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72章 作茧自缚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李致远说着,便给楚彪倒了一杯酒,然后递给楚彪,楚彪见状赶紧上前一步,接了那酒,然后目光扫向四个男人。

    李致远指了指王瑞提示道“先敬他。”

    这时,所有人都惊奇不已,这个楚彪看上去很是不俗,而且大家也都约略地听说过他,知道他是大商人楚浩然的儿子,却不料他居然认识李致远,还对他相当的尊敬,而且看样子,是对他言听计从,当下都很是诧异,

    那王瑞更是惊疑不已,不等楚彪将酒敬过来,便霍地站起,指着他道“楚彪,你干什么?我叫你来是干什么的?”

    “你不是叫我来喝酒吗?”楚彪道。

    王瑞瞪眼道“我叫你来,是让你陪客人喝酒的。”

    “呃,你当我是三`陪呀,”楚彪嗡声嗡气地恼火道,目光盯在了王瑞身上,眼神冰冷,很是吓人。

    “我,我问你,你到底是哪一边的??”王瑞借酒壮胆,懊恼地冲楚彪吼了一声,本来楚彪是他请来跟李致远拼酒的,却不料,现在楚彪成了李致远的马前卒,竟反过来跟他拼上了。

    “我哪一边都不是,我与李先生是朋友,他让我跟你喝一杯,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楚彪扬了扬手中的杯子。敬王瑞。

    王瑞张口无语,楚彪愿意站在李致远那一边,他有什么办法?他又不是楚彪的父亲,可以命令他。再说酒桌上的事情,父亲来了也不好使。只是他不敢喝楚彪敬的这一杯,这一杯下去他肯定得醉。

    李致远冷笑道“不是吧楚彪,人家一个电话,你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你敬他一杯酒,他都不给这个面子,你到底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小跟班??……”

    楚彪闻言一阵羞怒,本来他和这个王瑞并不熟,只是因为父辈生意上有来往,一来二去酒桌上便认识了,这个王瑞知道他酒量大,喝酒的时候经常会叫他来救场,对此他心里十分不爽,心说这个王瑞还真是不拿自已当外人。

    但父亲有过交待,说是处朋友不容易,朋友有难,能帮则帮,楚彪向来最听父亲的,便也耐着性子帮了这王瑞几次,王瑞见楚彪这么好说话,便有些变本加厉了,有事便让他来救场。

    只是今天他给了王瑞面子,王瑞居然连喝一杯酒的面子都不给,让他很是恼火,而且还让李致远瞧不起,

    他这人本来性子就急,这时火气上来,双眼盯着王瑞,如欲喷出火来,道“王瑞,这个面子,你到底给不给?”

    王瑞真不敢再喝了,便指着李致远道“楚彪,你先帮我敬了他,我才能给你这个面子。”

    楚彪怒眉一乍,手一挥,一杯酒全泼在了王瑞的脸上,将王瑞激了个大红脸,狼狈之极。

    王瑞被人当众用酒泼脸,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或者说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受过这般的羞辱,当下怒火上冲,指着楚彪大骂,“我草你妈……”

    骂楚彪妈妈,那可是触了他的逆鳞,还没骂完,楚彪大手一伸,一把捏住了王瑞的嘴,将他的嘴捏得变了形状,

    然后楚彪抓起一只高度白酒瓶子,将瓶口对准王瑞的嘴,塞了进去,倒悬起来,猛灌进去,边灌边用他那低沉的腔调道“叫我来喝酒,你又不喝,你不喝老子灌你……”

    楚彪的执拗与跋扈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当初李致远只是嘲笑了他父亲楚浩然一句,他便要扭断李致远的脖子,刚刚王瑞可是骂了他母亲,说真的如果不是朋友关系,他肯定也是要扭断王瑞脖子的,现在灌他酒,那还是手上留了情。

    几个女人见王瑞此刻狼狈的样子,心中也是解气,方才他们灌李致远酒,四个灌一个,太不像话,还叫了人来,现在好了,叫来的人却反过去对付他,

    这叫什么?这叫作茧自缚。

    活该!!

    四个男的有一个喝趴下了,剩下三个男的,被楚彪的举动给震了一下,楚彪那将近两米的大个头,像个棕熊一般,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另外一人很是忐忑,不敢管,

    出于警察的本能,王军辉上前阻拦了,楚彪看都不看他一眼,将胯一甩,撞在他身上,砰地一声肉肉的闷响,将他给撞倒在地,样子也好不狼狈。

    楚彪生气起来,像头发怒的棕熊,恶狠狠很是吓人,他一边给王瑞灌酒一边道“谁再拦,我就灌谁。”

    这时当然没有人敢再拦,结果那一瓶刚启了盖子的高度白酒,全部被楚彪灌进了王瑞的肚子里,王瑞的脸此时成了紫红色,双眼皮都撑不开,被楚彪放开时,像瘫烂泥一般地倒在了地上。

    灌倒了王瑞,楚彪很解气,裂开嘴一笑,对李致远道“李先生,这小子酒量这么浅呀,一斤不到就给摞倒了。”

    李致远笑道“哈哈,这小子今天叫你来,其实是让你灌我酒,在你来之前,他也已经灌了我许多。不过他也喝了不少。”

    李致远说着便站起来,走到王瑞身前,踢了他一脚,王瑞像头死猪一样哼了一声,便没有动静了,

    “呀,不好,脸色这么难看,别是酒精中毒吧,还是打个120吧,”李致远说着一扫众人,

    冯雨婷闻言面色一震,赶紧掏出手机拔打了急救电话,今天大家出来是给她庆生,如果出了什么事,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说他们之前有言在先,喝出事来后果自负,但是法律可不讲这些口头的约定,他们只按法定程序办事。

    其实王瑞还没有喝到要进急救室的程度,不过李致远想让他出丑,便故意这么说。救护车一来,势必引发观注,王瑞的家人也会赶去,对内对外,于他名声都极为不利,试想一下,经常泡吧的王家大少,在酒桌上被人喝进了医院,传出去多丢人。

    很快,医院的急救车便来了,几个医护人员匆匆地奔进酒吧包间,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也影响到了酒吧的欢乐气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