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36章 如此疗伤6095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这是李致远第二次进这女人的房间,这时候心里难免紧张。 www.258zw.com最快更新

    这时候天已黄昏,屋子里的光线半昏不明,李致远的目光在屋子里一扫,见小屋不大但仍然像以往那样收拾得很是整洁利索,家俱不多还是原来那几样,但仍然摆放得井井有条,床上整齐地撑着粉红色的纹帐子。

    马金香仰躺在光席上,上身穿着一件自制的粉红背心,可以看得出她没有带纹胸,虽然是三十岁的人了,也奶过孩子了,虽然也是仰躺,但是那两团仍然巍峨壮观,而且挺拔,没有丝毫下垂的迹像……尤其是下面露出雪白小腹,可爱的肚脐眼……

    只扫了一眼,李致远便心跳气喘,吓得差点就要退出去,赶紧转开了目光,深深呼吸,压下心中的臊动,结结巴巴地说“马,马婶,你,你这穿的也太……。”

    “人家受伤了,身上有伤,穿太多衣服,会硌到伤处,会痛的……”马金香的声音有点娇嗲,她突然由一个成年女人变成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声音里透着几分的可怜与哀怨……

    “啊,你,你受伤了……?”刚才李致远只是扫了一眼,没有仔细看,听到她说受伤,不由得又转头盯了一眼,果然她的手臂上,以及腹部,都有划伤的痕迹,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痕……

    “马婶,这,这怎么伤的,你,你不是说你病了吗?”李致远一头的雾水。

    “唉,哪有什么病,我是伤了,只是说伤了会显得没本事,于是我就装病……”

    “马婶,你真傻呀,如果是工伤,我要给你工伤费的,你装病干什么?”李致远道“对了,你这是咋伤的?”

    “就是在上山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下来,被山上的灌木给刮伤的……”

    马金香道“致远你别嫌我娇气,关键是这夏天热,一干活容易出汗,这伤见不得汗的,否则痛得受不了……”

    “嗯,我知道……”

    李致远说着,有点心疼,家里没个男人,没个顶梁柱,女人就得撑着,受了委屈受了伤,也没个人安慰,只是默默地咬牙承受……

    其实马金香,也才三十出头,年纪不大,这要在城里,也就是一个大龄青年,却要承担起整个家……

    太难为她了。阅读网.2 5 8zw.

    看着那雪白手臂上道道触目惊心的红痕,李致远心疼之下,就不由得伸手抓起她的手,看了一看,然后,另一只手,在她的手臂上抚动,输送灵气给她……

    虽然是少妇了,但是皮肤的手感,光滑度以及嫩柔,丝毫不亚于少女,让李致远也是心头起腻……

    马金香见李致远这样,以为他要抚慰她,便有些激动地,闭上了双眼,静静地等待着他的进一步行动,静静地等待着暴风雨的降临。

    不过李致远却一直在她手臂同一个位置来回抚摸,一丝丝如同溪水般清凉的感觉从她的皮肤缓缓渗进到她的手臂,让她舒服得几乎想出呻吟的声音。

    马金香惊讶地睁开了双目,终于忍不住偷偷抬头看向李致远,却见到他正一脸平静地抚摸着她手臂的划痕,深邃的双目清澈见底不见一丝杂质。阅读网.2 5 8zw.

    此时的李致远让她想起了医院里给小孩子做抚触的医生。

    马金香缓缓把目光转向自己的手臂,眼睛不禁越睁越大,她看到手臂那一道道的划痕在他轻轻的抚摸下,渐渐地褪去,又露出白皙细嫩的肌肤。

    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在眼前发生着,马金香忍不住又把目光转向李致远。这个时候她再也没有半点的害怕,没有半点的失望,有的只是惊奇,有的只是感动,还有那么点希望李致远对她存有点不良之心。

