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50章 带走问讯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刑警将土包山鸡场里的人全部叫来讯问,结果鸡场里的工人可以相互证明没有作案时间,只有李致远昨晚的行踪无人证明,而且李致远的行踪十分可疑,再根据马有财提供的信息,警察决定将李致远逮捕,带到刑侦大队进行询问,

    见警察掏出手铐要给自已戴上,围观的李致远的父母、刘小芳,以及马金香都上来阻绕,极力阻止,说可以替李致远作证……

    这时候马有财从人堆里走出来,冷笑道“妨碍警察办案,也是犯罪,你们想清楚了。”

    看到马有财后,李致远心头一跳,立即意识到,这件事一定跟马有财有关,这会不会是他设的局,故意害自已?

    “李致远是我们重点怀疑对像,现在我们要把他带去询问调查,你们再妨碍我们办事,视为同案犯,一起带走。”那个警察头头冷喝一声,他也是见乡下人没文化不懂法好吓唬,便故意发威。

    便在这时,何赛雪上前一步,挡在了李致远身前,道“抓人不是这么抓的,没有可靠的证据,凭什么抓人?”

    那警察头头还没开口,马有财已经冷笑道“哟,怎么又来一个,你们这么包庇李致远,也是犯法,明不明白?”

    何赛雪冷冷地瞟了一眼马有财,道“犯不犯法,我心里清楚,用不着你来管,马先生,我问你,这里有你什么事?”

    马有财不认得何赛雪,见她叫出自已的名子,未免有些诧异,见她这样说也有些尴尬,便问道“我只是帮助警察办案,这里是没我什么事,不过这里也没你什么事吧?你是李致远什么人?”

    “我叫何赛雪,是这个村的村支书,案子发生在我所管辖的村子里,李致远是我村的村民,难道我不能问一下?”何赛雪冷脸带霜,义正词严。

    马有财见何赛雪只是一个小村长,又这么年轻,便不放在眼里,立即把副县长搬出来,指了指一边负手而立的马长江,道“瞧见没,县里的领导亲自来督察此案,你一个小小的村支书,在这里较什么劲,赶紧闪开,别在这里耽误警察办案……”

    马有财这么着急让警察把李致远带到警察局,就是想给他使绊子,到时候不管这案子是不是他李致远做的,来个屈打成招,定他个死罪,完成他的报复就行了,当下便对那几个刑警催促道“你们,赶紧的,把他铐起来逮走。”

    那几个刑警知道马有财是县城首富,今天又搬来了县里的领导,可谓是有钱有势,虽然没有确凿可信的证据证明李致远有罪,但是他的嫌疑极大,于是便给他上铐子抓人,

    却不料,何赛雪仍然挡在那里不肯让开,冷喝道“李致远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给他上铐子?”

    几个刑侦一愣,迟疑不决。

    的确,在没有确凿可信的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给嫌犯戴手铐的,那警察头头只得对手下摆了摆手,然后道“不用上铐子,直接带走。”

    那两名警便带着李致远将他押到车上,看着李致远被带上了警车,李致远父母,刘小芳,还有马金香都哭了,又是着急又是害怕。他们都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从来没有经历这样的事情,

    村里的乡亲看到这一幕也都是议论不休,纷纷替李致远叫屈,也替他担忧不已。

    看到李致远终于被带上了警车,马有财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露出得意,心中更是阴狠地道“小子,你让我儿子坐牢,老子就让你死。”

    李致远上了警车,刑警也上了警车,副县长和办公室主任也上了车,马有财也上了车,一行车队从土包山开走,向山下开去,众村民跟在后面下山,

    因为是下山,山道很差,是一个很陡峭的坡度,车不能开快,车开到半山腰时,前面有辆越野车迎面开过来,

    这条山道十分的狭窄,只能供车单行,并行的话,有点困难,所以车很难错开,双方都想让对方让道,

    如果让道的话,车就要偏离车道,车道边是灌木和石头,车偏离车道难免会刮伤车身,刑警的车这时候鸣起了警报,表明他们是公务,让对方让道,这时候对方如果不让道那可真是找死了。

    对面的那辆越野车,终于让开了道,但因为开离了车道,车被一块尖石给划到了,车上的人下来察看,

    下来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还有一位老人,那男人和女人在车身的同时,那老人却是走上来问路,他敲了敲警车车门,车门打开,那老人问“请问,这山上是不是有一个鸡场?”

    警察答“是呀。没错。”

    “鸡场的老板,是不是叫李致远。”

    “对呀?”那警察玩味一笑,“怎么?老人家您要找李致远呀?”

    “对呀,我是他朋友,今天来拜访他?”

    “老头,你今天恐怕拜访不成了……”那警察玩味一笑,指了指车后面羁押的李致远“瞧,李致远,在那呢,犯事了?”

    老人向车内一探就看到了李致远,不由得面色一变,讶道“致远,你,你这是犯什么事了?”

    李致远见是冯家诚,不由得也是一阵的意外,道“噫?冯老,您怎么来了?”

    “我说过我会亲自来拜访的,这不就来了……”冯家诚道。

    “冯老,很不巧呀,您来的不是时候,我这边想接待您,可是身不由已了……”李致远欠意一笑。

    冯家诚闻言面色又变了,变得十分的阴沉,转脸问那警察“李致远到底犯了什么事?”

    “他涉嫌杀人……”

    “杀人?怎么可能。你们有证据吗?”冯家诚十分的震惊。

    马有财怕夜长梦多,这时候跳出车来,催促道“怎么回事?前面能不能走了?”

    听到马有财的叫吼,那警察有些不耐烦,瞪眼吼道“我说老头,你有完没完?路也问了,就别在这耽误我们办案了……”

    那从车上下来的女人,这时也走了过来,见那警察冲冯家诚瞪眼吼叫,便也瞪眼道“你吼什么,我也是警察,没见过你这样的警察……”

    “你是警察?你蒙我呀……”那警察将冯雨婷打量了一下,见她气质不俗,很有几分威仪,便也不敢小视。

    冯雨婷掏出工作证在那警察面前照了照,“睁大眼睛瞧清楚了,我是不是蒙你?”

    那警察一看是省城公安局里的,也颇有些忌惮,遂指了指后面,故意地道“这位警察,我们是办案的,是人命案,一刻耽误不得,后面还坐着县里的领导呢,他们是来督查我们工作的……”

    “县里的领导,县里的领导怎么了?”冯雨婷根本不买帐,“警察抓人是要讲究证据的,没有证据就不能抓人,你们抓李致远,有证据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