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53章 队伍壮大+.?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野狼堂添新丁,队伍壮大起来。

    在李致远的命令下,狼堂主带着七个成员打先锋,在前开道,鹰盟用它敏锐的双眼,在高空查找猎物,狗护法殿后,盟军队伍浩浩荡荡向着山脉腹地行进,一场狩猎活动就此展开。

    队伍行进的速度很快,李致远这个唯一的人类也没有拖后腿,反正这片山林里也没有其它人,这时候他放开步子快速奔行,身形宛如一只矫健的猎豹。

    突然,鹰盟飞回,在空中盘旋,发出唳叫示警。

    然后,前方山林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听声音分明是野猪无疑。

    李致远飞步过去,就见野狼堂的八个成员,已经缠咬住了一头野猪,看清那头野猪后,李致远还是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野猪的块头太大了,差不多有五百斤重,这样大的野猪,再长个一年半载能被称为野猪王了。

    如果是在上一次狩猎的话,这样大的野猪恐怕是拿不下的。

    但这一次,明显不同了。

    那六匹修炼了半个月狼,这时候发挥出了超强的战力,死死地咬住野猪不松口,反观那两只刚刚入道的狼,就有点畏首畏脚的样子。

    鹰盟也出击了,只见它像一个战斗机一样,在天空略一盘旋,然后瞅准时机,在狼群将野猪死死按住时,俯冲而下,尖喙准确啄在了野猪的一只眼睛上。

    那野猪又发出一声凄厉惨吼,周围五十米外的飞鸟都惊飞起来。

    狗护法也随着李致远的心意,扑了上去,窜到野猪背上,死死地咬住一只猪耳,李致远不失时机地冲上去,一个“学徒”打入野猪脑门。

    野猪终于老实下来。被李致远收服。

    ……

    到下午时分,这一场狩猎活动宣告结束。

    这一次狩猎的战果,除了一头将近五百斤的野猪,还捉了一头二百斤左右的野猪、以及三只野兔、三只野鸡。

    三只野鸡被李致远收编到盟军队伍中,变成野鸡弟子,按照李致远的吩咐,飞去大青山,加入野鸡宗队伍。

    三只野兔直接打死了,用一根青藤拴在一起,搭在狗护法的背上让它驮着,一大一小两头野猪随队伍一起到了山口。

    狼不能出山,否则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和不必要的麻烦,李致远命令狼堂主带着七个狼弟子回山。

    八匹狼跑掉后,李致远盯着那头五百斤的野猪犯起愁来。

    上次只不过捉了两头三百斤的野猪,就惹起了父母的怀疑,这一次可是将近五百斤重的野猪,如果说是用弹弓打的,肯定说不通。

    考虑到这一点后,李致远决定不把这两头野猪带回猪场了,直接打电话让猪毛脸开车来拉,省得父母害怕,也免得父母为他担心。

    只是,这样一来,难保猪毛脸不怀疑……嗯,为了不引起猜忌,还是找把猎枪来,给两头野猪挂挂彩,这样才说得过去!

    想到这里,李致远便吩咐两头野猪在山口休息,两头看上去凶悍的野猪,这时候却比家猪还要温驯,卧在草丛里一动不动了。

    李致远让鹰盟和狗护法照看着它们,独自回村借猎枪。阅读网.2 5 8zw.

    想到猎枪,李致远就想到了死去的猎户陈大狗,陈大狗喜欢玩枪是人所皆知的,大家也都知道他家里有三杆猎枪,而且有持枪证,现在他人虽死了,但猎枪应该还在。

    想到陈大狗,李致远就直接去了他家。

    李致远走进陈家时,寡`妇马金香正坐在院子树荫下织毛衣。

    天气热,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自裁的粉色无袖汗衫,露出一双丰满雪白的手臂,一双葱白小手非常灵巧地织着,动作快的看不清,胸领开的很低,这样低着头织毛衣时,饱满的两团露出一半出来。

    看到李致远独自进院,马金香怔了一下,然后脸上划过一道欣喜,忙站起迎上“大侄子,你可来了!人家在家等了你好几天呢!”

