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57章 婚姻大事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你这鲥鱼,比长江里的野生鲥鱼还有味道,拿到市面上肯定能卖大价钱。”冯雨婷道。

    冯家诚大摇其头,道“这鱼可不能随随便便地卖,这要是拿去菜市场,可不就埋汰了,肯定要拿去星级酒店,一斤少说也得卖它个三四千块钱。”

    李金山夫妇从来没听说过这么贵的鱼,还以为听错了,李金山道“冯老,您是说三十四块钱一斤吧……”

    “三十四,噗,三十四块钱,鱼汤都喝不到,是三四千块一斤。”冯雨婷道。

    李金山夫妇听了,瞠目结舌,李金山又问,“这么贵的鱼,有人买吗?”

    “瞧您这话说的……保管有人抢着要。这种鱼可是有价无市,一般有钱也买不到。”冯家诚道。

    致远母亲恍然道“怪不得一个小鱼塘,俺家致远还专门雇人给看着,那要是按这个价,一条少说也能卖五千,那一鱼塘的鱼,可不就能卖几百万呀……”

    “那可不,”冯雨婷笑道“请俩保安来看鱼塘都是应该的。得了,我刚好休长假,一个礼拜,就在这给致远看鱼塘,我不要工钱,管吃管住就行。”

    众人听了都当是玩笑话。也没在意,却不料,吃完饭,告辞离开时,冯雨婷真的就赖着不走了,

    李金山见这情况,还以为这冯家大千金看上自已儿子了,要留在家里和李致远拍拖呢,冯家诚却是冲女儿瞪眼,“你在这多添乱呀,快走。”

    冯雨婷道“爸,我有胳膊有腿的,生活能自理,添什么乱呀,没准还能帮上点忙呢。”

    “你留下也没用,留在这致远也不能给你熬鹰,”冯家诚一语道破了女儿心思,冯雨婷为之羞惭,一脸委屈之色,双目盯向李致远“你真不给我熬鹰?”

    “以后再说吧,反正现在我是没空,这不是要开发省城市场嘛。”李致远摊了摊手说道。

    冯雨婷赖着不走,的确是为了让李致远给他熬鹰,见李致远这样说便悻悻地起身,随冯家诚一起离开了。

    送走了冯家父女,李家三口坐在一起开了个家庭会议,首先谈的就是李致远的事业,对于李致远的事业,李金山夫妇是大力支持,但是李致远的婚姻问题,按照李金山夫妇的意思,也得加紧了,争取早一点与刘小芳定亲,早日完婚。

    “爸,妈,你们怎么突然这么着急?”李致远十分蹊跷。

    母亲道“不着急能行吗?冯家大千金都要赖家里不走,他父亲要是不拦着,她还不就真住下了。”

    “妈,不像你说的那样,人家住这,是想让我给她熬只鹰,您当她真瞧上您儿子啦?切!”

    母亲听了这话,反而不乐意了,道“咋了?难道我儿子还配不上她,我儿子这么有本事,她们要是有能耐,还来求我儿子……巴巴的还送上礼来……”

    “嘿嘿,妈,您真牛气。”李致远冲母亲伸了伸大拇指。

    “好了,怎么越说越扯不清了。”李金山瞪了娘俩一眼,道“咱们谈致远的婚事,怎么扯到冯家那丫头身上去了。那千金大小姐,那么娇气,养得起也供不起呀……”

    “别说的那么夸张,我看那冯家姑娘倒是没有一点小姐脾气,还能干活,到了厨房就拎刀弄勺的,就今天那鱼,就是她做的,啧啧,那手艺,我可是都比不上人家……”

    李金山听了颇有些意外,“呃,那我倒是小瞧她了,看来人冯家会教养子女,”

    李致远道“爸,妈,那冯雨婷是警察,以前在警校,没少吃苦,厨房那点事,算啥?”

    “呃,怪不得呢,她那用菜刀的样子,挺吓人的,原来是个警察呀,”母亲恍然道“警察好,这要是娶个警察,以后看谁还敢来逮我儿子……”

    李金山苦笑不得,没好气地对老伴道“怎么着?敢情你还真要你儿子娶冯雨婷呀,那刘小芳这边呢,不要了?”

    母亲回过神来,摆了摆手,“唉,我也就那么一说,哪能真要上杆子去娶那城里的千金大小姐,儿子呀,还是刘小芳好,今天那警察抓你,我看那姑娘都哭了,她是真心疼你,娶了她你肯定能幸福……”

    李致远开心地笑了,

    李金山道“你别光笑,早一点把事定了吧,就说那冯雨婷,虽然说是为了让你给熬鹰,但如果真在咱家住下来,让外人怎么说你?

    人家肯定说你讨了个省城的媳妇,都住家里了,说不清了,完了那冯雨婷拍拍屁股走人了,这边刘小芳也黄了,到时候可不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

    母亲又不高兴了,冲老伴瞪眼“怎么,听你这意思,我儿子还娶不上媳妇了?”

    “那倒不是,我是说小芳那姑娘不错,咱们别错过了。”李金山道“早点定下来吧。”

    就在李家一家三口在讨论李致远与刘小芳的婚事时,刘小芳家一家三口也正坐在一起讨论这件事,刘老三一副着急的样子,“闺女,今天你也瞧见了,那个省城的大官,居然都给李致远送礼,指不定还要把他那个漂亮千金送给李致远呢,你要是再迷瞪一会,人家就得手了……”

    “……”刘小芳纤白如玉的手指绞扭着,说真的她心里也有些着急,随着李致远事业越做越大,接触的女人也越来越多,而且还都十分的漂亮,每一个都是十足的威胁。

    “长点心,抓紧点吧,”刘老三又催促。

    “这事能怪我呀。”刘小芳羞气白了父亲一眼。“你老是监视偷窥我们,像作贼一样……”

    刘老三一听这话,肠子都悔青了,自拍额头,“唉,上次那事,怪我,真怪我,以后呀,那啥,我就不监视你们了,你们放开了来,没关系,去他家,来咱家都可以……”

    “说什么呢爹……”刘小芳越听俏脸越红,羞气地叫了一声,不等父亲说完便腾地站起,转身出屋。

    “哎,我说错了嘛,早晚都不是一家人嘛,他家和咱家,不都是一个家嘛。”眼看刘小芳走出去,刘老三头一耷拉,懊丧地道“唉,这闺女,就是脸皮薄,一点都不随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