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52章 这水真深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是是是,”马长江赶紧应道,然后又当众对刑侦队的梁队长交代道“梁队长,听到没有,一定要按照冯老的指示去做,明白吗?”

    “是是是……”梁队长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又赶紧向冯家诚鞠躬,“冯老,对不起,刚才我有眼不识泰山,不该向您吼,您大人有大量,希望不要跟我记仇……”

    “你以为你是谁呀,冯老跟你记仇?你觉得你资格让冯老记仇??”马长江借机拍了一记马屁,

    冯家诚摆了摆手,道“你跟我道哪门子歉,你是不是应该向李致远道个歉,没找到证据就敢给人上铐子,像对待犯人一样对待一个无辜的人,因为你工作上的失误,让他精神受到损失,应不应该道个歉?”

    梁队长这时哪里还看不出李致远和冯家诚的关系,心里虽不情愿,却也不得不按他说的做,赶紧向李致远深鞠躬,“对不起李先生,刚才多有冒犯,请您原谅。”

    李致远瞟了一眼还在忐忑不安的马有财,然后盯向梁队长,道“堂堂刑侦队队长,应该俱备一定的头脑,别给人利用了还不知道……”

    梁队长闻言涨红了面皮,却又说不出话来,因为他还真是被这个马有财利用了,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马有财把县里的两位领导都搬来了,他哪里敢不听话,

    不过他没想到李致远居然会有这么深厚的背景,比马有财的背景还深,这时他心中忐忑地暗暗嘀咕道,这水,真尼玛不是一般的深呀。

    马有财落得里外不是人,既没有报复到李致远,这仇还结深了,而且让梁队长也怨恨不已,同样怨恨他的还有马长江和张大成,

    见马有财尴尬而忐忑地站在那里,马长江冲他瞪眼吼道“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这里还有你什么事?净跟着瞎掺和……滚尼玛的蛋……”

    说真的现在最痛恨马有财的不是李致远,而是马长江,身为逼县长的马长江一直在努力向上爬,正县长年迈,眼看马上就要退下来了,这两年他一直在未雨绸缪,要把马副县长的这个“副”字拿掉,由副转正,接任正县长一职,

    所以这期间他不但要走关系,还要表现好,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良好形像,不能出现任何的污点,而现在,因为马有财,把冯家诚给得罪了,而且有假公济私之嫌疑,

    这冯家诚要是计较起来,那他正县长的这个位置可就坐不成了,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冯家诚虽然从省政府退下来了,但关系和人脉还是有的,能坐到他那个位置,手底下肯定有一帮政治骨干,

    更何况他的儿子冯国权就在省政府当权,若他真计较起来,那他马长江不光是当不成正县长那么简单,还有可能穿小鞋。以后的政途将更为坎坷。

    而这一切都是拜马有财所赐,这时候他不恨马有财才怪,吼他还是便宜他,以后肯定要给他颜色看看,

    马有财被吼了一声,赶紧灰溜溜狼狈地钻进车里去了,心里恐慌懊悔不迭,早知道李致远有这么大的背景,打死他他都不敢招惹呀,这下完大发了。

    李致远瞟了一眼钻进车里的马有财,再不理会任何人,指了指山下,对冯家诚道“冯老,走吧,到我家里去坐坐……”

    冯家诚的目光却是望向了山上“我想到你养殖厂里看看……”

    冯家诚此话一出,李致远还没开口,马长江已经下令似地说道“冯老的车要上山,梁队,你们的车都给我让出道来,”

    “是是,”梁队长应了一声赶紧吩咐手下人将警车开离车道,马有财也非常识时务地将车开离车道,然后马长江和张大成的车也开离车道,把一条山路给让了出来。刚才还显得臃堵的山道现在看上去无比的敞亮。

    冯家诚再不理任何人一眼,拉着李致远道“走,致远,坐我的车上山。”

    二人还没走到越野车前,冯雨婷已经快走几步到了车前,将车门替二人打了开来,冯家诚让李致远先坐,李致远也没跟他客气,就坐到了车上,

    虽然是无意间的一个举动,但在马长江梁队长等人的眼里,却看出了大学问,怎么省政府的冯老,保李致远也就罢了,居然对李致远还如此地恭敬,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让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先上车,李致远非但没有客气,居然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个李致远,不简单呀!

    不仅马长江、张大成和梁队长这些当差的人员看出来了,就连马有财都看得明明白白的,马有财越看越是看不透李致远,越看越是害怕。

    就在马有财忐忑不安的眼神中,李致远却是和冯家诚并肩坐在越野车里,扬长而去。

    越野车行不多久,便遇到了下山的村民,村民们正为李致远的事担忧议论不休,尤其是李致远的父母和刘小芳,还在黯然落泪,

    何赛雪对李家二老一番安慰,这时候也不惜亮出了家里的背景,说会让公安局长的叔叔出面帮忙,总之就是还李致远清白,给他一个公道。

    一众村民见一辆高级越野车开了过来,都纷纷地停下,目光都盯着越野车上,

    除了工人、平时土包山上的这条山道没人来,现在突然来一越野车,他们都十分的好奇,就在他们好奇之下,越野车停下,李致远从车上下来了,然后又下来一个老者,副驾座上下来一位大美女……

    看到刚刚被警察带走的李致远,又被一辆越野车送回,一众村民纳罕之下都惊喜不已,李致远的父母、刘小芳、马金香和何赛雪也都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李金山夫妇惊喜交加,忙走上前来握住儿子的手,急切地问“致远,你没事吧?我就说嘛,我儿子怎么会杀人,冤枉人可不是这么冤枉的,那些警察也真是糊涂……”

    李致远对父母“爸,妈,我没事,”又向村民们挥挥手,“乡亲们,我没事,不用替我担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世间自有公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从村民都展露了笑颜,心里的担忧消散。

    “致远,这就是你爸妈吧?”冯家诚微笑着主动向李金山夫妇伸出手,态度相当的谦卑,笑容也平易近人,

    李金山夫妇一讶,不觉看向冯家诚,他们不知道冯家诚的身份,如果知道这么一尊大人物主动找他们握手,肯定会激动忐忑不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