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64章 盟军一员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狗蝇黄似乎是耀武扬威地炫耀够了,这才俯下身子,终于看起来像一只正常虫的样子。

    但那对金黄色的翅膀却仍然对着“青龙将军”聒噪个不停,让对面的大青头烦躁无比。

    李致远微微一笑,对还在发愣的中年男子说道:“怎么样,开闸吧!”

    两条虫相遇了,双方轻轻一噌,然后原地起翅,看的出都非常谨慎,对峙片刻,青龙将军猛然出击,将狗蝇黄打退半寸,狗蝇黄毫不示弱,立即卷土重来,四牙相交死死的合在一起,两虫立刻浑身伸直,狠狠的顶起一座虫桥!

    “好!”旁边人群发出一声喝彩。话音刚落狗蝇黄牙猛一前顶,随后一甩头,企图将对手扔出斗盆,然而青龙将军侧身跨了一大步,突然两钳用力“嘎巴”一声将对手按倒在盆底,接着迅速一个仰头将对手高高举过头顶!然后甩在了陶罐壁上。

    “哎吆!”周围一片惊呼。

    看到这里,中年男子一直弦一样紧绷着的心,终于松了口气。

    看来狗蝇黄除了那开场的一幕,并无战斗的资本。

    狗蝇黄顽强的承受住这一记重创,在陶罐底部滚了一圈,从容的再次站在青龙将军面前,两条虫对峙半分钟,狗蝇黄后腿一蹬向前一进,双钳死死的咬住对手的黑钳,双方一较力,“蹭”的一声,摆出了“一”字造型,一青一黄,煞是好看,紧接着双方奋力向前一顶,搭起一座人字虫桥,一亮一暗,亮的象天使、暗的象魔罗,双方均颤抖着,坚持着,这时候谁都不能放松,放松意味着失败或是死亡。

    猛然!场上情况突发剧变,两条蟋蟀身体剧烈一扭,双双飞了起来,落在地上的时候狗蝇黄居然肚皮朝上,青龙将军用双钳狠狠的将它按住,2秒!……3秒!……4秒!足足5秒钟,狗蝇黄拼命抵抗,承受着对方的黑牙在自己的玉钳上一次又一次发疯般的撕咬。

    足足有十秒钟,人群全都屏住了呼吸,青龙将军身下的狗蝇黄看来是不行了。

    终于,在青龙将军的疯狂撕咬之下,狗蝇黄遍体鳞伤,一动不动似乎挂掉!

    见对方没了动静,青龙将军这才跳下身去,在一边吱吱吱叫个响亮地鸣叫,再次证明青龙将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哈哈哈”中年男子心中的石头完全落地,禁不住随手摇起了扇子。

    看来战斗就这样毫无悬念地结束了,就在人群准备开始散去的时候。

    狗蝇黄攒足了力气一般猛然一扬头,一个机灵地翻身,竟然再次复活!

    “快看,又活了!”人群中不知道谁喊开了。

    大家定睛一看。只见狗蝇黄抓住青龙将军还在得意洋洋地时机,迅速窜至它身边,一双板牙牢牢钳住了青龙将军的脖子,竟然将青龙将军高高的举起,然后斜下方拼命一摔,“啪”的一声亮响,青龙将军被狠狠砸在地上,身体弹到一边。

    青龙将军起身后左须僵死高高竖起,两条饭须朝天,不一会儿工夫,一滩浓浓的血浆从口中淌出,洇透了一大片盆纸。

    芡草者下草芡了芡而后摇了摇头,和那中年男子交流了一下说道:“怕是不行了,提虫吧。”

    胜利了!狗蝇黄战胜了不可一世的青龙将军,周围的人先是同时瞪大双眼,然后表情各异的喧哗起来。“这怎么可能啊?……

    我草,这是怎么回事啊?……厉害,真厉害!……妈比怎么没押它!……这虫子会装死?!……这条虫子太高级了!!!”

    中年男子恍惚了一会儿终于不得不承认青龙将军战死的事实,面色惨白地对李致远说道:“朋友,你这条虫哪来得?”

    “山上拣的货。”李致远回答道。

    “山上果然有灵气十足的好东西,能得到这样的虫子,真是太有运气了。”

    中年男子的眼神移到叶远脸上,“朋友,开个价吧!一万怎么样。”

    李致远淡淡地对中年男子一笑:“实在不好意思,这条虫不卖!”

    不是李致远不眼馋那一万元白花花地钞票,这虫子可是他盟军的一员,不舍得卖呀。

    而且,这狗蝇黄卖出去若是被人发现的话,只怕要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好吧,君子不夺人所爱。在下大前门的杜秋生,是江城蟋蟀协会会长。我爷爷是民国年间,四九城的“蟋蟀王”,名叫杜一鸣,他养的蟋蟀,个头大脾气躁,凶狠异常,战无不胜,不但为我爷爷他赢得了百万家产,还挣下了个“市蟋蟀协会会长”的名头。每一只蟋蟀“仙逝”的时候,我爷爷都要为它打一口小小的金棺,传到我这一辈,杜家已经打了九十八口金棺。”

    杜秋生顿了一顿面色凝重地继续说道:“我这条大青头到如今已经为我战胜了九十九局,还差一局就是百战将军,可惜可惜!命由天造,料不到他却命丧一条不起眼的狗蝇黄口中,在下为它打造地九十九口金棺之后,就此洗手!再不斗虫了,从此退出斗虫界!”

    听到杜秋生这些话,周围人都是大吃一惊,大名鼎鼎的四九城蟋蟀王杜一鸣的孙子,竟然隐身在江城,而且一隐就是数十年!

    “在下愿意和小兄弟叫个朋友。不知道小兄弟如何称呼。”杜秋生对李致远拱手说道。

    李致远远真没想到,自己随手玩玩,竟然把民国蟋蟀王的孙子给勾了出来,还因此让人家金盆洗手退出斗虫界,多少有些歉意。

    “在下李致远,一时兴起才过来玩玩。”李致远也客气道。

    “缘分!”杜秋生递过去一张名片给李致远道:“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言一声!”

    说完,第三代代蟋蟀杜秋生收拾一番,回家给他的青龙将军打造低九十九口金棺去了。

    望着杜秋生远去的背影,李致远觉得这个中年男人瞬间显得伛偻了很多。

    李致远心想,这一战只怕要在他心里结下一个解不开的心结吧。

    李致远拢了一下斗蟋蟀赢的钱,清点之后发现竟然有两千多。

    “哈哈哈……小芳,瞧瞧,咱一出手就是几千块钱。”

    “致远,你只顾玩呢,也不看看时间,天都快黑了,这个时间哪还有回华贵县的汽车。”刘小芳焦急道。

    李致远这才恍然大悟,看了看火红地夕阳已经染红了半天西天。

    斗虫耽搁了不少时间,现在连华贵县的汽车都赶不上。

    李致远收好赢得两千块钱,先是将一个“道”字打入狗蝇黄的体内,然后意念一动,那只狗蝇黄跳到了自已的头上,钻入他的头发丛中潜伏起来。开始了修炼。

    狗蝇黄经过刚刚的战斗受伤已经不轻,不过在进入修炼后,它的伤很快就被体内新生的灵力给弥补了。

    天色已晚,又没有了回程的车。李致远只得和刘小芳决定先在江城找个旅馆先借宿一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