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313章 爱情的味道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何赛雪个性爆发起来,再一次颠覆她原本的形像,让李致远大开眼界的同时,心中也大为触动,

    他觉得何赛雪就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子,虽然表面上持重成熟,但是感情上来就不管不顾了,完全就痴狂了,

    有一句歌词能形容她现在的形像……为爱痴狂。

    见何赛雪这样子,李致远真心懵了,他也不知道是该拦着还是该让她继续这样的脱下去,

    就在李致远懵住之际,那何赛雪竟又开始解起了裤腰带,哗啦一下,裤子掉落在地……

    红色的三角小内内,话说那小内内也太小了,上面锈着一件小白兔子,非常的可爱……

    两条修长洁白匀称的腿,仿佛是雕刻精美的艺术品,美不胜收,

    屋子里略显昏暗,但是那双腿却放出肌光,温润如玉……下面一双小足,非常的小巧而匀称,十颗小脚丫如卧蚕一般的可爱,看着都想让人上去摸一摸……

    “何赛雪的身材,的确是不输刘小芳呀,包括宁轻雪,也是不遑多让,”李致远扫着眼前********的娇躯,心中暗暗感叹。

    就在李致远暗暗感叹之际,那副娇躯已经移动过来,到了他的跟前,一双玉臂伸出,攀住了他的脖子。星眸微闭,红唇紧抿,递了上来……

    李致远真心的醉了,不过迷醉中仍然保持一线的清醒,他用力一推,想要将她推开,结果不料,她双臂缠得很紧,竟是没有被推开,柔滑身子贴上来,整个地贴上来……

    李致远一用力将她又推了开来,“你冷静一下,你这个样子很不好。”

    “我就那么讨你厌吗?”何赛雪眼角落出泪来,继续扑上来抱住,李致远没有再推她,而是将她抱在怀里,何赛雪在怀里放声哭泣起来“呜呜……”

    李致远一把捂住了她的嘴道“姑奶奶你小点声,这厂里还有好几个工人呢,给他们听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似的。”

    何赛雪这时破涕为笑,边哭边笑,拍了李致远一下,道“胆小鬼……”

    李致远道“你这也太奔放了,大白天的就想跟我跟我上床,给人知道了,吐沫星子都能把我们淹死了。”

    何赛雪抱紧李致远笑道“要死就死在一块,怎么,你怕死呀?”

    “死我都是不怕,主要还是不希望你死,你说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还没嫁人,这要是死了,多不值呀……”

    “嗯?我漂亮吗?”何赛雪推开他,又盯着他问。

    李致远扫了她一眼,见她全身上下,无处不美,由衷地道“是真漂亮!”

    何赛雪道“那你为什么还不要我?”

    李致远道“我这是对你负责,不想毁了你呀,我若要了你,以后你还怎么嫁人呀”

    何赛雪噗嗤笑了,道“你还蛮封建的,现在这社会,贞操越来越不值钱的,有几个女孩子结婚的时候是处……?”

    “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这人是挺封建的,我还是喜欢纯洁的女孩子,纯洁的女孩子在我心中可以打满分,不纯洁的女孩子,及格分都打不了。”李致远一本正经地道。

    何赛雪拍着饱满的胸保证,“实话告诉你,我可是正经八百的处女,你若是要的话,现在给你,你若不要,以后恐怕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哟……”

    李致远道“如果你能找个合适的男人,把贞操献上也是应该的,我也希望看到你那样……”

    何赛雪有点失望,“你真的一点不吃醋?”

    李致远道“哪能不吃醋呀,不可能吧,必竟我们,也,也有过一段情是吧?”

    何赛雪这才笑了,道“说明你还是在乎我的嘛。”

    说着就在李致远脸上亲了一口道,“初吻献给你,贞操我也希望能献给你……”

    “这样,对你不公平呀。”李致远觉得愧疚,对何赛雪,他真的是心存愧疚的。觉得辜负了一个好女孩。

    “天底下哪有公平的事儿,尤其是感情上的事,就更无法公平了。”何赛雪抱紧了李致远,李致远给她这********的娇躯一会抱一会搂一会又亲,说真的他真的是受不了了,血脉贲张,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他推了推她,道“好了,松开吧……”

    “那你亲我一下。”何赛雪道。

    李致远就亲了她一下。

    “把我脸上的泪亲干。”

    李致远将她脸上的泪亲干,何赛雪问,“是什么味道。”

    “又甜又涩。”李致远道。

    何赛雪深情地看着李致远,道“这就对了,爱情,就是这个味道。”

    说罢,又亲了李致远一眼,然后松开他,才一件一件,又将衣服给穿上了。

    李致远欣赏着她穿衣服,目光上上下下,来来回回。

    何赛雪噗嗤一笑,“穿个衣服,有什么好看的?”

    李致远道“女人美,就在于半遮半露之间,所以脱衣服和穿衣服,才是女人最美的一刻……”

    “你这么懂女人呀,是不是经常研究这个?”何赛雪嗔了李致远一眼。

    “当然不是,我也只是无意中从一本书上看到的。”李致远道。

    “那写书的人,应该是经常研究女人。”何赛雪道“肯定是个有文化的流`氓……”

    “应该说是男人本色。”李致远笑道,

    “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何赛雪俏眸嗔了李致远一眼,道。

    说着穿好了衣服,正要走,李致远道,“坐一下吧,我还有话要对你说。”何赛雪在床上坐下,目光转向李致远,李致远将椅子拉到床边坐下来,和她面对面坐着,作出谈心的姿态,拉住她的手,看着她道“赛雪,别去当公务员了,上个班有什么意思?到我公司来吧,我公司正需要人手,外人我不相信,必须要几个像你这样的心腹……”

    “是心腹大患吗?”何赛雪笑道。

    李致远道“不是,是心腹大爱。”

    “这还差不多。”何赛雪笑了。

    “说真的,你一个女人,混仕途并不容易,”

    “我不怕困难。”何赛雪道“我喜欢打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