    李致远一愣,这才想起上次在清水河的糗事,不由得尴尬道,“婶,你,你等我干啥子?”

    马金香向前一靠,胸器一挺,差一点就贴在了李致远的身上。腻声道“男人和女人……还能有啥事?”

    李致远只觉香风扑面,两团雪白在眼前一晃,这时他发现马金香里面居然没有戴纹胸。

    像马金香这样成熟的女人,对李致远这样的小青年诱`惑力还是蛮大的,甚至于比刘小芳和何赛雪的少女诱`惑还大。

    马香山这样一靠一挺,让李致远不由得一阵口干舌燥,赶紧退后了一步,错开目光道“马婶,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李致远说着就一转身,抬步正要走时,却被一只柔软的手给抓住胳膊,她的声音恢复了一本正经,道“哎,致远,人家不过是开个玩笑,你别当真。来,致远,咱们到屋里坐吧。”

    李致远转过身来,却不敢跟她去屋里,抽出胳膊,道“婶,我还有事,就不进屋了,你家的猎枪,借我用用。”

    “枪……”马金香脸色一震,有些诧异地问“你借枪干啥?”

    “上山打野猪。”李致远干脆地道。

    “哎呀,致远,你,你犯什么混,你不要命了?”马金香显出很担忧很生气也很认真地样子,“难道你不知道俺家那死鬼是怎么死的?”

    “当然知道。”

    “知道了你还去,俺家那死鬼好歹还打过几年猎,枪法好,你这个嫩娃子,去了那不是送死嘛!”

    李致远没想到马金香会这样认真,竟是一时找不出更好的理由,却又不能对她讲明真相,只是道“婶,你到底借不借?”

    “不借。”马金香道“除非你把你的枪也借俺用一下。”

    “我的枪?我要有枪,还管你来借?”李致远没好气地道。

    马金香盯着李致远裤子拉链处,乐呵道“你没枪,难道你让人给阉了不成??咯咯,咯咯……”

    马金香笑得花枝乱颤,胸前的两团因为没有束缚,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李致远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口吐沫,盯着她那摇摇欲坠的地方,道“好了,别笑了,再笑茄子就掉下来了。”

    陈大狗死后,马金香为了女儿不受委屈就没有改嫁,从此与女儿相依为命,日子过的清苦而寂寞,偏偏她又是一个爱说笑话的人,这时见李致远同她说笑话,更加的开心了,笑得前仰后合的,拍了李致远一下,“哈哈,大侄子,我以为你是个闷葫芦呢,原来也这么爱说笑话,哈哈……哎哟,笑死我了。”

    她这样剧烈一笑,那两团雪白晃得李致远一阵眼花头晕,他赶紧转开目光作深呼吸。

    马金香笑完,恢复了一本正经,认真地道“致远,其实,我是真有正事要对你说。”

    “那你说吧。”

    “致远,不瞒你说,自从俺家那死鬼走了后,家里就没有了收入来源,小樱的学费一直都是靠俺娘家哥周济的……”

    李致远以为马金香要管他借钱,便道“婶,你知道我建鸡场花销了一大笔钱,现在我手头也紧,要是借个万儿八千的我还真拿不出来,要是几百块钱还行……”

    马金香一怔,见李致远如此地实诚厚道,心中一阵感动,道“致远,你误会俺的意思了,俺不是管你借钱,俺现在不等钱用,俺是说,俺必须得挣钱了,不然等小樱长大,上了高中,读了大学,到时候花销更大……”

    “呃,是这样呀,不过婶,这,这事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李致远更加的迷糊了。

    马金香却笑了,“致远,你的鸡场建那么大,你一个人能照顾得来吗??”

    李致远道“等鸡场运营起来,到时会招一个工人帮忙的。”

    “那把俺招进去吧!”马金香一脸期待地道。

    李致远有些作难地道“婶,我,我没打算招女工的……”

    “女工咋啦?你怕俺干活不行?”马金香苦了脸色道。

    “不是,就是,就是不太方便……”

    ……

    满地打滚求推荐票,收藏,打赏,多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