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44章 全部伏法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在车厢这样密闭的空间里打电话,通话双方的声音都不可避免会给人听到。

    郭建标听完何赛雪与何永谦的通话,见对方口气如此之大,不免有些惊疑地回头仔细打量了何赛雪一眼,发现这女孩长得格外漂亮,也有气质,但就是不认识。

    要说县政府和公安局的那几位重要领导的家属,他多半都认识的,但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个女孩。

    这也难怪,何赛雪的爷爷何永谦是副县长不假,但在郭建标进入治安大队以前就离休了;何赛雪的叔叔是县公安局长何志国不假,但何赛雪必竟只是他的侄女而不是女儿,再者何赛雪大学三年没怎么在家,大学毕业就下基层到双庙村当了村支书,很少在华贵县城停留,郭建标不认识她也是正常。

    既然是不认识的人,郭建标自然是不放在眼里。

    就在李致远何赛雪被带去治安大队时,何永谦给儿子何志国拔打了电话。

    第一次拔过去,对方挂断了。

    老爷子有些诧异,也有些恼火,又拔了一次。

    电话响了好一会子才接通,何志国开口便道歉“爸对不起,我正开会呢?所以……”

    “如果是我身体不行了,你妈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吗??”何永谦声音里透着愤慨。

    倒也不是怪儿子不接电话,主要还是被刚才的事气的,光天化日的一伙流?氓明目张胆地非礼他孙女不说,现在还倒打一耙,报警把他孙女和他的救命恩人抓起来了。

    华贵县城出了这样的事,身为公安局长的儿子,也有责任。

    “爸,我,我开的这个会议挺重要的……是关于此次治安严打的……爸,您身体还好吧?”

    “好个屁,刚才差点就过去了……”

    “啊,爸,那,那您现在在哪个医院呢……”

    “已经被一个叫李致远的年轻大夫救回来了。”

    “呃,李致远?哪家医院的,等会下了班我得好好谢谢人家……”

    “不用等到下班了,现在就去看他,”何永谦严肃地道。

    “爸,我现在正在部署这一次的治安严打工作,上面对这次治安严打很重视,我现在脱不开身呀……”

    “治安严打?哼,早应该严打一回了,”何永谦这时才把话切入正题“何大局长,我要报案,您仔细听好了,今天何赛雪带一个叫李致远的大夫来给我看病,在南山公园遭遇了一伙流`氓,要非礼何赛雪,如果不是李致远大夫,后果不堪设想,这伙流`氓现在还倒打一耙,报警把他们二人抓到了治安大队……”

    说到这里,老头子语气一变:“哼,这就是咱们华贵县城的治安,你身为公安局长,不感到惭愧吗?”

    “什,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何志国又是震惊又是惭愧。

    “去治安大队看看就什么都清楚了,”何永谦声音里透着不满和失望。

    “是是,我知道了爸,我这就去。这件事我一定会严惩。”何志国擦了一把汗道。

    “记住,李致远大夫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希望他受到任何的伤害,你明白我的话吗?”何永谦认真而严肃地道。

    “我明白了爸。”

    挂断电话后何志国怒气冲冲地回到会议室,直接对治安大队长张军旗道“张队长,你跟我去一趟治安大队……”

    “何,何局,不是要部署严打行动吗?”治安大队长张军旗见何志国脸色不对,有些弱弱地道。

    “还部署个屁,现在就行动!”何志国怒喝一声,吓得一屋子人都不敢说话。

    参加此次会议的都是华贵县公安系统里领导人物,除了公安局长何志国,还有两个副局长,治安大队的正副大队长,有几个辖区派出所的所长,还包括葛壮的舅舅蒋天霸。

    作为何志国的部下,这些人都知道何志国的脾性,何志国平时很少发脾气的,现在大家见他大发雷霆,虽然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都能猜测到是发生了治安上的大事。

    尤其是治安大队长张国旗,见何志国要亲自去治安大队,便知道这事与治安大队有关联,当下心头一跳,连忙应道“是是,局长!”

    说着,立即拿起桌上的帽子戴上,然后随着何志国一起,走出会议室。

    ……

    到了治安大队,孙兵葛壮一伙人像到了家一样,得了势一般,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从车上下来一直到审讯室,这一路上他们都用一种得逞的眼神盯着李致远。

    在进入审讯室后,孙兵更是用他的左手肆无忌惮地推搡了李致远一把,道“小子,等着坐牢吧!”

    李致远瞪了他一眼,正要动手,何赛雪一把拉住李致远,对他使了个眼色道“算了,跟这种人计较太丢份了!”

    孙兵闻言肚里邪火乱窜,盯着何赛雪奸笑道“小`妞,你男朋友要做牢了,不如跟着我吧,保管你吃香喝辣的……”

    孙兵说着,色迷迷地向何赛雪伸出了手。

    李致远心头一火,一把抓住孙兵伸出的左手,狠狠一扭,只听咔嚓一声,孙兵的左手也被扭断了,孙兵发出一声杀猪一般的大叫。两条手臂都断了。

    郭建标听到表弟的惨呼便冲进了审讯室,见孙兵的左手也被李致远扭断了,心里那个火气呀,从腰间抽出警棒就朝李致远头上招呼。

    便在这时,就听一个声音在身后怒喝道“郭建标你干什么?”

