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37章 坐车风波+.?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羞窘之下,李致远便朝对岸游去,想到对岸去洗,免得双方都尴尬。

    见李致远试图游走,马金香便追了过去,边追边叫道“致远,你别走,我我话对你讲……”

    “马婶,有啥事以后再说,现在不方便……”李致远向着河中心游去,河中心水深,不过李致远小时候下河捉鱼摸鸡蛋,练就了一副好水性。

    “有啥不方便的?你在婶跟前就是个小孩子,婶都不怕你怕个啥?……”马金香说着也向河中心走过来,浑然忘了自已是不通水性的。

    突然,马金香一脚踩下去,就发现脚下出乎意料地深,水一下子漫过了她的口鼻。

    “啊,噗……”马金香呛了一口水,恐惧地大叫“救,救命呀……”

    刚刚游到河中心的李致远听到马金香喊救命,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见马金香在水中扑腾,不停地呛着水,脸都呛红了,便知道她不会水,这是要溺水了,于是赶紧一返身,以最快的速度游到了她跟前,然后一个猛子下去,从下面托住她,将她托到了浅水区。

    只是这样一托,那光溜溜的触感,让李致远一阵脸热心跳,呼吸急促,长这么大他可还是头一次跟一个女性这样肢体接触。不紧张才怪。

    尤其是这时候看到马金香的一跳一跳的两个物件,她就一阵口干舌燥。

    心头一慌他就把马金香给扔下了,只是马金香呛了几口河水,这时候感觉天旋地转地还没有缓过劲来,李致远这样的丢她沉到水中又喝了两口河水。呛得剧烈地咳嗽起来。

    李致远只得硬着头皮又把她从水里托起来,搭眼一扫见河边无人,便把她从河里托上去,放在岸边,用她的衣裙将她赤条条的身子给遮盖住。

    做完这些,李致远观察了一下她,见马金香微眯着双眼,呼吸有些急,还不断地呛咳,知道她还没完全缓气来,不过却没有大碍,于是便对她道“马婶,你休息一会,我先走了。”

    “致远,你,你别走。”马金香一把抓住李致远的手,“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李致远头皮一麻,然后赶紧挣脱了她的手,道“马,马婶,有事以后再说。现在不是时候。”

    “那你晚,晚上到俺家来,俺给你留着门……”

    “……”李致远哪还敢再接话,腾地转了身,逃也似地奔回村子去了。

    虽然逃离了马金香,但她不着一丝的娇躯就仿佛印在了李致远的脑子里,一整天都在他脑子里浮着,甩都甩不掉。

    晚上李致远自然更加不敢去她家,睡觉前在盘坐在床上修炼了一会,他才将心中的那份臊动给摆脱掉。

    次日一早。

    李致远吃过早饭,跟父母交代了一声,然后收拾了一番,因为要去县城,所以他将弹弓带在了身上。

    带弹弓是为了防葛壮,他跟葛壮的梁子结得深,葛壮如果见到他进城,少不得要报复他。

    吃过早饭,便去了村卫生站。

    进了卫生站时,李致远发现何赛雪已经早早地在那里等着了,许小露一边捂着嘴打呵欠一边埋怨着“李致远那货都是睡到自然醒的,你起的再早也是白瞎,害得我也睡不好!”

    看到李致远进来,许小露有些意外,停止了埋怨。

    知道许小露这人快人快语,李致远也没有理会许小露的埋怨。

    他只是打量了一下何赛雪。

    可能是因为要进城了,所以何赛雪穿的很洋气,这所谓的洋气,在李致远眼中,就是太露。

    一身无袖碎花白裙将她装点得格外的靓丽,话说这裙子也太短了,上面露一双雪白玉臂,下面露一双俏生生的小腿,还露出白花花的半截大腿,中间还露一对规模壮观的秀女峰。

    李致远虽然是个修真者,但必竟不是佛修,而且何赛雪这样露骨的打扮太惹眼了,李致远打量她时眼睛不免也有点发直。

    女人都有虚荣心,何赛雪也不例外。

    见李致远盯着自已猛瞧,何赛雪心里也是一阵受用,只是李致远的样子让许小露一阵不满,许小露在何赛雪耳边提醒道“哎,今天你可得小心,别给人吃了豆腐。”

    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被李致远敏锐的耳朵给捕获到了,李致远盯着许小露笑道“豆腐也分等级的,有的豆腐给我我都未必肯吃。”

    许小露闻言立即捂住了胸前不太壮观的饱满,羞红了脸颊道“你,你看什么看?”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看你了,再说你那里很好看吗?”

