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59章 冯母住院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她并不觉得刚才自已受了多么大的伤害,反而有点庆幸刚才自已的大胆举动和后来制造出来的暧`昧效果,因为那正是她想要的,

    自从李致远在顺风驾校学车后,宁轻雪发现父亲更加频繁地提起他来,并有意无意暗示她要多接近李致远,而且再有人给她介绍对像时,全被父亲找借口给推掉了,宁轻雪本就是冰雪聪明之人,哪里会不明白父亲的意思,

    宁家这一代没有男丁,宁大富已经指望不上,当成了弃子,家里只有她这一个,父亲如此赏识李致远,看样子如果她和李致远成了,那以后宁家的全部产业会落在她的头上。

    因为准备的充足,李致远临场发挥超常,理论考试差两分就是满分,后来的驾驶操作也顺利过关,根本就无需宁家动用关系。

    因此一事,李致远又让宁家高看了一眼。人聪明了,干什么事都顺利。

    只是考试过后,要拿驾照还要等上一些时间,李致远等不及了,养鸡厂里的库存太多,虽然那些鸡蛋不会坏掉,但是鸡蛋太多了就存放不下了,他要先发展一下省城的市场,这天他打电话给冯家诚,冯家诚道“致远,真是不巧,雨婷妈妈病了,这两天恐怕我是抽不开身,要不过两天你再来,”

    李致远道“呃,原来是伯母病了,那我得去看一下。在哪家医院?”

    冯家诚突然想起,李致远就是一位神医,声音不由得惊喜起来,“致远呀,你,你能不能给我老伴看一下,我相信你的医术……”

    “冯老,我哪有什么医术,不过就是一些土法子而已,你要是信得过我,那我就过去试试……”

    “信得过,信得过,”冯家诚一连声地道“你要是能来,肯定是手到病除。我相信你。”

    “好,那我现在就打车过去。”

    “不用打车,我让雨婷开车去接你,”

    中午时分,冯雨婷便开车来到了双庙村。接上李致远,便又返回了省城。

    去往省城的路上,李致远叹道“唉、看来是得买辆车了,没有车,出行真是不方便。”

    冯雨婷道“真要买呀?”

    李致远道“必须买,而且我要一次买两辆。”

    “两辆,嫌钱多、可以给我呀,没必要学富二代烧钱呀。”

    “我烧什么钱,我要买的车,一辆是座驾,一辆是货车,货车给厂里进货出货用的……”

    “这事好办,我一个同学开着车行,到时我带你去……”冯雨婷道。

    “那敢情好,我对车的款型和性能可是一窍不通的,有熟人当然好……”李致远欣然道。

    “呃,这些都没问题,最主要的是价格方面,可以最大限度地优惠。”

    “那你岂不是要卖人家一个人情。”

    “老同学,卖什么人情……能去他那买车那是看得起他……”冯雨婷很牛气地道:“再说,无奸不商,再怎么打折,人家也赔不了钱的。”

    “买车还是要等我回去的时候再买,现在主要的是给阿姨看病。”李致远认真的道。

    “致远,如果你不介意,我直接把车开到省人民一院,我妈搁医院躺着呢!”冯雨婷说着,加快了车速。

    “当然不介意,”李致远道:“不过,别太招摇,低调一些,千万别跟人提我是给阿姨看病的……”

    “那当然,这我明白。”冯雨婷道。

    到了省人民第一医院时,李致远才知道自已的交代多有必要,跑来医院看望冯母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以冯家在省城的背景,冯家诚在省城的人脉,以及儿子冯国权的官位……出现这现像一点都不反常,不过在所有看望者中,冯家诚夫妇最希望看到的是李致远。

    儿子冯国权这几天也拼命挤出时间来医院看母亲,关注治疗的进展,因为上次李致远为其父治病,他不在场,只是事后听说了此事,不过对于他的“医术”,他还是很相信的。

    冯母的主治医师是一位教授级别的西医名家,佛罗伦萨医学院的进修生,又在国内行医多年,经验丰富,不过因为冯母的身份,他在治疗时也是谨小慎微,生怕出岔子。

    对于冯母的病,他主张手术治疗,风心病如果手术顺利的话,可以彻底治愈,不过,冯母年事已高,动手术风险有点大,而且手术的疗效也会大打折扣,他不得不征求病人意见,结果冯母本人也不想挨刀,想保守治疗,冯国权尊重母亲的意见,便把在这家医院甚至在省城医界都颇富盛名的老中医白先之给请过来给母亲诊治。

    李致远和冯雨婷来到人民一院许母住的那间vip病房门口时,白先之老人正在给冯母把脉。

    冯家诚父子守在病床前,屏息静待。见李致远这么快赶来,冯家成心里一阵欣慰,本想起身迎接并寒暄几句的,只是见白先之老先生此刻静静地正在为妻子把脉,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是冲李致远微笑招手。

    李致远微笑回应,随冯雨婷走进病房,见冯国权也在。冯国权也微笑向李致远致意。态度相当的恭敬。

    又见病房还一个头发花白戴一副老花镜的老医生正在为许母把脉,自然是知情识趣地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老中医白先之替冯母诊完脉后,面色很是凝重,沉吟不语,见此冯家父子显出几分焦急之色,冯国权忍不住问道:“冯老先生,怎么样?我妈这病,能不能用中医治?”

    那冯先之不答话,却像是个酸腐的文人般开口道:“风心病,病初起,以外感风寒、湿热之邪而致病,邪气久羁,内舍于心、而成为心痹,发为本病,外邪致病风、寒、湿之邪是引起本病的外在因素,体质虚弱者,易于遭受外邪的侵袭,体壮之人由于久居湿地,或保暖失宜,或冒雨涉水,或汗出当风,外感风寒湿邪,湿邪入心,累及心脏也发展成为本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