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49章 一死两伤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因为鸡场里的门是关着的,王小强的狗出不来,只能在鸡场里干吠,那三个蟊贼在鸡场三米高的院墙外,将手中提着的麻皮袋子往鸡场内抛去,

    麻皮袋子抛到鸡场内的地上,能听到哗哗地声音,像是稀泥摔在地上的声音,然后鸡场内的狗吠的更凶了,李致远见这情形,立即想到了致远养殖厂上次被王二军一伙抛蛇一事,他觉得这三个人并非是蟊贼,而是故意来破坏鸡场的,

    要知道鸡是最怕蛇的,但是这三个匪徒,并不知道,李致远鸡场里的鸡,不是普通的鸡,不要说是蛇,就是蟒蛇都未必伤得了它们,

    果然这时,鸡场里传出野鸡们欢快的声音,因为那三个匪徒,往鸡场抛扔的,正是几袋子的蛇,而蛇可是野鸡的美食,尤其是这些鸡都修了道,对蛇不怕,闻到蛇的味道便从鸡舍飞出,将几大袋数百条蛇当成了食物,纷纷抢啄,很快就将几百条蛇给分食掉了。

    那三个匪徒并不知道情况,他们以为得逞,这时正要离开,李致远哪里答应,五指张开对那三道人影,将灵气导出、袭杀过去。

    下一刻……那三个匪徒像是遭到了枪击一般,身子剧烈地震颤。扭个不停,同时又仿佛遭了马蜂一般,惨呼着,不断地在身上抓挠着……

    一只手。五根指头,不断地射出一道道的灵气。那灵气就仿佛是枪子弹一般,不断地射在那三人的身体上,在那三人身体上,开了一个又一个血洞,直到那伙人满身是血,惨呼着委顿于地,李致远才罢手。

    做完这些,李致远便迅速地离开了现场,他没有回鸡场,也是想摆脱嫌疑,也怕这三人像王二军一样死掉,到时候他也脱不了干系。

    李致远回到家里,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一大早才又回到土包山上的鸡场,鸡场的工人向他反应了昨晚的情况,说是有人向鸡场抛蛇,最终被鸡舍里的野鸡给啄食掉了。

    李致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愕然道“呃,竟有这样的事?唉,昨晚蚊子多,我回家睡了。”

    几个工人都没再说什么,鸡场外他们也没有去看,不知道情况,直到警察到来。

    原来,三个匪徒被李致远击伤后,有两个负伤跑掉,一个被灵气击穿了胸部的要害,跑不多远,就死在了鸡场外面,

    有人报了警,于是警察便来了。

    李致远并不知道,这是马有财精心设的一个局,马有财因为儿子马大朋坐牢的事,一直对李致远怀恨在心,企图报复,

    他想了好久,也策划了很久,直到那天,李致远用灵气杀掉王二军,虽然外人不知道王二军是李致远所杀,警察也找不到证据,但是马有财却认定是李致远杀的,

    马有财是个很有头脑又心思细密的人,他找人秘密地调查了李致远和王二军这两个人的背景,以及他们二人之间所产生的过节,他觉得王二军的死很蹊跷,而李致远这个人的表现,非常的诡异,一定不是普通人,当初铁手等十人拿刀砍他,不但没伤到他,反被他伤,那个铁手直接被他震飞,这足以说明一切,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当马有财认定王二军是李致远所杀后,他便想办法证实,或者说是找证句,而一旦证实了此事,李致远就是死罪难逃。

    到时候不用他马有财出手,警察都会找到他李致远。

    他是县城首富,家财上亿,想做什么事并不难,他花钱找了社会上三个老混混,让他们买了毒蛇、趁晚上往李致远的鸡场抛扔,这样做,一来是想给李致远一点教训,主要还是想模拟出王二军伙同他**害致远养殖厂的经过,看李致远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结果造成两伤一死,而且伤者与死者身上的伤,与王二军一伙身上所受的伤,几乎一模一样,看上去是枪打的,但又不见子弹,非常的蹊跷。

    马有财见这情况,心中立即确定,王二军是李致远所杀,这三个混混也是李致远下的手,于是立即报警,将两起案子向刑警汇报,

    在报警之前,马有财知会了县里的那两个领导,那两个领导跟他关系不错,以前没少得他好处,

    这天,刑侦警察来土包山案发现场做刑案调查时,那两个县里的领导也来督察,作出十分关心的样子,给刑警施压,这二人,分别是县里的副县长马长江和县办公室主任张大成。

    这两个人一来,那些刑警们不但不用心办案了,而且他们对报案人马有财提供的信息,进行了周密的思考……然后对案发现场进行了细致地勘察,提取了现场的血迹,进行dna鉴定……

    双庙村民风淳朴,几十年间都没有刑事案件发生,但是现在,在土包山发生了命案,立即引发了轰动,警察一来,村里的男女老少也都围来瞧热闹,

    李致远也远远地冷眼旁观,心中也十分的忐忑不安,必竟人是他杀的,不过他不后悔,像昨晚三个匪徒,如果是一般的蟊贼就算了,顶多就是放狗咬他们,但是他们不是来偷东西的,而是来破坏他的鸡场的,

    这性质就不一样了,打个比方,偷国家东西的人,和破坏国家安全的人,能一样对待吗?

    当然不一样,偷窃罪罪名并不大,充其量十年有期徒刑,但是破坏国家安全的人,就需要国安局来查办了,一经查实,定刑很重的,一般都是死罪,

    而那三个匪徒,李致远也没有给他定死罪,并没有想要他们的命,只是想出手教训一下,就像当初教训王二军一伙人一样。怪只能怪,那个王二军和昨晚死的那个人命不好,短命。

    一番勘察,案发现场没有留下可疑人的血迹,总之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而这时办案人员便转变了侦察思路,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向外排查,于是距离案发现场最近的土包山成为了调查对像,土包山所有人成为了重点怀疑的对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