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65章 如此反击+.?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李致远找了个高档的饭店请刘小芳吃了一顿大餐,两千元轻松到手,说实话,这一趟进城,两人真是累的不轻,也该大快朵颐一下。

    吃过饭从饭店出来,李致远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后他便接听了,电话里传出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喂,是李先生吗?”。

    “对,我姓李,请问您是……”

    “呃,我们中午刚见过面,我是冯雨婷。”

    “呃,你好。”

    “是这样的李先生,我父亲为了感谢您,请您到家里吃饭,您和您女朋友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开车去接你们……”

    李致远道“多谢冯老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们刚刚吃过饭。”

    “呃,这样呀,那到家里来住吧,外面的宾馆都不干净的。”冯雨婷用一种恳求的语气道。现在她也是十分希望李致远能赏光。因为这样一来就能和李致远这个神医拉上关系了!

    “呃,这样太麻烦了,不用了,替我谢谢你父亲,就说他的心意我领了。”李致远说道。

    “好吧,”冯雨婷有些丧气地道。

    挂断了电话,李致远带刘小芳在大街上逛了逛,便找了一家旅馆进去准备住一晚上。

    “赵哥,李致远那小子带着那个漂亮姑娘进了怡家旅馆!”东子站在街角盯着李致远的身影,鬼鬼祟祟地拨通了赵劲的电话。

    “通知我在公安局的大哥刘大头,让他晚上去怡家旅馆查房!说有情况,懂了么?”电话里传来赵劲的声音。

    “明白!”东子不怀好意地嘿嘿一笑,挂断了电话,盯着前台处的刘小芳俏丽地背影,喉头不住滑动。

    “小芳,是要两间……还是一间……”二人来到治家宾馆的前台时,李致远问刘小芳。

    “一个人……我……害怕……”刘小芳被李致远问的霞飞双鬓。白天被赵劲一伙骚扰之后,刘小芳还是心有余悸。

    现在,李致远是他唯一的依靠,想到这里,刘小芳心里有种怪怪地感觉。

    李致远点点头,对前台服务员说道:“就要一间标准间吧。”想着白天赵劲离开时阴鸷的眼神,李致远也不敢让刘小芳单独住一间房。阅读网.2 5 8zw.

    服务员玩味的一笑,把房卡递给李致远,房号301,房费120。

    进了房间,李致远和刘小芳各自躺在床上聊着天在看电视,看完电视已经晚上8点钟。

    聊着聊着,刘小芳有些疲惫,就告诉李致远自己想洗个澡先睡。

    “困了你就洗洗澡先睡吧。”李致远说道。

    “嗯,你,你不许偷看俺!”刘小芳随手抓起浴巾走进浴室的时候,嗔了李致远一句。

    “你是我媳妇,我想看便看……嘿嘿!”

    “哼,你看俺不洗了。”刘小芳又坐回到床上。嗔着李致远。

    “呵呵,我只是开个玩笑。”李致远憨笑道“你去洗吧,我不看,再说你把门从里面带上,我想看也看不到呀。”

    刘小芳没住过宾馆,不知道宾馆浴间有锁,见李致远这样说,便放心大胆地去洗澡了。

    不一会儿,浴室里面响起了沙沙的水声,引得李致远浮想联翩。

    “咦?”李致远无意间看见浴室墙角的三合板上面,不知道被是什么人用刀子抠出食指粗细的一个小洞,淼淼地水汽正从那个洞中飘散出来。

    “难道之前这里有人偷窥过?”

    李致远被那个小洞吸引了。

    他只是想证明一下这个洞是不是真的通往浴室。

    事实证明,这个洞确实是通往浴室的。

    莲蓬头下,刘小芳头发披在柔若无骨的肩膀上,含嗔贻笑,洁白如玉,玲珑曲线勾勒出完美的身姿,一颗颗水珠在细腻的皮肤上慢慢滑下,李致远心跳加速,小腹热浪滚滚。

    很快刘小芳洗完澡,披着浴巾走出浴室,李致远这才赶紧上床,强自镇定。

    “致远,没有偷看俺吧?“看李致远脸色有些发红,刘小芳觉得奇怪。

    “小芳,我想看也看不到呀,不过小芳,你是俺媳妇,俺看看又咋了?”李致远笑道。

    即使披着浴袍,刘小芳还是如出水芙蓉般让李致远心猿意马。阅读网.2 5 8zw.

    “谁是你媳妇?!”刘小芳嗔了李致远一眼,脸色有些发红。

    不一会儿,两人熄灯睡下,李致远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看了一眼临床上被单下侧躺的刘小芳凹凸有致的身姿,李致远会心一笑。

    长长的睫毛下。刘小芳双目微闭,挺翘的鼻子发出清淡地呼吸,略带着笑意的朱唇娇艳欲滴,被单下裸漏出半个雪白凝脂般的肩膀,从李致远的角度望去,正好可以看到两团丰满处挤出一缕细腻的幽深……

    这时,李致远明显感觉腹部有如烈火烹油,腾地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李致远心神一震,紧跟着神识也烦躁起来,各种想法排山倒海般地向李致远压来。

    “难怪修真之人首先要修心养性,清心寡欲……”李致远闭上双眼不再继续向旁边看下去,因为这种野望燃烧的感觉给李致远十分不妙的感觉,有点像“走火入魔”。

    深深呼吸,李致远定了定心神,才强行压制住刚才那股子魔念。

    “都这么大了,睡觉也还会踢被子。”

