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97章 宁家大少+.?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宁大福冷哼了一声,推开车门下来,然后走进招生大厅,两个招生人员赶紧站起,恭敬地道“宁少。”

    现在这社会,很少有这样的称呼了,不过宁大富对“宁少”这个称呼很受用,所以就让公司的人这么叫他。

    宁大富点点头,对电脑前的那个女孩子问道“小梁,我问你,我姐和那个马艳丽刚才来干什么?”

    小梁道“她们呀,是为了迎接一个叫李致远的,还给他办了入学手续……”

    “李致远?一个乡巴佬对不对?”宁大福脸色阴沉下来,神色间还带一丝的鄙夷。

    小梁和另外一个女孩子闻言脸上露出古怪之色,小梁点了点头,道“看上去,的确像是乡下来的。”

    “草,臭乡巴佬儿,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宁大富愤愤地骂了一声,目光盯向小梁,“我问你,那个乡巴佬儿来报名,有没有付学费?”

    “这个……”小梁见这情形,便迟疑不言,一脸忐忑之色。

    “说呀,不说我开了你。”宁大福凶巴巴地道。

    “付了,”小梁道。

    “付了?真的付了?”宁大福两眼凶光地盯着小梁,“如果你敢耍我,我不但要开了你,我还保证你在这县城找不到工作。小说网”

    宁大福不但是宁富财的儿子,是公子大少爷,在社会上还有一帮混混朋友,得罪了他可没好果子吃,犹豫了一下,那小梁恐慌地道“是小姐付的。”

    “嗬,她可真大方,”宁大祖脸上闪过一道恼怒与阴深,然后用手点了点小梁和另外一个女孩子,“我问你们,现在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小梁很是忐忑,她心里清楚,得罪宁大富没什么好果子吃,得罪了宁轻雪,同样没好果子吃,好在宁轻雪不混黑,说了不该说的话,顶多就是把她从这里开掉。

    权衡了一下后,她还是开口道“他们,他们好像是去吃饭了。”

    “哪家饭店?”宁大福追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们也没说。”小梁道。

    “瞒我是吧?”宁大富目光凶狠地盯着小梁。

    “宁少,我真不知道,”小梁道。

    “不知道可以,你现在就给我打电话问,”宁大富不依不饶。

    “你自已不能打吗?”小梁委屈的几乎掉泪。

    另外一个女孩子道“宁少,要不我来打吧,不过您千万不能说是我打的。”

    “说是你打的又怎样?你怕个球呀,有我宁大富在,我看谁敢动你。”宁大富牛气哄哄地道。

    那女孩子闻言得意一笑,便拿起座机电话打了起来,很快便接通了宁轻雪的手机,然后借故问了宁轻雪的去向,宁轻雪也没想到是宁大富的主意,就告诉了那女孩子。

    那女孩放下电话,对宁大富道“他们去了活鱼馆。”

    “好了,知道了。”宁大富丢下一句便转身出去,直接开车赶去了活鱼馆。

    ……

    活鱼馆是华贵县城新开张的一家饭店,经营的是几道特色菜,通常情况下,饭店里备着大活鱼,客人来了挑一条,然后厨师可以就这条鱼做出四五道菜来,味道十分特别,新开张生意就不错,

    这活鱼馆就在附近,与顺风驾校在一条大道上,此刻,活鱼馆里,一个包间里,李致远、宁轻雪和马艳丽坐着等菜,

    马艳丽皱眉道“轻雪,你这个弟弟,也太不像话了,刚才你也听到了吧,他说的那叫什么话,……”

    见马艳丽提起了弟弟,宁轻雪皱了皱眉,“他就那样的人,你别计较。必竟他还是个孩子。”

    “对呀,他还是个孩子,孩子有谈恋爱的吗?轻雪,不瞒你说,他暗地里都向我表白几次了。”马艳丽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

    “竟有这事?”宁轻雪一脸意外地道。

    “轻雪,你这个弟弟,人小鬼大,我是你朋友,他敢这么说我,就是没把你这个姐姐放在眼里,轻雪,听说你爸要把大富养殖厂交给他打理……真有这事?”

    “大富不愿意读书,我爸又忙不过来,想让他帮着分担一些,”宁轻雪道。

    “轻雪,这事你爸做也太欠考虑了,宁大福必竟不是你亲弟弟呀……”马艳丽意味深长地道。

    “我家既然收养他,以后就指靠着他呢,怎么能不信任他呢?”宁轻雪道。

    “关键是他值不值得信任。”马艳丽道。

    李致远坐在一边,听着二人对话,听到这里,终于明白宁大富与宁轻雪这姐弟俩的相貌为什么不相像了,原来他们不是亲姐弟,宁轻雪是亲生,宁大富是养子。

    事实上的确如此,宁轻雪的母亲在生了轻雪时,突发心脏病、虽然保了一命,但从此不能再生育了,宁家从此宣告无子,宁昆财为了延续香火,就收养了一个儿子,给他取名宁大富。

    宁大富原是个流浪儿,后被福利院收养,宁昆财是从福利院把他带回家的,宁大富被收养的时候,已经十三岁了,

    多年的流浪让他养成了顽劣的性子,不好好读书上进,读完初中便早早退学了,整天和社会上青年瞎混,染了一身恶习,而且随着年纪渐大,宁大富渐渐目中无人起来,对宁轻雪这个姐姐,便没有以前那么尊重了。甚至有时候他还干预她的事情。

    宁轻雪不愿提到这个弟弟,恰好这时菜上来了,她冲马艳丽摇摇头,“吃饭吃饭,不提这闹心事。”

    一条十几斤重的大鲤鱼,做了五道菜,又配了几道凉菜,点了饮料,倒十分的丰盛,三人边吃边聊,

    正高兴不已,宁大富出现在了包间门口,连走进来边笑道“哟,都吃上了,嗬,还蛮丰盛的,点这么多菜咋也不叫上我?”

    说着便拉了一条椅子坐下,叫服务员拿副碗筷上来。并叫了一箱高度白酒和三箱啤酒。

    宁轻雪皱眉道“大富,我们吃饭,你凑什么热闹?”

    “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您如此尊贵的客人来了,您怎么着也得叫人家喝杯酒吧,瞧您,都没给人家点酒。”宁大富埋怨姐姐道。

    李致远客气了一声道“我不喝酒。”

    “什么?我没听错吧,大老爷们的,不喝酒?哈哈……”宁大富玩味地盯着李致远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