出这么有力的一拳”东门门主扬虎盯着仙观镜中的赵雄发出的一拳,惊疑地道。

    他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这一拳,赵雄凝聚了全力,他本身是化虚境界,再加上催力丹的催化,这一拳达到了真仙境修者的一拳。

    李致远只是仙人修为。

    一个真仙修者,可以一拳将一个仙人境界轰杀的。

    所以,李致远不敢大意。立即连退三步。灵力嫁接术运转,体内灵力暴涨,由一个仙人境变成了真仙境,

    真仙境的他,同样轰出一拳。

    灵力在拳头上,也凝俱成一个战鼓大的拳头。向着赵雄的拳头,迎击上去。

    轰!

    两个战鼓大的拳头对撞在一起。

    轰然炸开。

    强劲的气浪,击得空气暴鸣,台下修为弱的女弟子。捂住了耳朵。

    “噫?仙人境的李致远怎么能接下赵雄这一拳?”终于,除了寒北风,另外三门门主,全都盯着仙观镜中的李致远,惊呆了。

    寒北风也盯着李致远,眼中闪出复杂之色。他嫌弃他没有灵根,为了自已的名声,还叫莫问莫语两个亲传弟子去暗杀李致远,却不料。莫问莫语二人,杀他不成,反被其害。

    现在。李致远在试练场混了一个月又安全无恙地回来了,

    这一切,都充分地证明了李致远的实力,绝不是化神那么简单,寒北风猜测,他的境界,可能已经到了真仙境,

    李致远破解掉赵雄全力一拳。再一次印证了他的猜测。

    见这情形,寒北风又悔又怕。

    悔的是没能重视这个李致远。要知道,一个没有灵根的修者。能通过修炼达到真仙境,那是多大的毅力和造化呀,这样的加以栽培,用练体的法门栽培他,日后必为大用呀,而他呢,居然没有重视反而还找人去杀他,

    想到这些,寒北风肠子都悔青了。

    只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他叫莫问莫语去杀李致远,他绝然不会傻到不知道是他派去的,既然知道,那一定会对他寒北风怀恨在心,即便现在不报,日后得了势,也一定会找他报仇的。

    所以,虽然这时他爱惜李致远,但却也不得不杀掉他,免得日后为患。

    生死擂台上。

    见自已全力的一拳,被李致远破掉,赵雄懊丧之下,心中满是绝望。

    全力一击都无法轰杀对方,那么,等会他体内的药力消退后,李致远一拳便可以将他轰杀。

    绝望之下,赵雄完全混乱了。

    也完全乱了阵法。

    双手握拳,灵力凝聚,向着李致远,拼却全力,轰出一拳又一拳。

    轰轰轰轰

    李致远见赵雄轰出一拳又一拳,也轰出一拳又一拳,与他对撞。

    完全变成硬打。

    赵雄的每一拳,都被他轻松地击碎。

    本来李致远还担心赵雄的威力绝大的法宝,现在看来,是没有了。

    所以现在他把心完全放下了。

    赵雄在打出数十拳后,体内的催力丹药效已退,而他在狂击后也陷入了无尽的疲惫当中,

    此刻,他心中满是绝望与恐惧,他停止了袭击,一边防备着李致远,一边将目光,投向了擂台下的李霸力。

    眼中,露出求救之色。

    李霸力哪里看不出赵雄落败,心中恨赵雄无能的同时,也有些不甘心,当此之下,赵雄的死,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李致远的命。说到底,他在乎的是一个面子。

    李致远不死,他以后就不要在精英弟子中混了。

    所以,李致远必须死!

    见赵雄投来求救的目光,赵雄心一狠,冒犯着打破台规的危险,将储物戒中的那把从散修手中截获的邪恶之极的血魔剑取了出来,抛给了台上的赵雄。

    赵雄见李霸力抛剑过来,心中一喜,立即如饿狗接食一般,接在手中。灵力一催,顿时,血魔剑血芒大放,剑体内传出一种恐怖之极的吼叫,如魔鬼的厉吼,刺人耳膜,台下的弟子,纷纷都捂住了耳朵。

    “李霸力真不把我们外门放在眼里了,居然敢打破台规,”从仙观镜中看到仙魔剑的扬虎愤然地道。

    “是呀,而且还放出如此邪恶之极的魔剑,寒门主,这可是在你的门下,你不会袖手不管吧?”南门主纪楠道。

    寒北风有些尴尬,但却坚定地道“三位,你们不用激我,我是想管,但我管得了吗,你们也知道,精英弟子可是掌门亲传,那是门派的精英,骨干,而且李霸力是练气与练体同修的奇才,我能问罪于他?我敢问罪于他吗?”

    西门门主幕豹却道“那你就不管你门下的弟子了,李致远虽然是个废物,但能在到这番修为,也是有大毅力的,如果传他练体法门,栽培一下将来可堪大用,你舍得他白白地牺牲掉”

    寒北风也舍不得呀,不过他跟李致远这仇怨结下了,这是死仇,解不开的,所以他宁愿他去死,

    赵雄如果能凭血魔修杀了他,就省他再费心思了。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