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35章 甘拜下风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像楚彪这样要强的人,想让他服气一个人非常难,不过一旦他对你服气了,那么他就会对你格外的尊重。阅读网.2 5 8zw.像对长辈一样的对待你。

    楚家父子从侧所返回屋内后,楚彪的姿态就放得格外的低了,端菜递盘倒茶水点烟之类的事情他全包揽了,一个远到而来的客人搞得像饭店小伙计似的。这让林清远和李致远都大跌眼镜。

    楚浩然倒是乐于看到儿子这样,他的目光不断地在楚彪和李致远身上来回地游移,非常突兀地,用弱弱地声音道“致远老弟,介不介意收个徒弟?”

    李致远一愕。

    楚浩然道“我想让阿彪给你当徒弟,跟着你学些真本事。”

    “跟着我学真本事?”李致远装傻充愣道“难不成让他跟我学养殖?”

    他可不舍得把修真之法传授给别人,所以他不打算收徒弟。

    楚家父子闻言一阵难堪,脸上浮现出古怪之色。

    林清远开口解释道“可能你们还不知道吧,致远现在在家搞养殖呢!”

    “搞养殖?”楚家父子的目光盯在李致远身上,脸色更加的古怪了。

    本来这父子俩以为李致远呆在乡下只是为了隐居,过一段安静日子,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是在搞养殖。

    这样一个高人,在小山村里搞养殖,这不是在浪费青春和才华嘛!

    “是呀!”李致远无比平淡又无比比坚定地道“我觉得养殖这是一个很好的门路,有发展前途,关键是我喜欢乡下安静的生活。”

    楚家父子更加相信后面一个理由,而且看得出来李致远没有收徒弟的打算,所以也就没多说什么,为了能和李致远保持长久的联系,楚浩然点头道“嗯,我相信致远老弟一定能在养殖这一行干出一番事业来,到时候致远老弟的养殖企业发展起来,我也很期待与您合作……”

    “到时候我会联系您的,就怕你到时候不认我这个人了,哈哈……”李致远打了个哈哈。 www.258zw.com最快更新

    “切,说这话是在打我的老脸呀,清远老哥是了解我的,别说是你致远老弟,就是一个普通的朋友,我楚浩然都会以诚相待的……”楚浩然红了脸道。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李致远道“对了,楚老,我还真有与您超市合作的意愿,这样,您先坐着,我回家带一些野山鸡蛋来,您带回去,放到您超市的货架上销售试试,看看顾客的反馈……”

    “嗯,这是个好主意,对此我也很期待呀!”楚浩然欣然应允。

    见楚浩然答应,李致远就走出林家,回到家里,将昨天从土包山上捡来的野山鸡蛋从须弥戒中全部取出,提到林家交给楚浩然。

    饭罢,楚家父子走时,就把这篮子鸡蛋给带上了。

    送走了楚家父子,李致远告别清远老人,朝家走去,边走边在心里合计着,这野山鸡蛋味道这样好,价格和质量也都很高,现在就是苦于数量跟不上,是不是要开办一个养鸡场,养殖野山鸡呢?

    野山鸡是有了,现在只需要建一个鸡场便可,买几台孵化机,大量孵化野山鸡蛋,有灵力嫁接术,不用怕生病鸡瘟,再者可以把土包山给承包起来,把养鸡厂建在土包山上,采取就地放养的策略,这样不但可以节省鸡饲料,还可以保证蛋质的纯天然性,而且,有盟军分封令,可以把新生的野山鸡都变成自已的盟军队伍,这样的话,鸡场的野山鸡会像人一样,甚至比人还要听话,那样就少了管理和打理上的麻烦,以后就可以安心地赚钱,而且随着盟军队伍的壮大,会有大量的灵力嫁接过来,让他的修为快速地提升。

    只是,办开养鸡场想法一直盘旋在他心头,几天下来仍然没有下决定。

    必竟,建养鸡场需要一大笔钱。

    首先,承包土包山需要钱,其次,建鸡棚鸡舍需要钱,买孵化机、温箱、冰柜需要钱……即便是一个小型的养鸡场也要五万以上,大型的就需要十万,他现在手里有八万三千多块钱,再凑凑就能够十万,只是,这十万块钱,他打算替刘小芳还葛家的彩礼钱,所以,养鸡场这个想法只能暂时搁浅。

    转眼一周过去。

    礼拜一这天,猪毛脸开车来猪场收膘猪了。

    开的是一辆中型货车,车上坐着猪毛脸和屠宰厂里的两个伙计,都是五大三粗力大如牛的汉子,尤其是猪毛脸,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肥头大耳的,两百斤的体重,左脸颊上天生一撮毛,这撮毛非常奇特,黑白参差,有点像猪毛,又因为他本家姓“朱”,干的是杀猪的营生,所以就有了“猪毛脸”这样一个绰号。

    屠宰这一行当也是红脸饭,不但要有力气,还得要有几分胆气,否则连鸡都不敢杀,又谈何杀猪宰牛?

