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63章 青龙将军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李致远带刘小芳走向人群中,一个提着蟋蟀笼子卖蟋蟀的老人的面前,问道:“老人家,这蟋蟀怎么卖的?”

    “买我的蟋蟀,呵呵,你可找对人了,你看我的蟋蟀绿头红须,翅色金黄,这是新品种‘绝杀黄’!”买蟋蟀的老人似乎看出李致远是玩蟋蟀的门外汉,便开始胡谄起来,连蟋蟀的品种都是不着边际地胡编乱造:

    “这样吧,我也不给你多要,这蟋蟀你给300元,要是相中了你就拿走!”

    老头的声音将周围身边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懂蟋蟀的人都知道,老人手里的蟋蟀品种是狗蝇黄。小说网

    狗蝇黄在乡下田间地头是最常见的一种。

    出土时头色如乡下常见的狗蝇,或枯树叶,翅声喑哑,但过了露,翅色变成赤金,鸣声也宏亮起来。

    斗蟋蟀的人都明白,狗蝇黄战斗力非常低弱,基本上就是当炮灰的一类。

    狗蝇黄的价格在小商品市场门口的价格是20元一只。贵的不是狗蝇黄,而是装狗蝇黄的那个精致的小笼子。

    “20块元一只,多一分我都不要?”李致远直接来了一个跳水价。

    “好吧,看你是个很不错的青年,第一次就卖你个情面,20块钱就当我交你这个朋友了!”老人怕煮熟的鸭子飞了一般,赶紧把装着一只狗蝇黄的笼子塞到李致远手里。

    李致远微微一笑,付给老头20元钱,这才离开。

    “这小子不傻呀!”老人盯着李致远的背影说道。“能一眼看出狗蝇黄的价格。”

    “就这物件还能值20!”看着叶远20元钱买回来一只蟋蟀,李致远一脸迷惑:“这种蟋蟀在咱们村多的是!”

    “小芳,你先等我下。小说网我去去就回来。”李致远提着狗蝇黄便离开了人群,走到僻静处,手指一扣一弹,将一个“学徒”打入笼中狗蝇黄的体内,将它变成自已盟军队伍的一员,然后李致远用意念吩咐狗蝇黄“张嘴。”

    笼子中的狗蝇黄张开了嘴,李致远迅速打开笼子,食指伸入到狗蝇黄的嘴里,注入一些灵气进去。然后又在它的双腿以及身上都注入灵气进去。

    最后交代一句“待会我要拿你去赌钱,你可不许给我掉链子!”

    做完这些,李致远走回刘小芳身边。

    “走,我们也去赌一赌!”李致远提着狗蝇黄,拉起刘小芳的手,向还在不断为“青龙将军”爆发出胜利喝彩的那个人群圈子走去。

    提着蟋蟀学徒钻进人群,正好又一个主顾出头丧气地败下阵来,看样子也是被中年男子口中的“青龙将军”杀了个铩羽而退。

    李致远往人丛中间一瞧,只见中年男子面前的地上摆放着一个脸盆大小的黑土陶罐,陶罐中间蹲着是一只四四方方的青大头,但见虫一身乌青皮色,隐隐透着紫光,头如青玉,多面出角,一看就是极度凶残之辈,斗丝深红隐沉,在头上刻出道道沟壑,无半点麻路,耳环不连,亮出自己青虫身份,乌黑铁皮项深长宽阔,四周布满青色毛丁,居然长了六条黑腿,只有大腿根部呈暗红色。

    李致远心道:“这特玛哪里是蟋蟀,这简直是个超级怪胎啊!”

    尤其是那两颗黑牙,打个比喻就象夏天满树都是的天牛的牙齿,黑里泛青光,李致远甚至有些怀疑牙上是不是有毒。

    就在李致远思索之间,又一个挑战者在中年男子面前的马扎上坐下来。

    蟋蟀比赛如何判输赢呢?最简单的判断方式就是“一方叫,另一方不张牙”,简单理解就是面对对方的示威,自觉放弃抵抗就算败下阵来了。

    比赛开始时先由斗师将蟋蟀引入场内,然后用草芡挑拨激怒,再由裁判宣布将两只蟋蟀引到面对面情形下让双方自由厮杀。阅读网.2 5 8zw.

