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58章 轻雪来接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两家人的家庭会议,最终还是李家这么敲定了婚事,准备着挑个大好吉日,给两个孩子定亲,此事还得媒人李翠花去操办,其它人再急也没用。

    李致远继续忙他的事业,随着产业的壮大,现在他成了大忙人,来回都需要车,县城致远养殖厂的那辆车他可以开,但有车也必须得有驾照才行,

    为了能早一点拿到驾照,李致远给宁昆财打电话,宁昆财见李致远很着急,也知道他这个大忙人没车不行,没有驾照就开不了车,于是就破格让他提前参加了驾校的考试。

    考试理论知识这天,宁轻雪亲自开车来接李致远,现在二人的关系,不是普通朋友所能比的,宁轻雪不觉间把李致远当成了男朋友,只是听说到李致远有对像后,心中十分的不甘与哀伤。

    时令已步入初冬季节,宁轻雪并没有像李致远第一次见她时穿着那样清爽,毛衣已经穿上了身,只不过那毛衣里深v领口,完全遮不住胸前的风光,下身也是紧致的牛仔裤,将饱满紧致的臂给勾勒了出来,虽然穿的厚,但丝毫不影响身材的曲线美。仍旧是齐眉短发,不施粉黛,素面朝天,却光彩照人,真个是天生丽质难自掩。

    “理论知道准备得咋样了?”

    宁轻雪今天开的是驾校的车,李致远坐到副驾座上,她并没有立即发动车子,而是抱起双臂,想聊一聊的样子,转过脸来问:“没把握的话,我找找人给你过……”

    宁昆财投资办驾校,自然在车管所有些人脉的,宁轻雪既然保证李致远半年内拿证,就不能食言,如果李致远没有准备充足,就需得动用关系让他过。

    “没问题,能过的。”李致远自信满满地道。他现在都能把教材上面的东西背出来了。

    “真厉害!”宁轻雪啧啧赞叹:“操持这么大的两个养殖厂子,还能把功课做得么好!”

    李致远无谓地一笑:“鸡场现在请了工人,两边的厂子都有人打理,我又不亲自干,每天都有大把时间的。”

    “哎,致远,听说你有个对像,叫刘小芳。”宁轻雪突然开口问,声音里透着酸味。

    李致远有些意外,却如实地道“对是,叫刘小芳,我俩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宁轻雪的声音透着遗憾和哀伤,似乎都要哭了。

    “应该快定亲了,”李致远摇摇头道:“至于结婚,我可没时间考虑这个,二十七岁前我是不打算结婚的。”

    “你和我的想法倒是不谋而合!”宁轻雪松了一口气,回眸强颜一笑:“我也是二十七岁不结婚……”

    “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李致远笑道:“女人一过二十七,就成剩女了!”

    “去!净瞎说!”宁轻雪白了李致远一眼。

    “我说的是事实,网上都这么说的,女人一过二十七就成剩女,身份就跟着掉价,然后就嫁不出去了!哈哈……”李致远瞎编着逗宁轻雪。

    “呸,纯属杜撰,”宁轻雪返身过来,胸器示威似地向他一挺,佯装去抓他的嘴:“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还真别说,那规模大得有点过分的两团,颇俱震慑力,吓得李致远缩是缩脖子。

    “切,好心当成驴肝肺!”李致远虽然是逗宁轻雪,说出的话可都是大实话,女人到了二十七岁,可不就是剩女了。

    “你还说!”宁轻雪又羞又气地扑了上来,一双手向他的嘴伸了过来,与此同时胸器直接辗压了过来。

    本来这车厢就小,两人一个在驾驶位,一个在副驾位,宁轻雪突然“扑击”,李致远想躲也躲闪不及,结果宁轻雪的手就按在了李致远的嘴上,而她过份大的胸器也逼到了他身上。

    纤细洁白清香的手指压到了李致远的嘴上,偏偏他害怕她真要撕自已的嘴,这时候嘴绷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亲吻她的手指的样子……

    而且那一对胸器侵略性很强,这时候压迫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她也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甚至负距离地跟一个男孩子亲密接触过,当此之下,一张俏红也是微微地红了。深怪自已行为莽撞。

    不过奇怪的是,她这时候居然没有立即辙开身子,两人就这么僵持起来。

    “喂,我吃过早饭了,快把你的香肠拿开……”李致远张开一条嘴缝,嗡声嗡气地说道,不张嘴还好,这一张嘴,那洁白的手指便不可避免地滑到了他的嘴里。

    “啊!”宁轻雪虽然开放了些,但却还真没经见过这阵势,突然感觉自已的手指进入到一个温热之中,手指如同过电一般,一股麻酥之感沿手指直接传遍全身,忙不迭收了回来,却发现自已洁白的手指上已经沾上了一条明亮的口水,再想想他说出的话,羞气之下禁不住恨恨地拍了他的肩头一下:“哼,你的手指才是香肠……”

    看着宁轻雪那羞气时的动人模样,李致远鬼使神差地又冒出一句:“好吧好吧,我的手指是香肠,又粗又长的香肠,你要不要吃……”

    听了这话,宁轻雪瞠目结舌,她怎么都想不到平时不怎么爱开玩笑的李致远,居然冒出这么一句暧`昧而富有挑逗的话来,而李致远想想自已说出的话,禁不住一阵汗颜,妈呀,这话说得也太露骨,宁轻雪恐怕接受不了。

    时间仿佛凝固了三秒。

    “啊……你,你坏死了……”一如他所料,宁轻雪果然受不了了,她的脸唰地通红了,连那天鹅白一般的玉颈此刻也泛起了红晕,扭过头去恨恨地道。

    宁轻雪背过脸去不理李致远,只是却管不住自已的心,这时候她满脑子都是刚才自已手指滑进李致远嘴里的情景,耳边全是他那句逼有挑逗性的话……她羞于回过头来。

    李致远见她背过身去不理他,一时也是手足无措,不过他还真没有劝慰女孩子的习惯。

    “回头再找你算帐!本姑娘和你没完,哼!”宁轻雪平伏了一下纷乱的情绪,回过头来,俏目横了李致远一眼,然后发动了车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