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36章 又遇糗事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李致远毫不谦虚地对猪毛脸道“以后收到野猪言一声,我来帮你杀!”

    “那我先谢谢你了,不过这野猪现在可是稀罕物,一年半载也收不到一头呢。 www.258zw.com最快更新老弟你要是再捉了野猪,直接打电话给我,我给你提价。”猪毛脸说着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李致远。

    “嗯,那就这样说定了,”李致远道“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哎,别急嘛!”猪毛脸一把拉住李致远的手,“你帮我杀了野猪,这可是帮了大忙,说啥我也得请你一顿的,咱们这就去饭店,吃过饭我亲自开车送你回去。”

    李致远见盛情难却,便也没有推辞,于是就客随主便了。

    既然下定决心搞养殖,以后少不得要跟猪毛脸这个屠宰厂的老板打交道,拉拉关系还是好的,顺便了解一下家畜的行情走向。

    饭席就安排在了屠宰场外面的一家饭店,猪毛脸这人豪爽,尽点好菜,大鱼大肉的上了一桌,叫两瓶白酒,外加一箱啤酒。

    表面上说是吃饭,真到了饭桌上,还是酒喝的多,猪毛脸也是能喝之辈,他自觉胆色不如李致远,便想要酒桌上赢李致远一把,给自已涨涨脸面,只是他跟一个修真者拼酒量,结果可想而知,没把李致远灌醉,自已却醉了。

    人一醉,就容易讲实话。

    李致远趁机向猪毛脸打听野猪的真实价格时,猪毛脸吹着酒气大着舌头说,活的野猪其实可以卖到20这个价位,甚至更高。

    李致远这时意识到两头野猪卖的有点亏了,不过生意上的事情,太斤斤计较也不好,自已赚钱也得让人家赚点。

    李致远也没太在意,心想以后后再捉到野山猪,就要从20这个价往上抬。

    吃过饭后猪毛脸大着舌头说要开车送李致远,却被他拒绝了,李致远还想多活两年呢,猪毛脸喝的路都快走不成了。阅读网.2 5 8zw.开车肯定得翻。

    李致远徒步回村。

    这一次喝酒,他仍然用灵气化解了酒劲,但却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刻意地完全化解。

    人生难得几回醉,小醉微熏,格外怡性,可以放松心情。

    只是天气太热,本来好好的心情,给这酷热的天气给破坏了。

    回到村口,在村口的大马路上,他意外地看到村支书何赛雪的身影。

    大太阳下,何赛雪手搭凉棚,正在望李致远。

    她下身穿一件牛仔裤,将一双修长美腿勾勒出来,上面一件粉红的圆领t恤,却无法裹住胸前的一对丰满,一小片雪白冒出头来,深深的沟壑惹人眼球。

    活脱脱一个养眼大美女!

    李致远瞟了一眼,不敢多看,也不想多谈,打了一声招呼便朝村里走去。

    李致远淡漠的态度让何赛雪心里一阵发堵,她三脚并作两步,快速走到他的跟前,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喂,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急着回家呀!”

    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一路走来,李致远走出了一身的热汗,口干舌燥很是难受,这时候就想着赶紧回家喝一杯凉水,然后跑去清水河里洗个澡。

    眼前是一美女不假,但美女再好看,不但解不了渴,还会让人越发地口干舌燥。

    “先别急着走,我有事找你!”何赛雪道。 www.258zw.com最快更新

    “公事私事?”

    “算是私事吧!”

    “私事免谈!”一听说是私事,李致远便以为何赛雪不是什么急要的事,这当儿刚刚正午,太阳正毒,口干舌燥地在大毒太阳下谈无关紧要的事情,那真是没事找罪受!

    李致远说着头一垂,右跨一步想要饶过何赛雪。

    何赛雪心下一急,便也随之右跨一步,同时双手一伸,想要拦住李致远。

    这二人你一饶我一拦,不经意地,身体就来了一次零距离的触碰。

    李致远陡然感觉自已被两团软绵绵的东西给弹了回来,心头一荡之下,不由得抬头,只见何赛雪双护着胸,一张美脸羞臊得通红如霞。

    李致远意识到自已碰到了对方不该碰的部位,不由得也是一阵尴尬,道了一声“对不起”,便又左跨一步向前走去。

    “一声对不起就完啦!?”被袭了胸的何赛雪羞愤道。

    “那你还想怎样?要不然你也碰我一下,”李致远摊了摊手,一副无辜又无奈地表情。

    何赛雪气得呼呼娇喘,胸口起伏不定,波涛汹涌,咬牙跺脚道“李致远你无赖!”

