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83章 强势索吻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经过弓箭馆一事,楚嫣对李致远更加的敬重了,当初父亲曾暗示她与李致远交往,她还有些别扭,心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要父亲如此地看重?要把女儿的终身大事都托付出去?

    但是现在她却不别扭了,因为李致远的实力,远远超出了父亲所提及的那样,而且李致远的个性与头脑,远非一般男人所能相提并论的。

    不但没有了别扭,这时候她对李致远,可谓是又是喜欢,又有几分的敬怕了。

    二人出了弓箭馆,走到停车场,楚嫣快走几步替李致远拉开了车门,一般都是男人替女人开车门,现在反了,李致远觉得有些不适应,不过也没说什么,二人钻进了车里,楚嫣将车开离了健身中心,

    就在李致远和楚嫣离了健身中心,双双驱车去君悦大酒店吃饭的时候,王瑞还等着李致远被阉割的消息,结果等来的却是豹子被废的消息,

    听到这个结果,王瑞好不懊丧,同时心中也意识到,李致远太强了,单纯的凭借武力是无法报复到李致远的,于是便转想它法。

    他派人继续打探消息,当得知李致远来省城是发展市场,为他的养殖产业打开销路时,他便派人悄悄地跟踪李致远,想办法破坏他的事情。

    第二天。

    冯雨婷请了一个假,在父亲的授意下,带李致远去见省城酒店的几个大客户,

    二人出门前,冯家诚对女儿又是几番郑重叮嘱与交代,让她稳妥办事,

    冯雨婷见父亲对李致远的事业如此重视,自然是认真地应下,不过心中酸酸的,觉得父亲对他们哥妹俩的事情还没如此地重视过,竟对一个外人如此地重视,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二人出了家门,坐到了冯雨婷的车上,冯雨婷道“昨天在健身中心的弓箭馆发生了一起伤人致残事件,调取监控时,我看见你和楚嫣一起去过弓箭馆……”

    李致远闻言心头一跳,却故作镇定,“对呀,我们一起去玩。”

    冯雨婷语气酸酸地道“你倒是蛮清闲的,不过你怎么和楚嫣混到了一起…?…”

    “什么叫混到了一起,她是个社会小混混吗?还是说,她是个品质很差的女人?”

    “那倒不是,”冯雨婷摇摇头,“楚嫣人很清高的,我看到她好像对你很热情的样子……”

    李致远傲然道“那是,我是谁呀?”

    “你不就是一个小农民嘛。”见他骄傲,冯雨婷故意贬低。眨眼笑道。

    “小农民咋了?小农民一样可以让千家大小姐倒追。”李致远更牛气了。

    从健身中心调取的视频看,的确是楚嫣倒贴李致远,所以冯雨婷也无法反驳,只是道“好了,别得意了,再得意我告诉刘小芳,说你在省城不老实,乱搞男女关系……哼!!”

    “小芳很大度的,哪像你一样小气,这么爱吃醋。”李致远盯着冯雨婷笑道。

    “呸,我吃醋?我至于吃你的醋?”冯雨婷被看穿了心思,羞愤成怒,俏目一瞪便去拍打李致远,却被李致远给抓了双手,挣又挣不脱,好不羞惭。

    “放开我,我要说正事。”冯雨婷正色道。

    李致远放开她的手,道“你能有什么正事?”

    “你实话说,昨天伤人致残的,是不是你?”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李致远装出一副懵懂之色。

    “昨天在弓箭馆,用箭射穿豹头纹身男双腿膝盖和、和那个地方的人,是不是你??……”

    “你说话说清楚,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李致远不想回答,便故意含糊其词。

    “就是,就是这个地方?”冯雨婷指了指李致远的裆部。赶紧转开了目光,羞羞地道。

    “呃,我这个地方呀,好着呢,健康着呢,你放心好了,绝对没问题,不信,不信你可以试试……”李致远说着嘿嘿地笑了。冯雨婷越问,他便越是故意地糊弄。

    冯雨婷从来没被一个男人这么调戏过,她羞愤成怒,伸开双手五指便向李致远身上抓去,可能是动了真怒,她的双手老实不客气地在李致远的胳膊上留下了两道指痕。

    李致远突然来了邪火,上去将冯大警官按倒在了座椅的靠背上,然后身子覆压上去,嘴也吻上去,直接就封住了她的红唇。

    冯雨婷没想到李致远会以强吻的方式反击她,这时候不知道是该羞恼还是该享受,她一下子凌乱了,不过李致远霸道的气息还是让她一阵的心醉,

    李致远强吻了好一会,仔细地品尝了一下那红唇,才放开她,两人都气喘吁吁,冯雨婷满面通红,转过背不说话,静静回味,

    李致远回味那温软与香味,心中无比受用,伸出手抚摸着冯雨婷的秀发,看着刚才还猛如虎的冯大警官在他的强势索吻下,变成了一个温驯的小猫咪,心中满是成就感。

    冯雨婷没有抗拒他的抚摸,只是平静地道“被废的是个亡命徒,手上有人命案,道上都称呼他为豹子,那个伤人致残的人,虽然有过错,但也算是帮我们抓获了杀人犯,将功补过,我们也是不会追究刑事责任的。”

    “你早说呀,”李致远道“是王瑞派那人来报复我,说要把我废了……结果我就把他给废了。”

    “是王瑞?”冯雨婷震惊。

    李致远道“怎么了?你不相信,那可是豹纹身家伙亲口说的。”

    冯雨婷道“不是不信,是不敢相信,王瑞他,他居然这么恶毒?!”

    “知道他的真面目就是了,我想他还会找机会报复我的,不过别给我逮到现形,否则我把他也给废了。”李致远目光冷酷。

    “他叔叔可是副省长。”冯雨婷提醒似地道。

    “我管他什么长……得罪我,我就废他。就这么简单。”李致远冷然道,他是修真者,凡人在他眼中,蝼蚁一般,哪里还会畏惧权贵。

    “好了,不说这事,咱们还是办正事要紧。”冯雨婷说着,发动了车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