    “你,你无赖!”许小露又羞又气,心道这个李致远,嘴巴是越来越毒了。

    “怪不得你们俩是闺蜜,骂人的话都如出一辙。”李致远耸耸肩头,一副无奈的表情。

    “好了,别吵了,还有完没完!”何赛雪现在不敢凶李致远了,怕给凶跑了不给爷爷治病,这时候就瞪了许小露一眼,示意她停止嘴战。

    许小露被李致远的话毒了一遍,现在又被闺蜜瞪了一眼,心中又怨又酸,道“哟,赛雪,你两口子现在越来越一条心了!咯咯!”

    “你这死妮子,信不信我掐你!”何赛雪羞恼地去撕许小露的嘴,许小露吓得跑到药房去了,嘴里仍然调侃道“如果需要避`孕`套,我这里有!老朋友可以打七折哟……”

    虽然是调侃,但却说得二人都是一阵的尴尬。何赛雪道“致远,别理她,我们走!”

    李致远点点头便率先走出了卫生站。

    一前一后,两人来到村外的国道上等车,李致远道“你这个千金大小姐,也要像我们平头小百姓一样坐公共汽车呀?太没档次了吧!”

    “什么千金大小姐?别乱说,我跟你一样,平民百姓一个!”

    说话间一辆城乡公共开了过来。在二人身边停下。

    二人上了车。

    长得漂亮,又穿得露,何赛雪便不可避免地吸引了所有男性牲口的目光,一个正在兴致勃勃抠脚的大叔,在看到何赛雪后就停止了抠脚,显而易见,欣赏何赛雪比抠脚更有意思;一个低头对着手机看小黄文的光头男,在看到何赛雪雪,视线从手机上转移到了她身上,陡然觉得刚刚出现的这个美女比小说中的女主角还要漂亮。

    李致远上车后扫了一眼车内,发现只有两个空位了,只是这两个空位空的很是不妙,一个被抠脚大叔独揽了,一个空位就是在那个光头男的身边,而且两个位置都在靠里的位置。

    “去坐吧!”李致远指了指空位,对何赛雪提醒说。

    何赛雪见一个是抠脚大叔,一个是青年光头,这光头男赤臂,胳膊上还纹着青龙,而且此刻两人都正用一种极度猥琐的目光盯着自已,不由得一阵恶心,哪里还敢坐在他身边,摇摇头道“坐着热,还是站一会吧,致远你去坐吧!”

    李致远犹豫了一下,走到那光头男身边,指了指光头男里面的空位道“借过。”

    光头男不但不让,还将腿往空位上一搭,懒洋洋地道“这里有人了!”

    “人呢?”李致远有些火了。

    光头男眼睛色迷迷地盯着何赛雪,指了指抠脚大叔身边的空位,冷冷地对李致远道“你坐前面那个空位。”

    光头男虽没明说,但意思很明显了,他这个位置,要留给美女坐。

    美女不坐,也不给李致远坐。

    车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司机只顾开车,懒得管事,收票员是个女的,见光头男是个混子,也不敢管,车上一众乘客见光头男不是善茬,也都不敢吱声。

    “那个位置应该你坐!”李致远平静地道。

    “什么,我坐?”光头男有点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从何赛雪身上收回目光,冲李致远瞪眼道。“你有没有搞错?”

    “没错,这个位置,你得腾出来给我!”李致远说着,直接抓住了光头男的赤臂,准确地说,是抓在了光头男的青龙纹身上。

    (感谢张无忌的打赏,多谢,您是本书第一个打赏的人。田农永远铭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