    “手臂好了!”李致远轻轻呼了口气,然后又把手伸向她那布满划痕的小腹。

    只是手伸到一半时,李致远有些犹豫了,但马金香却已经很主动地抓起他的手,轻轻放在她的腹部,两眼朦胧地看着他,略带羞涩地道:“帮帮我,要不人家还不能上班,”

    李致远闻言深吸一口气,稳住内心的平静,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伤处。

    很难想象已经到了三十岁的女人还能拥有这么细嫩光滑的肌肤,岁月似乎根本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这让李致远惊叹的同时,心里隐隐有些悸动。

    感受着李致远那温柔充满男人气息的手掌轻轻在自己的腹部来回抚摸,马金香心儿急剧地跳动了起来,脸颊阵阵的烫,全身酥软无力。

    她一再告诉自己李致远现在是给自己疗伤,但内心深处还是升起种种羞人的臆想,不能否认,她的身体很享受李致远这样一个男人在她腹部的爱抚。

    脸蛋渐渐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清秀纯朴中带着成熟女性的妩媚。抚摸着这样一张近乎完美的脸,说李致远不动心那是骗人的,说他不想多摸几下也是骗人的。不过李致远还是挪开了自己的手,他分得清楚自己现在是在帮忙还是在揩油。

    只是当李致远的手缩回到一半的时候,她那只温润细滑的芊芊玉手却又一次抓住了他的手。

    李致远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看着马金香。

    马金香一脸绯红羞涩,一对好看的眼睛看着地面不敢正视他。

    “还有这里!”也不知道马金香哪里来的勇气,突然抬头盯着李致远,将他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口。

    胸口也有两道长长地刮痕,但那那刮痕却根本不能掩盖她那对傲人山峰的完美。

    在马金香的牵引下,李致远的手按在了她裸露在空气中的左右半边圆球上。

    触手处坚挺而丰满,光滑而细腻!

    李致远终于感到一股血气直往脑门上冲,心跳开始加剧。

    “帮我摸它!”马金香用喘着气的声音低语道。这样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静寂的傍晚显得无比的诱惑。

    李致远无奈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手掌轻轻在她丰满雪白的丰盈上来回抚摸。

    那细细的,柔柔的,又不失饱满弹性的感觉,让他好几次想抛开一切地放纵自己,用手狠狠地撕开背心,让整个地暴露在空气中,用手拨弄上面的两点。

    虽然马金香一再警告自己这是在疗伤,但她的身体还是无法克制地沦陷了。她渴望这只手抚摸,她希望这只手不要只停留在外面,希望它继续深入。希望它粗暴地撕开她的羞耻,撕开女人的矜持。

    一股股的燥热在她的身体里沸腾,一股股温暖湿润的热流犹如一条条游蛇滑进了那另人羞耻的地方。情不自禁地,浑身骚热的她终于忍不住抿嘴哼出一声放浪的呻吟。

    声音出来之后,就如刹不住的车子,她死命想忍住,但李致远手掌上传来的魔力就像这个世界最强烈的,让她忍不住,让她终于彻底忘掉了女人的矜持,压抑了多年的野望在这一刻彻底地释放了出来。

    马金香忍不住伸手拉下了汗衫,一对白晃晃的微颤颤地裸露在李致远的面前,两抹樱红硬硬地挺立在空气中。

    “那里还有!”马金香闭着眼睛,喃喃着,其实背心包裹处究竟有没有划痕连她也不知道。

    饱满的瓷实一只手无法抓实,李致远艰难地吞了一下口水,终于毅然闭上了眼睛,一对手掌完全压在了那对诱人雪白的丰盈上面,来回轻轻抚摸,两颗如葡萄般的颗粒在他的手心来回滑动。

    已经撕开了女人矜持的马金香那性感的小嘴里再也无顾忌地出放浪的吟声,一波一浪冲击在李致远的耳膜。

    点点细汗从李致远的额头渗了出来,这样诱人的呻吟,这样性感的****对此时的李致远不再是一种轻快的享受,而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