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98章 如此拼酒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大富你胡说什么。 www.258zw.com最快更新”宁轻雪冲宁大富喝道。

    马艳丽没好气地道“宁大富,喝酒的就一定是爷们,不喝酒的就不是爷们了?这是什么理论?”

    “这是我宁大富的理论,不喝酒就不是爷们,”宁大富理直气壮得意洋洋地道。

    “那病人呢?”马艳丽道。“男病号不能喝酒,也不是男人了?”

    “李先生,您是病人吗?”宁大富不理马艳丽,目光盯向李致远。问道。

    李致远没病,当然不能说自已是病人,于是便道“当然不是。”

    马艳丽白了李致远一眼,心道你可真是实诚呀,这宁大富可是县城出了名的能喝,二斤白酒下肚照样和人飙车,他叫了一箱白酒和三箱啤酒,就是要玩你呀,

    “这就对了。”宁大富得逞一笑,对李致远道“李先生,我姐今天照顾不周,您别见怪,作为弟弟,我替她向您陪个不是,另外补救一下,陪您喝几杯,您不介意吧?”

    宁大富在社会上混久了,能说会道的,一番恶意愣是说成了义举,让人找不出反驳之词。

    恰好这时,服务生将酒带了进来,一箱衡水老白干,三箱青岛啤酒。小说网

    宁轻雪扫了四箱酒,然后有些担心地瞟了李致远一眼,道“致远你不用理他,他这人有毛病。”

    “不喝酒才有毛病呢。”宁大富白了宁轻雪一眼,

    其实他倒也不是专门针对李致远,也是冲着宁轻雪的,其目地就是不希望宁轻雪与李致远这个乡巴佬儿交往,

    宁家就他们姐弟俩,宁轻雪是亲生,他是养子,

    虽然宁轻雪那头重些,但必竟是个女孩子,但,如果宁轻雪嫁了人,情况可就两样了,而如果宁家的女婿又是一个穷光蛋,情况就更加不同了,宁家为了女儿以后的幸福,家产肯定要多给女儿分一些,或者大力扶持女婿,让他上位掌管宁家名下公司,

    这样一来,他宁大福可就吃亏了,到时候恐怕连个女婿还不如,尤其是宁家如果要招女婿上门的话,他就有可能面临着扫地出门的危险,

    所以半个月前,他得知救了宁轻雪一命的是一个乡下小子时,他便故意对李致远爱理不理的,生怕宁轻雪与这个乡下小子扯上关系,

    怕什么来什么,现在这个乡下小子居然进城了,还到了宁家的顺风驾校学车,而且宁轻雪替他交了学费,还请他吃饭,种种迹象表明,这个乡下小子有可能与姐姐建立男女朋友关系,

    宁大福希望宁轻雪大学毕业后能分配到外地工作,找个外地的女婿,最好是找个富商,不需用家里的钱才好,而现在,她极有可能找一个乡下穷小子的趋势,这可不是他宁大福所希望的,所以他会才会故意找事,阻扰,

    他自认酒量还行,经常出入酒席,几年来从未在酒桌上败过阵,可谓是喝遍县城无敌手,有一次他和一个酒量大的人拼酒,直接把人家喝到了医院急救室,从此他宁大福的酒量便传了开来,他常以此引以为傲,必竟也没有其它方面的特长,便经常拿酒量卖弄,

    他想、李致远一个乡巴佬儿,平时哪里喝过酒,酒量肯定不行,故而他便以长击短,要李致远在酒桌上出丑。 www.258zw.com最快更新给他点教训。

    喝酒就怕开头,不开头还好,一旦开了头就麻烦了,不喝也得喝,就在宁轻雪和马艳丽都对李致远使眼色,叫他不要与宁大福喝时,李致远却是淡然一笑,“喝几杯也无妨,免得别人以为我有毛病。呵呵……”

    此话一出,宁轻雪和马艳丽都是一呆,李致远居然答应了,而且听上去还有几分挑衅的意味,这纯是找死呀。

    宁大富却是得逞一笑,一边用牙咬开酒瓶盖一边对李致远笑道,“李先生看来是个能喝之辈,应该是经常出入酒席,规距我就不讲了吧,我就有一个要求,今天我点的酒不多,咱们二人不能有剩余,全部得喝到肚子里去……”

    宁轻雪和马艳丽闻言瞪大双眼,一箱高度白酒三箱啤酒呀,全喝下,是白开水也得喝吐了,

    于是二人纷纷冲李致远摇头,叫他不要答应。

    岂料,李致远淡然一笑,道“点的不多也没关系,不够了咱再叫。多出的酒水,算我帐上。”

    听了这句,宁轻雪和马艳丽更是苦笑不得,心道看来这个李致远死心眼是要一条道走到黑了,当下也没再劝。

    宁大富笑得更欢了,用手虚扇了一下自已的脸,“李先生说这话那是在扇兄弟的脸呀,我宁家请客难道连酒水钱都付不起吗?”

    说到这里,宁大富冲着包间外喊道“服务员,再上一箱老白干和两箱啤酒。”

    服务员走进来,微微有些诧异,问“先生,现在就上吗?”

    宁大富瞪眼道“废话,现在不上,明年上呀?”

    宁轻雪和马艳丽震呆,宁轻雪霍地站起来道“胡闹,宁大富,你简直胡闹,你再这样,我告诉爸爸,叫他来收拾你。”

    宁大富笑道“姐,我可是你弟弟呀,这么快就向着人家了,你也听到了,这是李先生的主意,是他嫌酒水少……对吧李先生……”

    宁大富说到这里,一脸得意地盯着李致远,嘿嘿地笑了,露出的牙齿带几分森然。

    宁轻雪闻言脸色羞红,十分难堪,李致远对宁轻雪摆了摆手,示意她坐下,道“大富,呃,不,叫你宁少吧……”

    “叫什么都可以。”宁大富摇晃着头,一副自鸣得意之色。

    “宁少,既然你今天想喝,那咱们索性喝个痛快,今天所叫酒水,咱们两个平分秋色,全部进肚,一滴不剩,你如果喝不下,就言一声,我包圈了。”

    李致远的话把宁轻雪和马艳丽吓了一大跳。二人瞠目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

    “放屁。”宁大富爆喝一声,“你瞧不起我是吧??”

    “好吧,废话少说,现在开始。”李致远端起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宁大富不肯示弱,也端起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