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33章 山中一夜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什么叫就当,本来就是嘛!”宁轻雪越来地郁闷。二五八中雯 .2.5.8zw.com一把揪住李致远的衣领作威胁。

    “好好,是初吻。”李致远告饶道:“是我说话有误,不过郭志高的一百万,应该没戏吧?”

    “放心,愿赌服输,他会给的。!”

    “不是吧,随便打个赌,就当真了,再说一百万,他真舍的……”李致远的观念和宁轻雪不太一样,在双庙村,打赌从来都是甩嘴仗,从不当真的。他不相信郭志高肯认赌服输把一百万兑现。

    “你不了解他们这帮人,他们最要面子的,尤其是郭志高,家里开着大公司,父辈在省城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他不履行赌约,这事传出去,从此面子丢尽,他就不要在省城混了,父母也跟着丢份子……”

    “他给我,我还不稀罕要呢,”王小强不屑地道。

    “装逼!”宁轻雪没好气地道,“哎,我困了,睡吧!记着明天早点起来,一定要在所有人之前……”

    宁轻雪交代一句,蜷缩起身子,靠在李致远背上合目欲睡。

    “其实他们早知道了!没必要再遮掩了!”

    “呸,知道是一回事,看见是另一回事,懂?”

    “我明白的,你睡吧!”李致远嘀咕道:“唉,你要面子我受罪呀!”

    听到他的嘀咕,宁轻雪露出一个甜蜜的笑,身子贴得更紧了。二五八中雯 .2.5.8zw.com

    和一个女孩子如此贴近地睡一块,李致远还是第一次,温馨的同时,也感到体内一片燥热,好半天都睡不着,直到凌晨才昏昏睡去,因为心里想着要早起,所以天刚蒙蒙亮,就醒了过来。

    虽然没睡多大会的觉,所幸体内有灵力,身体也不觉得困,头脑照样清醒,睁开双眼后,李致远就看到宁轻雪白嫩小手居然搭在自已的脖子上,身子紧紧地靠在自已的背部,能感觉到她胸部的丰满,让他心头又是一荡,李致远不敢多感觉,推开她的手,站起身来。

    钻出帐篷的时候,李致远傻眼了。只见马艳丽也刚刚钻出帐篷。恰好看到他从宁轻雪的帐篷钻出来。

    晨雾中,两人对视着怔了一下,李致远竖指在嘴上示意她不要声张。

    马艳丽果然不声张。只是掩嘴偷乐。

    李致远猫脚走过去,压低声音辩解道:“其实不像你想的那样……”

    马艳丽笑问:“那是怎样?不要告诉我你们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吧?”

    李致远认真地点点头。二五八中雯 .2.5.8zw.com

    “那你不是真正的男人吧!你是男同?咯咯……”马艳丽盯着他咯咯笑起来。

    “别笑了,再笑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李致远伸手一把握住了马艳丽的嘴,瞪了她一眼。

    他真怕把众人都被她闹醒出来群嘲他。

    马艳丽嘴里不能发出声音,只能用手去拔李致远的手,李致远扳住她的腰,将她拉离了帐篷十米远处,这才放开她。

    马艳丽呼呼娇喘,粉拳在他肩头擂了一下,嗔怪道:“你想憋死我呀!哎,人家还真想见识一下,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马艳丽说着,下意识地低头瞄向李致远下面,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心里不由得扑通一跳,只见那里竟然撑了起来。

    李致远尴尬之极,却是被马艳丽火辣奔放的一句话给撩拨得起了晨勃。

    “切,做了便做了,有什么好怕的,这又不是什么稀罕事,本姑娘上初中时就和男朋友睡了……”马艳丽赶紧从李致远那里收回目光,大大咧咧地说了一句。

    听了马艳丽的话,不管是真是假,李致远都像吃了一只苍蝇般,一下子软了下去。

    这件事,李致远知道解释不清,而且会越描越黑,索性不再解释。

    “喂,瞧你壮实样,估计我们宁大小姐今天是起不了床了!”马艳丽两眼放光地盯着李致远挪揄道。手又搭上了他的肩头。

    “别乱说!”李致远拔开她的手。

    马艳丽并不恼,用欣赏的目光打量李致远:“致远你可真不简单,如果不是有宁轻雪,我一定要追你……”。

    “这是魅力懂不?!”李致远见她就这个话题没完没了,索生不再辩解,顺着她的话自夸了一句后,道:“我们去那边走走,找点水洗脸……”

    这种男女间暧`昧的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是认真地极力辩解人家就越发地捉弄你,你直接承认了,她反而会扫兴地抛开这个话题。

    果然,马艳丽点点头,恢复了一本正经。随他一起沿山道往一个山坳里走去。

    清晨山静,能听到溪水的哗哗声,二人循着这声音走过去。来到一个溪涧旁。

    这时天光已经大亮,溪涧里的一切都清晰入目,只见这是一条一人深的溪涧,里面水流潺潺,清澈见底,却是不见有杂生的水草。

    这溪涧里的水虽清,奈何太低了,要洗脸根本够不到,二人俯身无奈地打量了着溪涧里的水,突然,马艳丽指着溪涧水流旁两株植物讶疑道:“噫?那是什么?”

    李致远顺着她的手指看,只见是两株蒜苗样子植物,仔细看,叶片与蒜苗又有所不同,生在这溪涧之下,应该是一种花草。

    “噫,好像是两株兰花耶!”马艳丽夸张地叫道。

    “我下去洗把脸……”李致远说着便跳下了溪涧,先是用清水洗了一把脸,然后再仔细观察那两株植物时,因为他生长在山里,所以对于花子有一些的经验,所以他能看出,这两株一如马艳丽所言,就是兰花,只不过叶片细小,且齐齐上向,高端大气。不是普通的兰花。

    “你要吗,要的话我帮你挖上去……”李致远抬头瞟了一眼马艳丽。

    “算了吧,路远,带着麻烦,估计带不到家就苦枯死了!”马艳丽摇头道。

    “那我要了!”李致远说着便去挖那两株植物。

    “喂,还是不要了吧!死了可惜了!”对待花草,马艳丽倒挺有爱心。

    “放心,根部缚上泥,一天之内死不了的!”李致远说着,把那两株植物连根挖起,抓了一把半干的泥将根部包起,然后递给马艳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