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38章 拉拉关系田农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呃,致远你好,欢迎欢迎……”这蒋老板与冯老是老战友,只不过后来一个从政一个经了商,虽然志向和奋斗的目标不同,却一直有联系,而蒋老板在此地做生意,也没少得冯老的照顾,所以这时候他对李致远格外的客气。二五八中雯 .2.5.8zw.com

    蒋老板的客气让李致远微微有些不适应:“蒋老板不用客气,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来花木市场,是个十足的外行,刚才的话让您见笑了……”

    “呃,不不,其实我也是个外行,要说内行,还是你的冯老哥呀……”将老板尴尬之下不免拍了一记冯老的马屁。

    结果就意料之中地被冯老瞪了一眼,因为冯老生平最讨厌别人拍他马屁。

    冯家诚瞪了蒋老板一眼后和颜悦色地对李致远道:“致远,刚才我们所说的‘金沙树菊’不是菊花,而是兰花,是属于莲瓣兰科的一种兰花,也是相当珍稀的一种兰花,一株起码能卖个二百万呢!”

    “呃,那能不能给我看一下,我也想欣赏一下二百万的兰花到底是什么样子。”李致远知道刚才听两位老人说这金沙树菊生病了,心下便留了意,这时候便提出要看一下。

    “可以,当然可以。”蒋老板很爽快地说着,便引着二人走到摊位的后面,后面是一个大大的玻璃房子,玻璃房子不大却上了锁,里面摆满了花花草草。

    蒋老板掏出一把钥匙将玻璃房子上面的锁打开,然后带二人进去,李致远进门后仔细留意了一下那玻璃门的厚度,差不多有二指宽的厚度。由此可见这玻璃房子里的花木的珍贵程度。

    进入玻璃房子后,李致远的目光来回扫视玻璃房子里的花木,只见这里面的花草,或鲜艳欲滴,或清丽娟秀,或形貌奇拔,比外面摆着的花木大为不同,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蒋老板指着一株兰花对李致远道:“致远你看,那就是金沙树菊。”

    只见蒋老板所指的兰花的花葶高大出架,小排铃时整个花葶呈粉红色,花蕾像圆圆的梅花骨朵朝天生长,一箭两花,花形大气,花色白底现红丝,集蝶、奇、梅、树形于一身,花朵形似人手,十来个花朵组合在一起就形如千手观音。

    非常好看,非常俱有观赏价值!

    就连李致远这个外行都作如是想法。

    “蒋老板,这花子看上去好好的,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呀?”李致远讶然道。

    “呃,这是一株好的,生病的那一株我已经搬到了外面。”蒋老板说着,用手指了指玻璃房子后面的一株金沙树菊。

    李致远顺着他的手看去,只见玻璃房子后面果然有一株与眼前同样的金沙树菊,只不过那株的叶子干黄翻卷,花瓣枯萎欲凋,看上去着实不雅观,怪不得要搬到玻璃房子外面。

    李致远盯着那株生病的金沙树菊望了一会,然后不动声色地走出玻璃房子,饶到房后,来到那株生病的金沙树菊前蹲下身子,将右手食指抵在金沙树菊的根茎处,意念一动间,灵气输入进去,顿时,只见那干黄的叶片,渐渐舒展……

    李致远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却不料灵气对它有奇效,心头一阵暗喜之下,立即收回手指,他的善心可是没有泛滥到给蒋老板医治花子的地步。

    屋内的两位老人见李致远不动声色地蹲在那生病的金沙树菊前怔怔出神,不由得有些诧异,一前一后走了过来,蒋老板试探地问:“致远,难道你能医治这金沙树菊?”

    李致远站起身来对蒋老板露出一个苦笑:“蒋老板你可真是太抬举我了,我这个门外汉之前可是连金沙树菊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何来医治之法?”

    冯老闻言也是白了蒋老板一眼:“就是,老蒋你可真会联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讽刺致远呢!”

    蒋老板闻言露出一个惭愧的笑,自拍了一下额头道:“瞧我这脑子,都快给这株病兰给弄糊涂了,唉,这株金沙树菊要是死了,我起码要少赚两百万呀!”

    “蒋老板,你这株应该是繁衍来的,应该赔不了钱的吧!”李致远道。

    “对,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感到可惜,因为我现在只剩下一株金沙树菊,如果卖掉就没有繁衍的机会了,如果要繁衍,那我还要等……”

    “老板,要不你把这株金沙树菊卖给我吧!”李致远突然道。

    “啊,致远,你,你要它干什么,一株病兰……”冯老觉得他的这个想法好奇怪。不由得提醒道。

    那蒋老板闻言却用惊疑的目光上下将李致远打量一番,道:“致远,你该不会真有医治这金沙树菊的法子吧?”

    “我还真没有,不过我老家有块土壤比较好,一些生病的花子种在那里,都能活下来,我想试试……”李致远敷衍道。

    “真有这种好的土壤?”蒋老板眼前一亮道。

    “唉,我也就是想试试而已,”李致远道:“蒋老板你不是说了吗,这花越娇贵越短命嘛,我可不能保证这花子能活……”

    蒋老板自然是不太相信李致远的话,不过眼看这金沙树菊是没救了,既然人家肯要,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把它送给李致远。

    于是他道:“既然你家乡有这么好的土壤,我也乐意你试试,这样吧,这金沙树菊你就抱去吧,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钱就不是提了,那样太见外了。”

    蒋老板说着,有意无意地瞟了冯家诚一眼,冯老却没给他好脸色,道:“不收钱就对了,你这本来就是一盆将死的病兰,怎么好意思收人家钱!”

    李致远道:“那多不好意思,蒋老板您一钱不收,我这受之有愧呀!”

    “哎……就当我交你这个朋友,总行了吧!”蒋老板倒很会说话,不但会说话也很会来事,当下从自已衣兜里取出一张名片递向李致远道:“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以后想来买花给我打电话……”

    蒋老板并不认为李致远还会来买他的花,给名片不过是想拉拉关系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