    猪毛脸的胆色是出了名的,算命先生说他五行缺水,是个大凶人,因为长年杀猪,身上的血腥气重,人们曾戏言,猪毛脸走夜路,鬼都怯他。

    只是,乍一看到猪舍里的两头野猪时,猪毛脸还是一阵惊慌失措“妈呀,这,这咋还有野猪呢?”

    李金山笑笑,道“这是我家小子在山上捉的……”

    “啥?你家小子捉的?”猪毛脸和两个伙计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转向了一旁的李致远“真的假的?玩笑可不是这么开的……”

    李致远笑了,轻松地道“野猪有这么可怕吗?”

    “切,我杀了一辈子猪,现在仍然不敢杀野猪,你说野猪可不可怕?”猪毛脸想起有一次杀野猪的事,当时加上他六个壮汉按着那头野猪,正要出刀时,那野猪突然反弹,愣是从众大汉的手下挺起了身子,把他拱翻在地,幸亏当时有人对着野猪放了一枪,否则他小命休矣!

    “那就是说,这野猪你们不收了?”李金山苦了脸色道。

    “这赶回去都成问题,哪还敢杀?”猪毛脸道“你要真打算卖,我叫人回去提枪去!但是,如果枪杀,价钱可就不一样了。”

    众所周之,无论是杀猪还是宰牛,都是有讲究的,那就是必须要刀杀,用刀从颈部放血,如果是枪杀或是棒杀,血就会淤积血管里,不但影响肉的颜色还会影响肉的味道。

    见猪毛脸不敢杀猪,李致远道“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这两个畜生给你送回去,顺便再帮你杀了它们!”

    既然能活捉野猪,那杀野猪自然是不在话下,猪毛脸和两个伙计这时都盯着李致远,眼中都有惊佩之色,猪毛脸对李金山道“老李,你养了个好小子呀!”

    李金山得意一笑,道“谈谈价钱吧!”

    猪毛脸道“价钱都是公开透明的,没什么好谈的,饲料猪七块五,野猪十七,”

    说到这里,猪毛脸一双眼盯向猪舍里的两头野猪,道“如果能经常打到野猪,那价格上可以提提……”

    “老朱你就别开玩笑了,那红脸饭俺可不吃,”李金山道“就按这个价吧!”

    价格谈妥后,猪毛脸便和两个伙计装猪了。

    “哟嗬,老李,你给猪灌铅了吗?这猪看着不大,咋这样重?”猪毛脸成天收猪抬猪的,双手就是一个秤,多大的猪,该有多重,双手一掂量就出来了,只是,今天过手的猪,眼力与手力差别太大,便不由得惊叫出口。

    “老朱你可真会说笑,知道今天要卖猪,俺这些膘猪连食都没喂呢……这规矩俺懂!”李金山信誓旦旦地道。

    “我只是开个玩笑!”猪毛脸笑道“不过老李,我发现你喂猪,越来越有经验了哈!”

    只有李致远知道那些膘猪为何如此之重,修真的猪,体质健壮,筋骨敦实,膘肥不虚,实打实的都是精肉,能不重嘛!一边暗自高兴,一边将要卖出的20头膘猪,撤掉去了“弟子”的职位,然后,装模作样地将两头野猪从猪舍赶上车。

    李致远赶野猪的时候,猪毛脸和两个伙计以及李金山夫妇都躲的远远的,看得出他们对野猪很是忌惮。

    货车上备有秤,当下就在车上秤了重量,大膘猪的重量果然如猪毛脸所感觉的那样,超乎寻常地重,每头膘猪都比看上去重有三十到五十斤,只是每头膘猪的肚子都扁扁的,显然是没有喂食,猪毛脸再怀疑也不会怀疑往猪肚里灌铅。

    猪重,肉也一定压秤,这对他来说,也不会有损失,所以他也没有就此事纠结下去。

    猪毛脸这人爽利,当下就把钱付了。

    20头大膘猪,卖了将近5万块钱,野猪卖了一万左右。

    李致远随车把猪送去屠宰厂。

    看到老板运回两头野猪,屠宰厂里的工人,都纷纷围过来看,只是不敢肯得太近。

    李致远送佛送到西,又帮猪毛脸杀了两只野猪,动刀前,他不动声色地把两个野猪的“学徒”职位撤去。

    不等两头野猪反应过来,便干脆利索地出刀,结果掉两只野猪。

    见李致远一连两刀,出刀快、准、狠,两刀,切断了两头野猪的气管和血管,两头野猪几乎都没挣扎就倒在了地上,围观的工人都怔了一下,然后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见两头野猪都挺尸在地,猪毛脸才走上前去,向李致远竖了竖大拇指“小老弟,我猪毛脸杀了一辈子猪,自认是杀猪能手,但今天看到你杀猪,我只能甘拜下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