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71章 贵宾金卡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这张金色的卡片便是百乐连锁超市的至尊级贵宾金卡,拿着这张卡在百乐超市消费,可以打七折,不过,这么便宜的事情可不是人人有份的,这贵宾金卡的总数也不超过一巴掌的手指数。

    看到这一幕,待立在一旁的楚浩然的助理,惊呆住了,收银员也是一阵的紧张,能让省委秘书长结帐付款、让大老板掏出贵宾金卡的人,到底会是什么身份?

    冯国权虽然不清楚这卡有多金贵,但也能猜测这不是一张普通的会员卡,这时他以为楚浩然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拿出这张卡的,于是便客气了一句“楚董事长,不用客气,这点东西用不着卡的……”

    楚浩然却盯着李致远道“秘书长,你不知道,这位李先生也是我的朋友,他有恩于我,如果不是你帮忙付钱,我肯定是要替他垫付的……”

    冯国权闻言为之一怔,不由得一阵意外,道“呃,原来你们也认识呀?”

    “是呀,李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来省城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您呀……”

    李致远没想到凑得这么巧,见这二人要替自已付帐,便也没有推托,只是对楚浩然道“呃,楚先生,久违了,你那么忙,我可不敢打搅你……”

    那收银员打了价,收了钱,非常认真,非常客气,尤其是对李致远,礼貌非常到位,只是做这些时她的手微微地在颤抖,虽然她极力让自已保持平静,但在这么多大人物,尤其是大老板面前,她还是无法抑制内心的紧张。

    因为有楚浩然可以打七折的贵宾金卡,所以也没花几个钱,结了帐后,李致远向楚浩然说明要去看望冯老爷子,便和冯国权一起向楚浩然道别,楚浩然道“李先生,秘书长,中午我做东,在世纪大酒店摆酒,二位一定不要拂我这老面子吧?!”

    冯国权不敢接言,他看着李致远。

    李致远道“好吧。”

    冯国权这才道“那我就借李先生的光,讨您一杯酒喝。”

    “哎,秘书长能来是给我楚某人面子,我感谢还来不及呢。”楚浩然见二人都答应,脸上乐开了花。

    ……

    礼品不值什么钱,而且也不是李致远花钱买的,但是见李致远亲自到家,而且还带着礼品来,冯家诚高兴坏了,连忙让座,倒茶,递烟。

    冯家住的是一套小区别墅,是一幢二层的中式风格的别墅,配备有停车场、小花园,这样的别墅在省会城市少说也要四百万以上的价格,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冯家家人除了有当政的人员,还有应该有从商的人员,

    一千八百元一条的白皮黄鹤楼烟,一盒可以换一辆丰田小轿车的普洱茶都拿了出来,把李致远和刘小芳当上宾对待。

    刘小芳看这阵势不免有些拘谨,李致远就没有拘束感,他虽然是个农民,但他还是一个修真者,在他眼中,再高的官,再大的场面,都如过眼云烟一般,看得非常淡的。

    李致远不亢不卑的表情让冯家人佩服他稳重的同时,更加高看他一眼。

    冯家诚不免又问起昨晚的事,

    冯雨婷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如实讲述了一遍,冯家城先是把女儿教训了一番,然后又向李致远道歉“李先生,这件事,雨婷也有过错,是她的御下不严,导致您受到伤害,在此我向您道歉……”

    李致远挥了挥手,毫不在意地道“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

    冯家诚见李致远没有因此介怀,便道“对了,致远,昨天你说要了解省城的鸡蛋市场,了解清楚了没有?”

    李致远有些失望地道“去了一趟农贸市场,省城市场的鸡蛋价格,不比我们那里高多少,除去路费花销,估计还要低些,所以我决定不发展省城市场。”

    冯家诚闻言点点头,对儿子道“国权,致远呢,在家开了一个养鸡场,他这次来省城是为他的鸡蛋谋求一个好的价格,你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冯国权道“农贸市场的价格肯定高不了,送到酒店能高出好多呢,李先生,您鸡场的鸡蛋产出有多少?”

    李致远道“我养的是野山鸡,现在产出不多,一天能有五百只鸡蛋左右。”

    “不多的话,送到省政府食堂吧,价格方面我说不准,据听说是不低的,主要是能给您的产品打响名气……”冯国权倒是干脆利索,不愧是省政府一号大员身边的人,直接就拍板了。

    李致远闻言倒是一喜,道“那敢情好。”

    “这事件我会尽快去找食堂的管理人员说通的,李先生您尽管拉鸡蛋来好了。”冯国权道“另外等你的鸡场发展壮大后,产出多了,我再给你介绍几家大酒店……”

    “那多谢你了。”

    “千万别提谢字,你救了我爸,我还没谢您呢。”冯国权说着,掏出一张名片,双手奉上。“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以后就用这个电话联系我吧。”

    李致远接了那名片,扫了一眼,这时才看到了他省委秘书长的身份写照,随手装在了兜里。

    见自已的事情解决了,李致远不免又问起冯家诚的病,

    冯家诚这人要强,以前最讨厌别人问起他的病,在人前总是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但听到李致远问他的病时,他显出了激动与兴奋的神色,然后毫不隐瞒地将自已的病讲给了李致远。

    原来冯家诚患有严重的肺气肿,另外还有冠心病,所谓心肺相连,每每肺气肿犯病时,心脏也不好受,心脏犯病时,肺部同样也受牵累,结果总导致两样病同时发作,每次都得去一次医院,偏偏医院又冶标不冶本,每次出去,下次犯病仍然要进去一次。

    如此反复。

    冯家诚已经有些绝望了。

    只有昨天的一次犯病,因为有李致远的相救,他没有住院,这让冯家诚看到了希望。

    冯家诚虽然六十出头了,按说这年纪也半截入土了,对人生也没有太大的奢望了,但是,冯家三代单传,维持香火不断,直到冯国权这一辈人,却有绝后之忧,

    冯国权现年三十八,因为患有男科疾患,结婚十年却一直没有生子,众所周之,男科疾病一般比妇科病还要顽固,冯国权这十年来没少去医院,也没少吃药,但一直还是没能让妻子怀上。

    媳妇怀不上,冯家诚就抱不上孙子,这几乎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他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孙儿的降世,所以他对自已的病才如此地重视。

    向李致远讲述完自已的病后,冯家诚一脸期待地盯李致远,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恳求之色,就像是一个落水的人,想要李致远去拉他一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