    那警棒还没有落下来就生生地顿住了,因为郭建标听出那是大队长张国旗的声音,果然一返身就见张国旗走进来,随后走进来的还有公安局长何志国。

    看到何志国后,郭建标的手一抖,警棒扑通掉在了地上。郭建标忐忑道“张队长,何局,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何志国没有理会郭建标,目光一扫就看到侄女何赛雪和一个年轻小伙子,周围还有一伙人,赤着的胳膊上都纹有一条青龙。

    看到那龙纹身后,何志国的目光不由得一凝。

    “叔叔,你可来了!”何赛雪见到叔叔现身,便上前叫了一声。

    这一声叔叔,把孙兵葛壮一伙人吓得屁滚尿流,原来这小`妞之前说的话都是真的,她叔叔真的是公安局长!

    早知道她叔叔是公安局长,借他们俩胆他们也不敢招惹她呀!

    何志国对何赛雪点点头,却是没有开口关切侄女,而是开口问道“李致远大夫是哪位?”

    “喏,在这呢,”何赛雪指了指李致远。

    郭建标见眼前的女孩是何志国的侄女,当下就吓坏了,何志国是公安局长,何志国的父亲是原副县长何永谦。那么,眼前的女孩,就是何永谦的孙女,动这女孩就等于是太岁头上动土呀,这是玩火自?焚的事情呀!

    想到这里,处身在将近三十度的房间里郭建标却直打冷战。

    而且他这时见何志国这时不问侄女,倒是关心这个乡下小子,心里更加的害怕,难不成小子大有来头?

    郭建标两眼紧紧地盯着何志国。密切关注他接下来的举动。

    只见,何志国一脸歉意地向李致远伸出手,道“李大夫您好,我是赛雪的叔叔何志国,您,您没事吧?”

    李致远伸手与何志国握了握手,还没开口,何赛雪已抢先道“怎么没事?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他现在恐怕已经被这个警察打死了!”

    何赛雪说着便用手指了指郭建标。

    郭建标闻言心中那个气闷,那个忐忑呀!

    何志国听了侄女的话,一巴掌甩在郭建标脸上,喝骂道“混帐,谁给你的权力打人?”

    “何局,他,他打伤了我表弟!”郭建标脸上浮现五个手指印,替自已辩解了一句道。

    “你表弟?是哪个?”何志国目光冷的吓人。

    郭建标陡地恐慌起来,却不敢指认了。

    何赛雪指了指孙兵“叔叔,就是他,还有这一伙流`氓,他们要轮?奸我,如果不是李致远,我现在恐怕已经……”

    何志国听到这里,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他的目光冷冷地扫着孙兵一伙。

    孙兵一伙吓得抖抖搂搂的,身子往墙角缩去。都有意地想把胳膊上的青龙纹身给藏起来。他们心里清楚,这一回是撞枪口上了,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人,心中都是一阵的凄惶。

    何赛雪一脸愤慨,接着道“他们没有得逞,就勾结这个警察,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他们还说要让李致远坐牢。”

    听到这里,郭建标吓得浑身都是冷汗,两腿直打颤。

    何志国从孙兵一伙人身上收回目光,转头问治安大队长郭建标道“郭建标,这伙人胳膊上怎么都纹着一条青龙呀?”

    何志国的声音温和自然,就像是在问候你吃饭了没有,但却令郭建标的身子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嘴上结巴道“这,这,我,我哪里知道?!”

    这时,张军旗却开口道“何局,他们是不是就是青龙帮一伙??”

    刚刚在治安严打部署会议上,就有人提到了青龙帮一伙人,张军旗是知道这伙人的,不过他知道青龙帮的头目孙兵是郭建标的表弟,就没有讲出来,现在见青龙帮这一次居然撞到了枪口上了,连何志国的侄女都敢动,知道包庇不了,便讲了出来。

    “呃,是吗?张队,你叫人把这伙人都给我带到公安局去,我要把这伙人列为此次严打的重点,一定要审个清楚。”

    听了这话,郭建标双腿一软,一下子瘫痪在了地上。青龙帮这伙人可少干坏事,虽说都不是什么大罪,但真要查实了也够他们坐两三年牢的,他以前可没少替青龙帮一伙人擦屁股,如果真要审的话,恐怕他也要连坐的,别说这身警服要扒下,到时候还要跟着坐牢呢!

    张军旗立即把治安队的人都叫了过来,然后押着青龙帮这伙人向外走。

    李致远见葛壮也要被带走,便对他道“葛壮,你听着,你给刘家的彩礼钱,我会替他们还你,至于刘小芳,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葛壮闻言心头一跳,道“谁是刘小芳?我,我不认识,我也没有给任何人彩礼钱……”

    葛壮怕李致远把上次在自由市场上的事讲出来,也怕自已的事连累舅舅,说罢赶紧走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