    李致远起身走至刘小芳床前,轻轻拉了拉被单,把刘小芳裸漏在外的肩膀盖好。

    看到刘小芳那如凝脂美玉一般的肩膀时,李致远又止不住耳热心跳,他需要彻底静一静心神,于是便轻轻穿好鞋子,推开房门向外走去。

    不过,鹰盟却留在了房间。

    在李致远轻轻关上房门的一刻,刘小芳忽然微微睁开眼睛,修长的睫毛眨了眨,嘴角轻轻地淡然一笑。

    蟋蟀学徒也在李致远关闭房门的那一霎,随着他的心意,从他的头发丛中钻入,跳落下地,从门缝悄悄溜了进来。

    怡家宾馆就位于江城汽车站附近,白天人群你来我往熙熙攘攘。夜晚时分大街上却冷冷清清,没什么行人。

    李致远沿着街边小道缓缓独步,子夜时分的清风略带几分清凉,让李致远如烈火烹油丹田气海顿时宁静下来。

    “头哥,都十二点钟了,我已经在怡家宾馆外面等了你们整整四个小时了,人家**的都战斗好几场了,你们怎么还不来查房啊……”站在怡家宾馆外面冻得瑟瑟发抖的东子略带哭腔地打着电话。

    “催什么催!还在外面打麻将呢……结束这一圈马上就去……咦……哈哈哈……胡了!……拿钱……”电话那传出赵劲口中的刘大头的声音。

    “妈的!让我足足等了四个小时……什么玩意!”东子挂断电话后,嘴里发着牢骚。

    刘大头是江城寒阳区派出所的片警,和赵劲是表亲关系。

    赵劲在小商品市场能够混的风生水起,少不了刘大头的帮衬。

    一般的小打小闹,刘大头都能够帮着这个亲表弟罩下来。

    今晚东子这个电话打过来,刘大头用脚趾头想想都明白。

    一定是这表弟看上谁家女人,借着查房敲竹杠。

    打完麻将,刘大头这才收拾完毕,换上警服带着俩实习民警出门。

    半个小时后,刘大头驱车找到了东子。

    “嘛玩意?咋又找我来查房啊?劲子是不是又看上哪家闺女了?”刘大头摇下车窗对站在路边冻得瑟瑟发抖的东子说道:“妈的,上次不是刚刚钓了个水灵灵地高中妹儿么!这么快玩腻了?”

    “哎呦,我的大头哥,真是我亲哥哥,终于等到您了……”东子提了提裤子往车窗前凑了凑:“嘿嘿……女人嘛……不嫌多……”

    “大头哥,这次不用你查房了。刚刚我看见那小子了。”东子指了指通往小树林的一条小路神秘地低声说道:“有个面容青秀的青年往那边走去,麻烦大头哥跟上去把他带您局子里扣押一晚上先!”

    “好吧。”刘大头摇上车窗说道:“告诉丰子,别给我把事情闹大了,闹大了我也罩不住!”

    “嘿嘿……大头哥放心。”东子和刘大头打着哈哈,心中却已经兴奋地七上八下。

    如果自己没猜错,这个时间,白天在小商品市场上,那个捏一把能挤出水来的美丽乡下女人,此时应该正躺在怡家宾馆地床上。

    东子半眯着眼望着怡家宾馆地方向,嘴角浮起邪笑。

    上屋爬墙对东子这类小混混几乎是最基本的基本功,很快东子就沿着怡家宾馆楼房上墙壁外的水道管爬到了三楼。

    从水道管侧出半个头往旁边的窗户悄悄一望,正好就是李致远所开的301房间。

    东子激动地看见,白天小商品市场见到的那个乡下美女,正躺在301房间的床上沉沉安睡。

    被单下面衬出的跌宕起伏曲线,让东子按耐不住地想马上扑上去。

    东子攀住301的窗沿,从口袋掏出一把三寸长的小匕首,拨了拨301房间的窗户。

    窗户滑动了一下,果然没关!

    东子咽了口唾沫,想到这个女人马上就要在自己身下娇吟承欢,心跳急速飙升。

    看女人似乎睡得很沉,东子缓缓把窗户推开了个可以钻进去的空间,然后就双手一用力,将自己的半个身子拉高,一条腿就从窗户迈进了了301。

    就在东子本个身子悬在窗户上,头已经钻进了301房间的时候,他忽然感觉眼睛剧痛。

    却是被什么东西给刺入了。

    不,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嘬了一下,这一下太狠了,几乎把眼珠子给他嗫出来。

    就在他捂眼之际,陡地感一个虫子钻入裤裆,然后在他的下体上,咬了一口……

    “啊……!!!……”

    东子发出一声鬼哭狼嚎般的痛叫。

    终于浑身力气如被什么东西抽空一般,手脚一软再也把不住窗户。

    “嘭!!!”

    浑身无力的东子,身体如断线的风筝从三楼窗台直接倒栽葱般摔了下去。

    奇怪的是,东子掉下去时发出的嚎叫,并未吵醒睡梦中的刘小芳。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一个半透明的气罩正将睡梦中的刘小芳,完全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鹰盟在啄了东子的眼后,仍旧守在门后,蟋蟀学徒在咬了东子的小弟弟后,动了动身子,修长的须子在空气中摇晃了几下,似乎思考着什么。

    然后它轻轻扇了扇金黄色的翅子,后足一蹬机灵地跳跃几下,从叶远的床上跳到了刘小芳的身边,然后悄悄钻进了刘小芳枕头下面的一个缝隙中藏匿起来……

    301房间继续一片沉寂……

    李致远,此时正在寒阳区派出所里。

    他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半夜巡查的民警以调查身份的名义暂时扣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