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39章 如此治病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噫?爷爷怎么出了一声的冷汗,噫?爷爷的脸色,怎么发紫……?”仔细端详爷爷时,何赛雪很快就发现爷爷有些不对劲,虽然是酷暑天气,但屋里开着空调,人在睡觉时体温会有所下降,所以不至于出汗,再者,心脏病人嘴唇会有些发紫不假,但脸色一般不会发紫,除非,是病发了。

    听到孙女的惊疑之声,老太太心头一跳,立即凑到床边,她眼神有些花,凑近老伴的脸一看,再一摸,只觉一片冰凉。

    再一摸鼻息,手立即便颤抖了一下。

    老爷子已经没有了呼吸。

    看到祖母试鼻息的手颤抖了一下,何赛雪脸上显震慑之色,心头咯噔一下,觉得心脏都不会跳了。

    老太太显出恐慌悲伤之色,抬头道“小雪,你爷爷,可,可能过去了!”

    “什么!”何赛雪娇躯抖颤了一下,然后她几乎是本能地大叫起来“致远,致远,快过来……”

    李致远在客厅正坐的无聊,陡然听到何赛雪带着颤音的叫喊,便知道情况不妙,于是赶紧站起,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致远,快,快来看看,我爷爷他……他没气了……”见李致远走进来,何赛雪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颗救命的稻草。慌里慌张地将他拉到了床边。

    李致远一看老爷子的脸色,心头也是一跳,果断干脆地坐在床边,麻利地将老爷子从床上扶坐起来,右手不断地在他后背抚动,不动声色地将灵气输入到他的体内,并用神识控制着,注入老人的心脏当中。

    其实做这些,李致远也是没有把握的,因为他感觉老爷子身上一片冰凉,与死人无疑了,而且呼吸都停了,如果真是死了,那灵气也治不活,如果只是休克,那或许还有救。

    何赛雪和老太太紧张坏了,虽然老太太对李致远的医术持怀疑态度,但这时却没有拦着,必竟老爷子已生死不明,就当死马当活马医吧,祖孙二人两双眼睛都紧紧地盯着老爷子的脸。

    迫切希望他能睁开双眼。

    咳,咳……

    在一阵紧张的气氛中,两声含糊不清的咳嗽声响起,继而,老爷子陡地张大嘴,呼吸起来,就像是搁浅的鱼,呼吸急重如潮汐一般,就感觉如果一气拔不上来,他就会挺尸而去。

    好在,随着李致远手上灵气的不断输入,老爷子的呼吸,渐渐地平稳,有力,而且这时,也睁开了双眼。

    他吃力地抬起眼皮,目光有些茫然……

    因为刚刚,他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爷爷,爷爷,你醒了……你可醒了……”见爷爷醒过来,何赛雪抓住老爷子的手,激动地摇撼起来。

    老太太也是泪眼婆娑。

    “喂,别摇了,你爷爷这样虚弱,不死也得给你摇零散……”李致远白了何赛雪一眼。

    何赛雪闻言立即停止了摇撼,并放开了爷爷的手,不过却是瞪了李致远一眼,“你说话能不能好听点?别总死死的,我爷爷长命百岁,死不了的。”

    “小,小雪,不,不得无礼!”老爷子虚弱地开口了,声音弱得像一条随时都有可能断掉的风中的丝线,但何赛雪却听到了。

    见爷爷能开口说话,何赛雪惊喜地道“爷爷,你没事啦……你刚才是怎么了?”

    “呵呵,爷爷刚才去了一趟鬼门关,不过,”老爷子这时候居然还开起了玩笑,说到这里他吃力地转过头来,盯了李致远一眼“不过却被这个大夫给拉回来了……”

    老爷子虽然虚弱但脑子还保持着一线清明,此刻李致远仍没有停止灵气的输送,所以他能感觉到,是这个小伙子救了他的命。

    这时何赛雪暗暗地庆幸,如果今天她不带李致远来,或许今天爷爷就过去了,再见面就是天人永隔了。

    老太太的目光这时转到了李致远的身上,她在为刚才对李致远的不屑和怀疑而暗自惭愧,现在她才明白,眼前这个乡下小伙子,是有真本事。

    随着李致远灵气的不断输送,老爷子渐渐摆脱虚弱之态,身上越来越是有力,精神越来越好,见此,李致远便停止了灵力的输送。然后将枕头竖起,扶老爷子靠在那里。

    老爷子转过头来,态度谦恭而诚恳地对李致远道“谢谢,谢谢,大夫贵姓呀?”

    何赛雪道“爷爷,他叫李致远,是我朋友,今天我请来他,就是为专程来为你治病的。”

    “唔!李大夫您好。”老爷子郑重地向李致远伸出手来“我叫何永谦。”

    李致远伸出手与何永谦一握“老人家千万别叫我大夫,我可不是大夫,叫我致远或是小李便可……”

    “李先生谦虚了。”何永谦很巧妙地避开了“大夫”这个称谓,却用上了“先生”这么一个尊称。必竟,李致远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了,大恩不言谢,但最起码的尊敬还是必须要的。

    “爷爷您不用跟他客气,您叫他先生他反而不自在,还是叫他致远吧。”何赛雪道。

    “是呀,叫我致远就挺好。”

    何永谦道“好吧,对了赛雪,把致远请到客厅里坐吧,我没事了……”

    “爷爷您真没事了?”何赛雪有些担心地问。

    “真没事了。”老爷子高兴地道“经致远这么一治,我感觉比前还好些呢。”

    “赛雪你陪致远到客厅说说话,我来照看你爷爷……”老太太招呼道。

    李致远站起身来,走出卧室,来到客厅,却没坐下。

    何赛雪也走出来,到李致远身边问“我爷爷他没事吧,要不要送医院?”

    “送医院倒是不用。不过我以前可没治过心脏病,所以我也不能确定他以后有没有事?”李致远摊了摊手,认真地说道。

    “嗬,那怎么办?这样说我爷爷还是随时处在危险当中呀……”何赛雪道“对了,刚才你是怎么把我爷爷救过来的。”

    “呃,这个嘛。”李致远沉吟了一下,“本来我是不方便透露的,但是对于你我就不隐瞒了,我练过气功,我用的是气功疗法……”

    “气功疗法?”何赛雪美目一凝,“好像在网上听说过是骗人的。”

    “好吧,你就当我是骗你的。”李致远白了何赛雪一眼,没好气地道。

    “喂,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会又生气了吧?”何赛雪抓住了李致远的手摇撼了一下。

    ……

    求推荐票,求收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