    “喂,我怎么就成无赖了?”

    李致远停步转身,盯了何赛雪一眼,见何赛雪又羞又气又急,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心下有些不忍,好歹人家也是一村支书,怎么能让人家这样下不了台,于是便道“你要真有事,到翠花超市来说吧!”

    李致远说着便朝村内走去。

    “这还差不多!哼!”何赛雪冷哼一声便跟着李致远身后,两人一起回村。

    翠花超市老板李翠花正在门口乘凉,见李致远和何赛雪一前一后走来,脸上不由得浮现出暧`昧的笑来“哟,你俩这是干啥去了,瞧这满头大汗,快到屋里歇歇……”

    二人被她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何赛雪掏出十块钱递给上去道“翠花婶,给我拿两瓶冰红茶,我要跟李致远谈点正事……”

    “好嘞!”李翠花应了一声去拿水去了。

    把李翠花支开后,何赛雪便讲明了事情。

    何赛雪的祖父有心脏病,挺严重的,看了许多医院,经了许多医生,也吃了不少的药,但病情总不见好,最近犯了一次,差一点就过去了,何赛雪为此一直忧心忡忡的,生怕六十出头的爷爷会突然离开这个世界,离开她,她知道李致远的医术这样神奇,就想让李致远去替爷爷治病。只是李致远整天神出鬼没的,白天就不要说,有时大半夜也不在家,何赛雪找了两次都没见他人影,今天突然看到他乘猪毛脸的车出了村子,便就一直在村口等他。

    李致远听何赛雪讲完,也觉得挺过意不去的,人家等了自已大半天,自已还没当回事,不过他还是摊了摊手道“抱歉,心脏病我可看不了!”

    “李致远你又装是吧,”何赛雪嗔视着李致远道“放心,治好了我爷爷的病,少不了你的钱。”

    “我喜欢钱不假,但心脏病我真没把握,”李致远认真地道。“没把握的事情我一般都不会去做的。”

    “你就当试试,我对你的医术很看好!”何赛雪俏生生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他,一脸期待之色道。

    “好吧,”李致远应承了“不过你欠我一个人情,以后记着还……”

    李致远既然要在家搞养殖,以后少不得要求着这个村支书办事,让这个村支书欠自已一个人情,日后肯定对自已大大有利。

    “小家子气!”何赛雪嗔了一句,却又道“好,我记住了,明天一早我在卫生站等你。”

    李致远点点头,正要起身离开,李翠花不失时机地拿着两瓶冰红茶走进来,一人递给一瓶,瞅瞅这个瞧瞧那个,笑着打趣道“你俩是不是在谈婚论嫁呢!?”

    何赛雪羞红了脸,道“翠花婶您就别说笑了,我俩什么事都没有。”

    “翠花婶,这种玩笑千万别开,我俩真没啥事。”李致远知道这种事情往往是越描越黑,就不敢多停留,赶紧离开了超市,直接朝清水河奔去。

    一瓶子冰红茶抽到肚里,渴是解了,一身的腻汗却实在难受,李致远这时就想洗个澡,他一口气跑到清水河边,扑通一下,一头扎进了清水河里。

    一个猛子出后来,李致远才发现河里不止他一个人,寡`妇马金香居然也在河里洗澡,而且就在他身边不远。

    因为跑得急,他就没看清水河里的情况,早知道马金香在这里洗澡,李致远打死都不会在这一河段洗。

    马金香大半的身子缩在水中,只露出粉嫩的脖子和丰腴雪白的肩膀。

    马金香是村里最俊的媳妇,只是命不好,三十出头就守了寡,村里也有光棍汉惦记她,想娶她,也有不少已婚男人惦记她,只是却都不入她法眼。

    她紧守着防线,没让任何男人上她的床。

    马金香平时很少到河里洗澡,只是今天锄了一上午的地,回村里看到清水河边没有一个人,便想下水洗个澡,听到有人跳到河里时,马金香还吓了一跳,以为是哪个二流子意图对她不规,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见是李致远她才缓了一口气,猛地一抬身子,冲李致远招呼道“大侄子,你也来洗澡呀?”

    马金香这无意间地一抬身子,让李致远一阵脸热心跳,他心里哀号道,今天怎么净遇这糗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