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78章 拉货进城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何赛雪眼底划过一道狡黠之色。道“王志军人还在县城,赶来要好一会儿呢,我们去山上等吧?”

    “不用了,咱就在这等他。”李致远真不希望她上山,于是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垫在一块石头上,对她道“坐这歇会吧。”

    何赛雪见状有点受宠若惊,于是就打消了上山的念头,坐在了上面,又问“你怎么这么怕我参观你的鸡场……”

    “那些鸡看到生人就会受惊,这对它们的生长不利的,再者,也怕人把病毒带进鸡场,你没瞧见养殖厂是闲人免进的吗!”李致远敷衍着,在她对面坐下来。

    “呃,听上去是这么个道理。”何赛雪点点头。

    二人坐着聊天。

    难得和李致远在一块,何赛雪话很多,絮絮讲个没完没了,先是讲她爷爷的病,道“我爷爷吃了你给配的药,现在好完了,身体棒棒的,就是一直念叨你……”

    “我现在没空去见他老人家,再见到你爷爷,代我问声好。”

    “嗯,说实话我现在也不敢回县城了,这个王志军,老是纠缠我,他爸在县委有些能量,跟我爸又是铁哥们,我又不能跟他翻脸,唉……说不得我以后就扎根在双庙村了……”

    “不是吧,你住得习惯吗?”

    “当然住的习惯,这里环境好,空气好,生活节奏又慢,我发现自已喜欢上这里了,呵呵……”何赛雪遥望着远处秀美的山水,说道。 www.258zw.com最快更新

    “那你总得嫁人吧,你总不能嫁我们乡下人吧?”

    “嫁乡下人怎么了?”说到这里,何赛雪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致远。

    李致远被她盯的心里有些发毛,道“那你嫁光棍汉二吊吧,他一看见你就走不动道……嘿嘿!”

    “去死呀你……”何赛雪闻言发起飙来,一巴掌甩到李致远头上。

    二人正在嬉闹,就听一声尖锐的车喇叭响,一辆小货车飙了过来。

    二人见状停止了嬉闹。

    小货车在身边停了下来,从车上跳下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只是阴沉的脸色看上去有几分可怕,他黑着脸,瞪着眼瞟了二人一眼,不快地道“赛雪,你不是很忙吗,忙着打情骂俏的是吧?”

    听了这话,李致远约略猜测这人就是王志军了,不免也有些尴尬。

    何赛雪倒是也没有惭愧之色,反而一脸的理所当然,扬了扬脸道“等着用车呢,你不来我怎么忙活?”

    “到底什么活?说吧!”那王志军也没计较这事,直接开口道。

    “来给你介绍一下,他叫李致远,在这座山头上有一个养鸡场,现在他要送一批鸡蛋到省城,你就辛苦一下,帮他运过去,行吧?”

    王志军闻言一怔,盯了一眼李致远,然后语气里便透出一股酸味,“不是,赛雪,这不是你这个村支书份内的事情吧?”

    “我身为村支书,扶持村内的企业是我的本职工作,你说这事是不是我份内的事情?反正,你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回去!”何赛雪摞话道。、

    “行,我干!”王志军头一别,有些懊恼道。跟朋友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才把车借来,没承想却是替别人干活,而且这人有可能是自已的情敌呢!

    偏偏这事又不能拒绝,不然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想到这里,王志军就一阵的郁闷。

    “好了,李老板,这个王志军现在就是你的司机了,你想怎么使唤他就怎么使唤他,”何赛雪对李致眨了眨眼,然后扬了扬小手“拜拜,我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没有落实好,就不陪你们了。”

    说着,何赛雪便走掉了。

    “走吧,咱们上山拉鸡蛋。”李致远半是吩咐半了命令地对王志军道。

    王志军暗暗咬了咬牙,钻进车里,发动了车子,踩着刹车,对李致远道“上车。”

    李致远想要坐副驾座,王志军把着车门,道“副驾座放了东西,你坐到车后厢……”

    李致远点点头走过去。

    王志军从后视镜里紧紧地盯着李致远,见他攀住车厢正要上去,猛然一松脚踩,车子咻地一下,窜了出去。

    王志军脸上闪过一个阴笑,又忙踩了刹车,然后通过后视查看,却没有看到想看的情景,就见李致远不是摔倒在地上,反而是稳稳地站在了车后厢里。

    王志军脸色变得很难看,心头也一阵诧异,想不明白李致远为什么没有摔下车来。为了掩饰他很快又松了刹车,然后车子沿盘山路而去。

    李致远这时才发现何赛雪这人的眼光很准,这个王志军果然不是个玩意,刚才如果换一个普通人,这时恐怕就被摔在地上了。

    车子赶到山上之前,李致远用意念吩咐野山鸡宗师,叫它带领野鸡弟子全部回笼,不许乱飞。

    当小货车开到鸡场院内时,果然外面不见一只野山鸡,李致远把三个工人叫来,命他们装货,自已则试图稳住王志军,不让他在鸡场到处乱窜。免得给他瞧出了古怪。

    结果他的担心很没有必要,这王志军嫌鸡场脏,根本就不在院里停留,跑到外面打电话去了。

    王志军把电话打了给何赛雪,一开口便道“我说赛雪,你和这个李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何赛雪反问。

    “你不会和他有那个意思吧?你也太没眼光了,”

    “呵呵,王志军,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切,我吃哪门子醋,就他,也想跟我竞争,他有那个资本吗?”

    “王志军,咱们打个赌好不好,你如果能把李致远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咱们这男女朋友关系就算定了,如果不能,以后咱们还是普通朋友……”

    “怎么个收拾法?”

    “这样吧,你不是一直自吹很能打吗?要是你能把他打败,就算你赢了……”

    如果在山下时,王志军肯定一口应承了,但现在却有些悬乎,道“我好端端的打他干什么,再说我堂堂一个武警,知法却犯法,后果很严重的。”

    “王志军,你是不是怕了?呵呵,就知道你没种?”

    “赛雪,你说这话算数吗?如果我把他打个鼻青脸肿,咱们年前就登记你没意见?”

    “绝对没意见!”何赛雪道“不过你不能找人帮忙,也不能耍阴招,如果我知道你耍阴招,那咱俩就更没戏了。”

    “好,我答应你!”王志军咬了咬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