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06章 公益事业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这时候不但但马大朋感到惊疑,就连何赛雪和许小露都为之惊疑不已,因为种种迹像表明,那个姓李的乡下小子,多半就是眼前的李致远。阅读网.2 5 8zw.

    何赛雪和许小露惊疑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欣赏之意,而马大朋惊疑之中却掺杂着几分嫉妒之色,现在他也约略地看出,眼前这个李致远,多半就是将宁大富喝进医院的那个人,

    可是,一个乡下小子,怎么就能和宁大富这样的富少同桌共饮?还把这个号称县城酒量第一的富大少喝进医院,这听上去似乎不太现实?

    “别看了,”李致远见马大朋怔怔地盯着自已瞧,便冷笑一声道“现在我叫你李大朋,你是不是就应该答应了呢?”

    何赛雪和许小露闻言目光从李致远身上转到了马大朋身上,脸上显出几分玩味之色,本来他们还担心李致远要掉坑里,要被这个马大朋羞辱,甚至还会遭遇马大朋打手的围殴,却不料结局竟出乎意料地相反。

    这种反差让她们都为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对马大朋露出了讥讽之笑。

    马大朋脸色涨红,一脸羞惭,指着李致远威胁道“小子,你别猖狂,今天老子点背,改天再来收拾你……”

    说着转身便朝外走,想要开遛,李致远哪里答应,一个箭步前冲,便挡在了他的身前,冷笑道“想走,没那么容易。阅读网.2 5 8zw.”

    “臭乡巴佬,你想干什么?”马大朋指着李致远的鼻子吼道。

    “干什么?只要你履行诺言,承认你改姓李,我就放你走。”李致远玩味一笑道。

    “你,你别太过分。”马大朋气得浑身颤抖。

    “我今天还就过分了,你能咋地?”李致远抱起双臂道。冷笑面对。一副坚决之态。

    “我告诉你,你这是限制人身自由,是犯法,你信不信我报警把你抓进去……”马大朋说着便掏出手机,作出拨打电话的样子。

    “我信,我当然信,”李致远说着轻松地耸了耸肩,笑道“你报吧,让警察把我抓起来,”

    马大朋却犹豫了,他心里清楚,如果报警,警察肯定是要会来的,也会把李致远带走,不过最后也只是象征性地教育批评一番,并不会拘留,必竟情节较轻,构不成刑事拘留,

    而这件事也将会随之传出,他今天干的事,说出的话都会传开,他不好的一面,他恶劣的行迹将会在县城传开,到时候惨的人是他,必竟他可不是普通人,华贵县城首富之子,多少人盯着他呢,一举一动都能形成大新闻。

    马大朋找不来人教训李致远,又不能报警,而李致远又不放他走,立即便弱了声势,无比憋屈地道“你,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我走?”

    李致远道“要么,你承认自已改姓李,要么,以后不准你来我们双庙村……更不许纠缠许小露……”

    “好吧,以后我再不来这里,也不会再纠缠许小露。”马大朋垂头丧气地道。

    “不行,你得对天发誓。”

    “你烦不烦呀?”马大朋瞪眼道。

    “不发誓你就别想走。”

    马大朋只得指天发誓,“好吧,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再来纠缠许小露,叫,叫我不得好死……”

    “嗯,记住你说过的话,马上给我滚。”李致远瞪了马大朋一样,马大朋脖子一缩,灰溜溜地跑出了卫士站。

    看着马大朋被李致远治得如此卑服的,何赛雪和许小露不禁盯着他,两眼冒光,欣赏而笑,何赛雪道“致远,你还真有一套,那马大朋居然没敢报警。”

    李致远笑道“你要知道,他报警的话,我顶多就是进局子接受一番批评教育,而他改名的丑闻不就传开了嘛。一个小县城的小青年开豪华大奔,打个电话就能拉来一票人,看样子家里应该是很背景的,有县城应该是有名气的,给人知道了家长面子也挂不住的。”

    “致远猜的不错,这马大朋是县城首富马有财的儿子。”许小露道。

    “呃?”何赛雪和李致远都是一阵意外,李致远道“许小露,人家这么好的条件,你怎么就给拒绝了。”

    “我嫁的是人,又不是嫁钱,他家再多的钱我也不稀罕,”许小露微微昂起了胸脯,作出一副清高之态。

    许小露的表现让李致远也刮目相看,现在的女孩子都拜金,难得有许小露这么朴实的女孩了。

    “好了,事情解决了,我也该走了,以后要是那个李大朋,呃,不,马大朋再来纠缠你,就打电话告诉我。我再来收拾他……”李致远道。

    “嗯,谢谢你致远。”许小露感激地道。

    “不用,其实我帮你,也是在做公益,你为村里人看病,这是公益事业,以后好好为我们服务,既然你不爱财,那嫁在哪里都无所谓了对不对,依我看最好是在村里找个人嫁了,这样更有利于你工作的安定……还有你呀赛雪,为了工作的稳定,最好是嫁在我们村里,以村为家,这样才能好好工作,为村子服务……”

    李致远边说边快步走出去,两个女孩子羞怒不已,郁闷地大叫道“想的美!”

    李致远才不管她们郁闷不郁闷,走出卫生站大门便开怀大笑了。

    李致远心情大爽地回到家,躺在大槐树的躺椅上,山风吹到院子里,十分的凉爽,李致远不觉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大会,被一阵狗叫声吵醒,睁开眼见狗护法正冲着门口吠叫,门口站着刘老三。

    刘老三怯怯地不敢进来。显然是畏惧狗护法。

    “咬什么,自已人。”李致远喝了一声,狗护法便立即停止了吠叫,然后夹着尾巴卧在了他的身边,李致远迎接出去道“叔,进来吧。”

    “你家这狗还真厉害,下了崽送我一个。”刘老三不但没有怪,还夸起了狗护法。

    “一条公狗,你叫它怎么下崽?”李致远笑道,

    刘老三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狗护法,不由得噗嗤笑了,“瞧我这眼神,居然看成了母狗。”

    感谢cc果冻的大额打赏,也感谢诸位仁兄的打赏,因为时间关系,在此不一一列举,鞠躬道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