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00章 人若犯我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宁大富让李致远递菜就是想让李致远站起来,一般人喝醉了,只要还坐着不动就没事,一旦站起来就完全支撑不住,就会露馅了,

    李致远笑了一下,然后四平八稳地站起来,端起那盘牛肉送到宁大富的面前,道“宁兄弟,多吃点。 www.258zw.com最快更新”

    宁大富叫李致远叫大哥,其实是有些醉了,李致远称呼他为宁兄弟,只是随口一叫,

    由“宁少”变成了“宁兄弟”、宁大富不满意了,觉得李致远是瞧不起他,拎起两瓶啤酒,道“李致远,有种咱们喝啤的。”

    马艳丽提醒似地道“这样喝就喝花了,容易醉的。”

    宁大富就是要让李致远醉,让他出丑,理也不理,只是恶狠狠地用牙咬开瓶盖,道“这大热天的,老喝白的太热,整点凉啤酒才爽。”

    “宁兄弟说的对,这天气还真不适合喝白的。”李致远说着,便主动要了一瓶,对着瓶口吹了起来。

    见李致远这么生猛,宁大富也不甘示弱,也对着酒瓶吹了起来。

    一瓶啤酒下肚后,宁大富便有些晕头转向了,而且撑得直打饱嗝,反观李致远,仍然没事人似的,无论是白酒还是啤酒,喝到他嘴里就像白开水一样。

    李致远的酒量终于让宁轻雪和马艳丽刮目相看,也让宁大富为之忌惮了。

    宁大富退缩了,他不敢再跟对方喝了,但是宁大富退缩,李致远便要进攻了,

    宁大富要玩他,现在技不如人,那么他李致远便要反过来玩他宁大富了,李致远虽然不是争强好胜之人,但是他有原则,他的原则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李致远盯着宁大富,玩味一笑,“宁小弟,接下来,你说咱们是喝白的还是啤的……”

    由“宁少”变成“宁兄弟”、又由“宁兄弟”又变成了“宁小弟”、宁大富的自尊心一再地被刺伤,他咬了咬牙,瞪了李致远一眼,道“随便。”

    李致远道“那就继续喝白的吧。”

    说着拿起一瓶衡水老白干,启开了瓶盖,给二人又都倒了一杯。然后端起一杯,挑衅地向宁大富扬了一扬。

    看着那杯里的酒液,闻着那冲鼻的酒气,宁大富差点要吐,可还是不得不端起杯子。往嘴里灌去。那样子有点像喝药了。

    李致远又一口干了,宁大富费了好大劲才将那杯完全咽下。阅读网.2 5 8zw.一个酒劲上来,差一点吐了。

    这时候,形势大变了,

    李致远的气势完全压住了宁大富。

    宁轻雪和马艳丽的目光转向了宁大富,宁轻雪眼中露出了担忧之色,虽然不是亲弟弟,但名义上终究是。她也不想他喝多。

    其实,李致远喝酒的确不上脸,但是他身体素质好,酒量还行,不过喝到这里,酒又喝花了,他也有点晕头转向了,如果现在停止还好,如果再喝下去就得用修为化解了。

    见宁轻雪有点担心宁大富了,李致远便决定收手,向宁大富挑了挑下巴,道“小弟弟,你还行不行,不行咱们就到此结束吧,这些酒你带回去慢慢喝……”

    由“宁小弟”又变成了“小弟弟”,宁大富心中那个火呀,称呼人为小弟弟,是大孩子对孩子的口气,而且“小弟弟”在当地常被比喻成男人的物件,比如那里上火了,就会说小弟弟痒,

    其实李致远并无恶意,只是微露了几分不屑与轻蔑,但是宁大富偏要往那个方面怀疑,曲解李致远的话意,他暴跳道“小子,老子怕你呀,继续喝……一人一瓶白的,对瓶吹……谁不吹谁******不是男人……”

    宁大富本来是心机深沉之人,可也架不住两瓶白酒和一瓶啤酒,这时候也是醉了,说话不考虑后果了。

    说罢拿起那瓶白酒便对瓶口吹了起来。

    李致远本来是怕宁轻雪担心,打算饶过宁大富,却不料宁大富居然不识好歹,遂也启开一瓶白酒,也便灌了起来,

    一边灌一边用修为化解酒劲,在灵力的化解之下,虽然继续灌着那高度酒液,但本来还有些眩晕的脑袋,反倒渐渐地清醒了。

    而宁大富却不行了,那瓶白酒抽到一半时,他便哇哇地吐了,喝进去的酒水吐出了大半。

    马艳丽趁机打击他道“哟,宁大富,这还是那个喝遍县城无敌手的你吗?怎么才喝了这么点就吐了呢,你瞧人李致远,不比你喝的少呀……”

    宁轻雪推了马艳丽一下,皱眉道“艳丽你说什么呢,”又问“大富你没事吧?”

    “滚你的,你少管我,”宁大富喷着酒气,瞪着宁轻雪道。

    酒水吐了大半,他脑子反而清醒了许多,现在他倒是有些侥幸了。

    “不能喝你逞什么能,丢人现眼。”宁轻雪埋怨道。

    “我说,你还行不行了,不行我就吃饭了,光顾着陪你喝酒了,我这饭都没吃呢。”李致远冲宁大富白眼道。

    宁大富想让李致远露丑,却不料自已露了丑,现在又被人家奚落又被人叫板,心里那个憋屈呀,害怕继续挑战,却又没脸认输,只是强撑道,“行,有什么不行的,有种咱们继续喝……”说着去抓酒瓶。

    宁轻雪一把夺过去,怪道“还喝?你不要命了。”

    “你少管,”宁大富抓起一瓶啤酒,自灌了起来,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又全都吐了出来,

    李致远陪着他继续喝,见他吐了酒,便道“宁大富,不行就算了,你这样喝了吐,吐了喝,不像是在喝酒,倒像是在倒苦水了,哈哈……”

    这时候宁大富体内酒劲完全挥发,脸颊、额头,就连脖子都通红一片,看上去挺吓人的。

    宁轻雪看到也十分担心,对李致远道“致远,今天这事,都是大富不对,他还是个孩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就别激他了。”

    李致远闻言这才将酒瓶放下,这宁大富也算是出了丑,得到了应有的教训,李致远就不给他再计较了。

    不料,宁大富又指着李致远道“喝,谁他玛的不喝谁不是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