    一只蟋蟀猛地发起了进攻,冲着对方狠狠咬了一口,对方也不示弱,用力跳起反扑。牙对牙,头对头,几个回合下来,一只蟋蟀调头逃跑,另一只蟋蟀昂首长鸣,发出胜利的鸣叫。

    有时候蟋蟀不在状态,还会专门在旁边准备一直母蟋蟀,让公蟋蟀和她独处一会再放出来。这很像是啦啦队,找些美女来助阵,实际上在蟋蟀眼里,会认为马上出现的对手是来抢它的配偶了,这才能激发斗志。

    比赛在普通人眼里可能是一团厮打,但是在“虫友”眼里,却都有着各自的技术动作。最普通的技术动作就是“啄夹”,在迅速扑出身体的同时用钳子攻击对方,从攻击的速度力量就能看出这只蟋蟀的强弱。

    来挑战的男子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爱虫放进黑土陶罐中间,李致远定睛一瞧,这是一只体型异常硕大的‘玻璃翅’,斗丝很细且长活,铁皮项深长,肉身细软,长腿洁白,翅光油亮轻薄,走寸步,机警异常,一口宽厚白牙但比对手短些。从身型上比对面青龙将军还要高出一个档次,但是叶远估摸着青龙将军的厉害,打心里却为这个玻璃翅捏着一把汗。

    “青龙将军”的主人看了一眼挑战者的蟋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呵呵,行啊,是条好虫!请吧……”

    这时候,四周围观的人群纷纷开始下注。

    两虫很快对上了头,玻璃翅身形硕大,不如青龙将军灵活,对方起叫后连忙转身,可惜已经措手不及,青龙将军果然虫性精明,在对手转身时猛然发口,“啪”地一声,挑战者的玻璃翅被打了一个筋斗,翻身立足未稳,青龙将军又一记重口发来,玻璃翅再次被打了一个趔趄。

    刚上阵就被对方来了个下马威,玻璃翅被激怒了,咆哮着直冲过来,四牙相交死死的咬在一起,青龙将军猛然甩头,将对方扔在一边,但是秃头双钳仍然紧紧的叼住玻璃翅的大牙,两虫一记双合“咔”一声响,居然同时飞出了斗盆,周围一片喝彩。

    两虫回盆再战,玻璃翅虽然顶住了青龙将军的三板斧,而且还占有身形硕大的优势,但在青龙将军一口接一口的狂轰乱炸中险象环生,单单靠着坚强的意志顶住秃头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还是败像已显。

    青龙将军则越战越勇,一对獠牙肆无忌惮的猛击对手,终于抓住一个机会,一口叼住对手的右腮“哧”的一声,将玻璃翅连腮带脸撕出一条长长的口子,裁判员紧忙想拨开两虫,但为时已晚。青龙将军顺势将两颗黑铁一样的板牙一扬,“咔嚓”一声切断了玻璃翅的脖子。

    玻璃翅再无回天之力,尸首已然断做两截,只剩下几条后腿还兀自动弹。

    青龙将军在敌人的尸首旁边振翅高呼,昭示着胜利。其凶残程度让围观者啧啧称奇。而中年男子脸则上升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挑战者叹了一口气,这才扔下赌资面如土灰的钻出人群圈子。

    这一战,青龙将军已经是十战十捷,稳坐了常胜将军的头把交椅。周围再无挑战者敢来应战。

    中年男子面带微笑地扫了一眼人群,环顾一周见没人再敢上前来,就打算收摊走人。

    “我来试试!”

    李致远说着一屁股坐在了中年男子对面的马扎上面,将自己的狗蝇黄摆放在大家面前。

    中年男子上下认真打量了几眼叶远,又看了一眼李致远跟前的狗蝇黄,微微皱眉。还未开口,周围人群就轰然大笑。

    “哈哈哈,头一次见有人拿狗蝇黄挑战青大头!”

    “狗蝇黄就是坨战斗力不值一提的渣渣,不知道够不够青大头一口咬的……”

    “个头差太多,狗蝇黄还没青大头的一半!”

    “简直弱爆了!”

    中年男子见李致远一脸认真的模样,才确定不是来开玩笑的。

    “好吧,那今天再玩最后一战!”中年男子皱着眉头有些不悦。

    狗蝇黄都敢挑战青大头,这是不是太不把“青龙将军”的名号放在眼里。

    不过,一会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青年就该知道了。

    “请吧……”中年男子一开口,周围人群纷纷开始下注,毫无疑问地赌“青龙将军”赢!

    狗蝇黄对战青大头,这根本就是拿着鸡蛋砸石头,这么稳操胜券的赌注,不下注“青龙将军”才怪呢!

    淡淡一笑,李致远打开竹篾笼子的门口,将自己的狗蝇黄放进战场!

    吱!吱!吱!

    狗蝇黄一个翻身跳进战场,让大家顿时目瞪口呆!

    这货竟然落地后,双足着地,立着!

    没错,是用双足站着的!

    像人一样用两条后足站在陶罐中间,金黄色的后翅不断发出吱吱吱的脆亮叫声!

    成精了?

    所有人都呆了!

    狗蝇黄这一上场,着实给了大家眼前惊艳的感觉!场面瞬间冰冻下来,人群里全是目瞪口呆的一副表情。

    中年男子盯着李致远的狗蝇黄,眼角的肌肉一阵抽搐!心中不停嘀咕。

    这是什么虫?

    自己在这大前门斗虫少说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却从没有见过一只两足立地像人一样大摇大摆的蟋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