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59章 老人病重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熬鹰,是训练鹰的一种方式,意思就是熬着它,不让它睡觉,渐渐地把它的性子给消磨掉,让它变成自已的宠物,为已所用。

    熬鹰在当下已经不多见了,新疆那边还有,但在这个内陆城市真的是非常的罕见。

    那青年不晓得熬鹰的难处,又因为妒忌李致远,所以便有意地贬低,乍然听到老者要出五万买李致远的鹰,不由得一阵惊奇。

    一只鹰,能值五万?

    那青年还以为自已的耳朵是出了毛病。正暗暗地纳罕时,就听李致远非常干脆地回答说:

    “老人家,不好意思,要让您失望了,我这鹰不卖…”

    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五万块钱他还不卖?

    那青年眼珠子瞪大,惊奇地瞧瞧李致远又瞅瞅老人,现在他突然有种怀疑,怀疑同桌的这三人,是不是在使托诈骗。

    老者微微有些失望,道“看样子你对这鹰是有感情了,唉,其实就算换成我,这么好的鹰我也不会卖的。”

    老人说罢便不再开口,意兴阑珊地吃面,吃完了面,站起身来,跟李致远打了声招呼,然后便去收银台付钱走人了。

    过了一会,面上来,李致远和刘小芳吃完面,去前台付帐时,前台的女收银带着职业性微笑道“先生,您的两碗面钱,刚刚有一位老人家帮您付了。阅读网.2 5 8zw.”

    “付了?”李致远一阵惊奇。

    “对,就是刚才跟您同桌的那位老人,难道他不是您的朋友?”

    “呃,一面之交,也算是吧。”李致远说着,便拉着刘小芳快步出了面馆,放开目光在大街上一扫,却看不到了老者的身影。

    李致远生平最不喜欢欠别人,萍水相逢的凭什么叫人家付饭钱?

    找不见老人的身影,他用意念对鹰盟吩咐说“帮我找刚才同桌吃饭的那个老人。”

    鹰盟接到吩咐后便飞起天空,在天空盘旋了一下后,便向着大街一端飞去。

    李致远带刘小芳跟了过去。

    跟随着鹰盟的身影,在大街的转角处的一处公共椅上,李致远找到了老人的身影。

    老人靠在公共椅上,用一块报纸蒙着脸,像是在眯眼睡觉。

    李致远走到老人跟前,掏出二十块钱递给他道“老人家,让您帮忙付钱我实在过意不去,喏,我现在把钱还您……”

    老人惊了一跳,忙拿下蒙脸的报纸,睁开双眼盯着李致远,有些惊奇地道“噫?小伙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其实李致远找到他也并不怎么稀奇,因为他距离面馆并不远,但问题是他用报纸蒙着脸呢,对方怎么看出是他?

    李致远自然不能说他有神识,他只是指着天空飞下来的鹰盟,道“诺,它告诉我的。小说网”

    鹰盟飞下,落在了李致远的肩头。

    老人的目光盯在鹰盟身上,一脸惊艳之色,微微有些激动,他没有接李致远递上来的钱,而是意犹不甘地道“小伙子,你这鹰,真的不卖?我可以再加一倍的价……”

    李致远果断地道“真不卖,多少钱都不卖!”

    看得出老人很喜欢鹰,听到李致远态度坚决地说不卖,老人显得极为失望,情绪变得有些低落。

    李致远将钱又递近一些,“老人家,您还是把饭钱收了我,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

    老人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李致远,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欣赏之色,站起身来将钱接下,然后指了指公共椅道“来,小伙子,带你女朋友在这坐一会,我们认识一下,”

    见老人这样说,李致远便拉刘小芳坐下了,他在这省城人生地不熟的,想打听个事情也不容易,现在有人主动要跟他结识,自然是不会拒绝了。

    见李致远和刘小芳坐下了,老人也坐下,然后又将一张十块钱塞给李致远,道“十块钱就够了!”

    李致远也知道面的价格是五块钱一碗,所以也没有推拒。

    老人塞了钱后,便向李致远郑重地伸出手,非常友好非常真城地道“来,认识一下,我叫冯家诚,你呢……”

    “我叫李致远!”李致远握住老人的手时,发现他的手有些冰凉,而且还有些抖颤,人上了年纪容易气虚,气虚人就会手脚冰凉,所以也没有太在意,道“冯老您叫我致远便可。这位是我对像,叫刘小芳……”

    “呃,”冯家诚瞟了一眼刘小芳,点头笑道“你对像真漂亮!你们是从乡下来的吧?”

    李致远不亢不卑地道“对呀,我们俩家住同一个山村,我在家里开了一个养鸡场,她也准备在家里开个豆质品厂,我们来省城是想考察一下市场,看看省城的价格?”

    “嗯,不错不错,其实我老家也是乡下的,所以看到你们我感到很亲切,小伙子,你看这样好不好?农贸市场我熟悉,我带你们去好不好?”老人非常热情地道。

    “那可不行,太麻烦了!”李致远说着,瞟了一眼肩头的鹰盟,道“再说不还有它嘛,我们迷不了方向的。”

    老人点点头,目光不由自主地对盯在了鹰盟的身上,脸上显出喜爱之色,然后竟又是用一种恳求地语气对李致远道“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也熬一只鹰,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忙活的。”

    李致远犹豫起来,他哪里会熬什么鹰,他只不过有盟军分封令,能把鹰变成自已的盟军罢了,说实话捉只鹰不难,而且让它变成自已的盟军,然后让它跟在这老人身边,也都易如反掌,但是,太麻烦了,再者,这老人还不值得他这样做!

    老人似乎能看穿李致远的心事,赶紧道“小伙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麻烦的,你只要报一下你的家庭住址,等您熬了鹰,我可以上门去求,”

    老人态度越是城恳谦卑,李致远越是不忍心拒绝,他陷入了煎熬当中。犹豫了好一会,李致远才道“好吧。”

    见李致远同意,老人显得很激动,一把抓住了李致远的手,摇撼道“谢谢,太谢谢了。”

    刘小芳不太理解冯家诚老人的做法,为了一个宠物,何至于如此地谦卑相求,如果她知道有人肯花上千万买一条爱犬,她就能理解了。

    再次与老人的手交握时,李致远发现老人的手更加的凉了,可以用冰凉来形容,按说这天气正是不冷不热的时节,而且这会刚正午,又才吃了饭,老人再气虚也不至于这样,不由得就仔细观察了一下老人,这一观察就发现了老人的异常,只见老人这时脸色一阵的发白,呼吸急重起来,双眼懒懒地闭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