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02章 别有用心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对呀,”马艳丽转脸盯了李致远一眼,不无欣赏之色,道“致远,宁大富要有你这般了聪明就好了,他看似聪明,实则都是小聪明,上不了台面的阴谋诡计,他也不想想,宁家肯把家业交给一个不成器的败家子吗?再说他又不是亲生……”

    “切,我这也叫聪明呀,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得到的。”李致远摆摆手自谦一笑道。

    马艳丽突然将车停下,盯着李致远道“李致远,你,想不想争取一下?”

    “争取什么??”

    “宁家女婿。”

    “不想。”李致远干脆地道。

    “致远,你知道多少人想成为宁家女婿吗?能排成一个加强连……”马艳丽道“再说,人宁轻雪可是公认的美女,校花,白富美,你就算不图宁家家财,单凭长相,也应该为此努力争取一下呀。”

    “马艳丽,你为什么要撮合我和宁轻雪?”李致远转过目光,紧紧地盯着马艳丽。问“不会是另有所图吧。”

    马艳丽的确是另有所图,这时只觉李致远明亮的双眼,尤其两束光一般能洞穿她,洞悉她的内心,她心虚地转过脸,重新启动了车子道“致远,我这也是为你好,因为我觉得吧,你们俩有可能,必竟,你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宁轻雪对你有好感……”

    “不管你是不是另有所图,我都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件事,以后还是不要提了,”李致远道。

    “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宁轻雪?”马艳丽古怪地问道。

    “不喜欢。”李致远道。

    “你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马艳丽古怪地瞟了李致远一眼。

    “你就当我是个男同吧。哈哈……”李致远自嘲一笑。

    “切!”马艳丽翻了个白眼,道“嗬,今天天气这么热?”

    说着一只手打方向盘,一只手去脱上面的露肩短衫,马艳丽是个潮女,衣着很时尚前卫,今天她下面穿的是一短裙,上面穿着一件豹纹内`衣,外面一个露肩短衫,本来那内衣就太露,堪堪只护住了半片雪脯、那短衫也太短,连香肩都没包住,这样香色大露之下,让坐在身边的李致远都不敢轻易地挪动身子,否则就会与她大露在外的皮肤发生碰触,而马艳丽这时却要脱掉那露肩短衫,这样一脱,露的地方更多了。

    李致远皱眉道“别脱了,再脱就没有了。”

    “不是,你也太封建了吧。咯咯……”马艳丽咯咯娇笑,脱掉短衫后故意用一副香肩去撞李致远,李致远赶紧闪避,身子都缩到了车窗上,紧张得出了一头汗水“喂,你,你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你不是男同吗,怎么这么紧张?咯咯……”马艳丽也是开放之人,她以她奔放的方式反驳李致远,李致远紧张兮兮的样子,反而助长了她的气焰,偏将身子往李致远身上贴。

    “喂,别闹了,再闹车要翻了……”李致远脸都通红了,一头的汗水,本来天就热,车厢空间小,马艳丽身上浓重的香水味,以及暴露的衣着,和她此刻的动作,让李致远这个热血方刚的小青年十分的难受,几乎崩溃掉。就像是打饱了气随时都要炸裂的气球一般。

    马艳丽这样一闹,方向盘还真的失了控,车子失却了稳当,像喝醉的人一样左右摆晃,马艳丽赶紧停止了嬉闹,稳住了方向盘。

    “记着,以后你再敢说自已是男同,我就用这种方法教训你。咯咯……”马艳丽觉得,调戏李致远这样的纯真小青年,是一件非常开心而愉悦的事情,一如男人调戏纯真少女的心理。

    李致远心砰砰直跳,他发现自已虽然是炼气四层的修为,但是心境仍然不高,面对美色仍然不能做到心如止水,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必竟他不是佛修一脉,将来也是要娶亲生子的,如果没有男人的反应,那可就麻烦了。

    李致远不接话,深深呼吸,排除杂念。

    见李致远作深呼吸,马艳丽笑得更欢了,“看你以后还在我面前装不装了,哼!!”

    “喂,马艳丽,你这也太奔放了。”李致远道。

    “其实是你落伍了,你想一下,我还是学生,都能这样,你都踏入社会了,还这样保守,”马艳丽说到这里摇摇头,却又道“不过宁轻雪喜欢你这样的,她喜欢纯情男。真的……”

    “好了,别撮合了,再这样就没意思了。”李致远道。

    马艳丽见他这样说,轻轻一叹,便闭了口。

    这时车子已经驶进了李致远老家的那片山区,马艳丽余光扫着车外的秀美风景,赞叹道“啊,你们这地方的山水真不错,哎?对了,李致远,上次听你说,你们山里有野猪,对吧?”

    “对呀。”

    “我一帮同学,是弓猎发烧友,哪天我带他们来这里猎野猪,你给当向导行不?”

    “怕死不??”

    “你这叫什么话……”

    “告诉你那帮同学,不怕死尽管来。”

    “切,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吗?”马艳丽有些不屑,必竟她和宁轻雪也在这片山上逛了一整天,也没有遇到野猪。

    实际上,野猪的活动范围是很固定的,一般不缺食物它们是不会跑出自已活动的区域的,所以不说是满山遍野都是,

    再者野猪遇人也并不会直接就扑,或许还会害怕躲避,但如果你想伤害它,那么不好意思,它肯定会像推土机一样、发疯一般地辗压向你。

    李致远不答反问,“学生不好好在学校里读书,怎么玩起了弓猎?”

    “你管呢,那些都是玩世不恭的富二代,在学校读书只是家庭所迫,心根本不在课本上,就喜欢玩刺激……唉,他们的世界,你当然不了解……”

    “喜欢刺激,就来吧,不过我只给当向导,不负责安全的。”李致远冷冷地道。先把责任给撇开了。

    说话间,车子开到了村口,李致远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村口大路边的树下,仔细一看是何赛雪,不免有些诧异,于是便让马艳丽将车停下,道“好了,就送到这里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