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32章 夺去初吻6095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说真的,这一次狩猎,马艳丽十分的满意,因为她的目地,也算达到了一半了,通过这次打猎,让郭志高看到了李致远和宁轻雪的关系,估计这会他也对宁轻雪死心了,也让李致远和宁轻雪的关系更近一步,现在,她自然是更希望这俩人的关系,更近一步。那就是,能睡到一起。成一对野鸳鸯。

    正在撑睡袋的宁轻雪闻言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感念李致远的救命之恩,郭志高本来想让李致远睡到他的帐篷里来,听到马艳丽地话,立即便打消这个念头,免得帮了倒忙。他现在不但对宁轻雪死了心,也希望宁轻雪跟李致远好,他在心里祝福他们。

    “哎,李致远,不介意的话,睡我的帐篷里来,有你陪在身边我能睡得更安心……呵呵……”赵芊充满诱惑地道,也是在故意地试探。

    “不了,你们睡你们的,我就在火堆旁将就一晚,这地方不安全,晚上没有个放哨的不行。”李致远认真地说道,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狗护法的头。

    累了一天,这时候大家都很疲累,打着哈欠纷纷钻进了帐篷。

    不一会,便有鼾声响起。

    李致远把酒喝完,正打算在火堆旁将就一晚,手机突然响了,是宁轻雪发来的一条短信:

    外面冷,到我帐篷里来睡吧!

    看着宁轻雪的短信,李致远激动不已,不过他立即发短信过去:这样不好吧,万一……

    宁轻雪:万一什么?不许胡思乱想。二五八中雯 .2.5.8zw.com

    李致远:我没有胡思乱想,就怕你胡思乱想,我可还是处男呢!

    宁轻雪:呸!人家还是处女呢。

    李致远:是真的?要不我试试!检验一下真假。嘿嘿!

    宁轻雪:去死,思想这样龌龊,我不管你了!冻死你!

    ……

    现在这二人也发展到打情骂俏的地步了。

    李致远不再回复短信,女人心海底针,他不太明白宁轻雪的意思,略有些怅然地收起手机,目光四下一扫,发现郭志高的一个包没有带进帐篷,想必也没什么贵重的物件,于是拉到身下枕头用。

    和衣躺在火边,狗护法就在他的身边卧下,紧靠着他,那长长的皮毛,柔软而温暖,一边是火堆,一边是狗护法,倒也不觉得冷,只是躺在地上硌的慌。

    何况山上露水重,第二天起床肯定全身湿透,非常狼狈,现在他有点后悔拒绝宁轻雪的好意了。阅读网.2 5 8zw.

    则过脸,目光望向宁轻雪的帐篷,便在这时,只见宁轻雪拉开帐篷的拉链,俏脸伸出来,一双目光在火光下灼灼地望着他。

    见李致远望过去时,宁轻雪冲他招招手。

    李致远心头一荡,点点头,然后交代狗护法晚上一定要放好哨,这才起身走了过去,钻进了宁轻雪的帐篷。

    李致远一进去就不老实,直接就把那娇躯给抱住了。明面上他是个柳下惠,可到了关键时候一点都不含糊,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说的不是让男人学坏,是该坏的时候一定得坏,否则女人会不高兴的。

    宁轻雪现在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很甜蜜。

    见宁轻雪居然没有反对,李致远的胆子更大了,对她上下其手,感受着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手感,以及那凹凸有致崎岖与起伏,还有那少女所特有的体香,李致远真心地醉了。像喝了一杯二锅头一样,晕晕乎乎的。

    李致远醉了,宁轻雪却紧张得不行。

    “喂,住手!”伴随着帐篷一阵乱晃,宁轻雪惊惶而压抑的声音响起。

    “唔……快,放住手,不然我喊了……”

    李致远终于老实下来,躺在宁轻雪散发着幽香的睡袋里呼呼粗喘。

    宁轻雪的果断拒绝,让他怅然的同时,也一阵欣慰,她果然不是随随便便的女孩,李致远更加地稀罕她这个人了。

    刚才李致远进帐篷便对她动手动脚,让宁轻雪一阵意外和羞恼,现在李致远不碰她了,她却又感到一阵怅然和空虚。

    李致远的呼吸平稳下来,转脸见宁轻雪坐在自已身侧,黑暗中目光灼灼,含嗔带怨地盯着自已,便以为她生气了,嘴里道:“我还是出去睡吧!”

    说着正要起身,却被宁轻雪一把拉住胳膊又按躺下,揪住他的耳朵,将嘴凑上去低声道:“外面露水重,不能睡的,得了风湿可了不得。”

    李致远心头一荡,竟是情不自禁地猛转头在宁轻雪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转过身去留给她一个后背。

    这是李致远第一次吻她,也是宁轻雪的初吻,就这么被他夺去了,不过她心甘情愿,但是女孩子特有的矜持还要有的,宁轻雪又羞又气地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心头却荡漾一阵甜蜜,这时候竟是情不自禁地将脸躺在李致远背上,道:“致远,我们说说话再睡……”

    “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不怕我控制不住将你就地正法吗?”李致远头也不敢回地道。

    “瞧你那点出息!”宁轻雪伸手在他头上轻轻地拍去,只是落在他头上时,却成一阵轻轻地抚动。

    “致远,真希望就这么一直下去,直到永远!”宁轻雪幽幽地道,声音里有希冀和无奈。

    李致远心头一牵,没有接话。

    “哎,致远,你这一次收获不小呀!”宁轻雪也怕李致远控制不住情绪对她做出那种事来,立即改变了话题。

    “切,还收获呢,我亏大发了……”李致远没好气地道。

    “你亏什么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宁轻雪嗔道。

    “我得什么便宜了?”李致远诧异道。

    宁轻雪变揉为抓,在他头上恨恨地抓了一把:“嗬,你把人家的初吻给夺去了,还有啊,你打赌赢了一百万,还说没捡到便宜……”

    “嗬,谁知道你是不是初吻,谁知道那郭志高肯不肯兑现赌注……”

    “你……你……”宁轻雪真的生气了,说郭志高不肯兑现赌注她倒是无所谓,可她的初吻可是货真值实的。

    “好了,开个玩笑!”李致远柔声道:‘“我就当你是初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