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47章 金雕痊愈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不一会儿,刘小芳不自在起来,只觉底下腻津津的,微喘道:“致远,这时候不行,别闹了。”

    李致远笑道:“我来帮你出一身汗,你这病说不得就好了呢。”

    脱了鞋,便要爬上床来。

    刘小芳忙推他,呢声道:“不行,我爸妈都在家,门、门都没关。”

    李致远有点控制不了自已了,遂不以为然地说:“没事,我们小声点。”

    刘小芳脸上浮现一片红晕低声央求道:“先关了门吧。”

    李致远微微一笑,起身去关门时,就见刘老三趴在门外偷听,冷不丁地看见,直接就乍毛了,身子一抖,大叫道“叔,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刘老三也吓了一大跳,这时候一张老脸都涨红了,道“呃,我,我刚刚回来拿烟……”刘老三尴尬地说着,从桌上拿了一包烟赶紧朝外走,边走边道“没事,那,那啥,你,你们继续……”

    刘老三没有阻止,但是李致远却无法继续了,刚才那么一吓,他的激情全给吓没了,刘小芳更是羞红满面,用背子蒙了脸,一句话都没说。

    李致远懊丧地叹了一口气,对刘小芳道“那啥,小芳,你安心养病,明天我再来看你……”

    “哎。”刘小芳应了一声,声音里透着娇羞。

    李致远走了出去,走到院子里时,院子里没有人,刘老三两口都在豆腐房,刘小芳母亲在忙活,没有注意到李致远,刘老三却趴在门偷望,见李致远走掉了,刘老三无比懊丧,用手拍了额头,“唉,今天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这两孩子就成了……”

    “什么成了?成什么了,快干活……”小芳母亲嗔了老伴一眼。

    “孩她娘,你是不知道,刚才,李致远和咱姑娘,在屋里,那个,那个呢……”

    小芳母亲一头雾水,“那个,哪个呀?”

    刘老三将左右拇指对在一起碰了碰,提示道“那个。”

    小芳母亲又羞又气,“这,这怎么行,还没结婚呢,怎么能这样,又是大白天的,给人知道了多笑话……伤风败俗的玩意……”

    “什么玩意伤风败俗的,头发长见识短,这叫浪漫,懂不?”刘老三白了妻子一眼,“以后这事,你少管,”

    “怎么着?你还鼓励闺女伤风败俗呀,这是要未婚先孕,那不丢死人呀,”

    “切,丢什么人,现在都时兴这个,”刘老三头头是道“老婆子,你过时了,哼,你落伍了,思想落伍了。”

    就在刘老三给老伴灌输新思想时,李致远意兴阑珊地回到家,走到院子里,那只金雕从树上飞下,落在他的肩头,这只雕个头太大了,怕有十斤重,李致远转头看了它一眼,见它身上的伤都已结疤,显然是已经痊愈,心中也十分高兴,这时候就等那冯家诚来上门索要了,估计那小老儿不会空手来,怎么着也得送些钱给他。

    想到这里,李致远就坐到槐树下的躺椅上,闭上眼躺下来准备小睡一会,突然,狗护法冲门口狂吠起来,李致远睁开眼一看,是马金香,

    马金香看到狗护法怕怕的,不敢进来,李致远喝了一声,“咬什么,自已人。”

    狗护法便不叫了,趴在那里摇尾巴,。

    马金香走进院来,她今天气色很好,白白的脸袋透着红润,显然是伤势痊愈了,而且她看上去心情也不错,脸上带着笑容,而且她今天穿的很时尚,是一件淡紫碎花的裙子,高跟凉鞋,显得身材高挑而丰满,那紫裙布料很薄,太阳光下透明,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风光,李致远发现,她没有戴纹胸……

    就要李致远打量马金香时,马金香却是走到李致远跟前,直接在他腿上坐了下来,李致远一下子乍毛了,身子一弹就要站起来,并用力推她,羞急地道“马婶,你,你这是干什么?这,这大白天的……给人瞧见了可不好……”

    本来,村里对他们就有风言风语的,不过也只是捕风捉影,但是,如果现在这情形给人看到,那可真就成事实了,李致远一个未婚小伙子,可不能把名声毁在这个寡妇手里。

    只是他现在发现,马金香的底盘很重,而且在他用力推她时,她反而躺在了他的身上,并用力地压他,嘴里咯咯地笑“都自已人了,还怕啥?”

    “马婶,什么自已人?你也太不见外了……”李致远有些生气地道,他发现马金香身子很香,一阵阵的香气兜脸扑来,让他全身酥软无力,本来可以轻松推开的身子,现在居然推不开了,

    又因为刚才在刘小芳的闺房中被刘小芳给撩起了火,那股亢奋还没有平息下来,这时候给马金香一撩拨,顿时更加的亢奋起来,这时候他非但不想推开那香喷喷的身子,相反还想一把搂住大啃一通,只是他忍住了……

    就那么欲推还迎……

    “刚才你家的狗咬我,你都说我是自已人不让它咬,现在又不承认了。”马金香理所当然地道,刚才李致远的话,她听到了,听到李致远说她是自已人,心中好不甜蜜,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即便他那死去的男人,在生前也没对她这样说过,她虽然是乡下女人,但还是很喜欢浪漫的,而且她现在还不老,仍然渴望爱情……

    “不是,马婶,我那是随口一说,是无意识的,你,你不要想歪了,我,我只是把你当成亲婶……”李致远满脸涨红,不知道是急的还是因为亢奋,这时候说话都有些喘粗气……

    “亲婶?……有多亲,像两口子一样的亲吗?那好呀,你亲俺一下,嘻嘻……”

    “喂,你能不能站起来了……”李致远见她赖在怀里没有挪开的意思,不得不提醒道。

    马金香欠了一下身子,只是她不欠还好,这一欠之下,居然将那丰臂欠到了李致远腿根上。

    “喂喂,你故意的吧你……”李致远瞪眼抗议道,

    只是李致远不抗议还好,他越是抗议,马金香便越发地将肥臀猛抬猛落压迫他:“自已人,故意的咋了,嘻嘻……”

    马金香的底盘可不是一般的大,也相当的沉重,不过好在那片肥美比较丰弹也比较柔软,在马金香荡秋千似的颠落中,李致远感觉一阵的**蚀骨……

    马金香像是上瘾了似的,不断地猛抬猛落,只是很快,她便感觉一个硬物,把他的屁股给硌了一下,直接就让她的头皮为之一乍,而身下的李致远更加一激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