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32章 军人楚彪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楚家父子驱车来到村卫生站时,林清远已经在卫生站门口候着了,还有许小露和何赛雪。

    何赛雪的脚已完全康复,现在不但能走,还能跑跳了,这让她打心眼里佩服李致远,感激李致远,只是李致远的冷淡态度,让她心中又很是不爽,总之,对于李致远,她情绪很复杂。

    楚家父子下了车,三人迎上去。林清远又给双方介绍了一番。彼此握手问好,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见面,大家都熟络起来。

    楚老爷子见何赛雪崴伤的脚,走路已经没有了一点妨碍,不由得欣然道“噫?小何,你的脚,这么快就能走路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现在才一个礼拜,何赛雪崴伤的脚就能走路,这不由不让人惊奇。

    “楚老,什么叫能走路……我还能跑跳呢,您瞧……”何赛雪说着就原地蹦了一下,那只脚一点妨碍都没有。

    何赛雪这样一蹦跳,胸前颇俱规模的两团随之一颤,靓丽的身影显得活波动人,就连见惯美女的楚彪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哈哈,李致远是有真本事呀,你得好好谢谢人家呀!”楚浩然乐呵呵地盯着何赛雪道,语气有些暧?昧地道。上次他见李致远背何赛雪,便以为这俩年轻人之间关系应该不一般。

    “我是想谢人家来着,可人家不理我呀,一个礼拜不给面见……”何赛雪脸色微红地道,说罢见众人都眼神暧`昧地盯着自已,又赶紧转开话题道“楚老,您这腿也好了不少呀……”

    话音未落,众人的目光就都从何赛雪身上,转到了楚浩然的那条风湿腿上。

    “是呀!”楚浩然一脸欣慰地踢了踢那条风湿腿,道,“这都多亏了致远老弟,这次来,我主要是来向他道谢的。”

    “噫?李致远咋还没来,不会还没起床吧?!”许小露快人快语地道。

    林清远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对楚浩然道“浩然老弟,要不你们先到卫生站等一会,我去叫他!”

    楚浩然却道“我还是亲自过去吧,顺便认认门!”

    林清远想起李致远交代他不要太招摇,便摆手道“哎,怎能劳您大驾亲自过去,还是我去叫他吧!”

    林清远才说到这里,就听一个声音道“不用叫,我来了!”

    众人闻声转头看时,就见李致远已经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熟料袋子。

    看到塑料袋子,大家心里都立即明白,李致远又给楚老爷子配了药了!

    楚浩然见李致远不但及时赶来,还把药给带来了,不由得心悦诚服……高人就是高人,做什么事都安排得如此周全!

    “楚老,到卫士室里坐吧。”李致远对楚浩然招呼了一声,便率先走进卫生室。

    楚浩然知道李致远是个不喜欢招摇的人,也就非常配合地跟着进了卫生室。手中的龙头拐杖,现在已完全成了装饰,根本就用不上了。

    众人也都跟了进去。

    这时候卫生室也没什么病人,许小露和何赛雪把卫生室里的椅子搬出招呼大家坐。

    众人还没坐下,就听卫生室外面一声急促的刹车声音,然后就是尖锐的警报的声音。

    双庙村民风淳朴,几十年来没有命案血案发生,就连偷盗这种事情鲜有发生,所以很少看到有警车到来,也很少看到警察的身影,更别提警报声音了,可以这样说,在双庙村,五十年间就没听到过这声音。

    这警报声音引起了大家的好奇,作为村支书,何赛雪自然而然是要出去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一走出门,就见一辆警车停在了外面,拉着警报,从警车上下来三名警察、一个手臂上有纹身,手臂打着夹板,腿上打着绷带的光头青年,这四人在村里的光棍汉二吊的带领下,向卫生站走了过来。

    根据三名警察身上的制服,何赛雪看出,这三名警察是县城派出所的,带头的那个她有些眼熟,好像是一位所长,虽说是公安系统中最低级的单位,但三名警察都是一副耀武扬威气势汹汹的样子。

    何赛雪向光棍汉二吊问“二吊,这是咋回事呀?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他们县城派出所的,这位是蒋所长,他们是来抓李致远的……”光棍汉二吊说着用大拇指指了指蒋所长。

    二吊之所以认识蒋所长,是因为他经常跑到县城赌博,没少被抓,几乎成了派出所的常客,一来二去就跟蒋所长混得很熟了。

    他给蒋所长带路,也有点巴结讨好的意思。

    “抓李致远?凭什么抓他,他犯了什么法?“何赛雪有些震惊地道。

    二吊指着何赛雪对蒋所长介绍道“蒋所长,这位是我们村的村支书,姓何……”

    ”凭什么抓他?哼哼……“那蒋所长丝毫没把何赛雪放在眼里,冷哼一声,将身后跟在后面的光头青年一把拉到跟前,指着光头青年身上的伤道”瞧瞧,李致远把我外甥打成这样,就凭这些我就能把他送到牢里去!“

    这光头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葛壮。

    听到外面的叫嚷声。李致远一众人都从卫生室里走了出来,李致远一看到葛壮,心中明了了一切。他立即用意念吩咐狗护法到土包山上去,不要呆在家里。

    葛壮看到李致远后,眼中便喷出火来,指着李致远对蒋所长,也就是他舅舅蒋天霸道”舅舅,他就是李致远,快,快叫人把他抓起来,别让他跑了!”

    李致远冷笑一声,道“放心,我又没犯法,我跑什么,我看要跑的应该是你!“

    蒋天霸瞪视着李致远,眼神中满是愤怒与敌意,手一挥,吩咐两个手下道”把我给的铐起来……“

    两名警员正要动手,何赛雪挡在了李致远身前,冷声道”慢着,不说清楚,不能带人!“

    蒋天霸瞟了一眼何赛雪,见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娃,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指着她厉喝一声“你干什么?妨碍公安执法,你晓不晓得是什么后果……“

    何赛雪反唇相讥道”没凭没据地随便抓人,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闪开,再不闪开连你一块带回去!“蒋天霸怒喝道。

    “我辖区内的居民,我有义务保护,要抓便抓吧,”何赛雪伸出双手。作出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

    “当我不敢吗?哼!”蒋天霸一挥手,”都给我拷起来,一同带回去!“

    “慢着!“

    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标杆一样大个子挡在了前面,“没问清楚,你们是不能抓人的!“

    不是别人,正是楚彪。

    蒋天霸见一个身着迷彩装的大个子,一副军人打扮军人气质的人挡在了前面,心里不由得犯起了嘀咕,这是何方神圣,难道跟李致远也有关系?

    本来蒋天霸抓人,理由就不充分,必竟昨天葛壮的行为,也是违法的,真要细究起来,这二人都得抓起去。

    所以一来便使用霸王权力,想先把人带到派出所,教训一番,给外甥出出气再说,却没料到,遇到了重重的阻碍,现在看来,想要麻利地把人抓走,不容易了。

    “你是军人?”蒋天霸对楚彪一番察言观色后,开口问道。

    “这跟你没关系,你无权过问。“楚彪的跋扈气焰这时候完全地施放了出来,他目光森冷地盯着蒋天霸。

    大暑天的,蒋天霸被他盯得浑身发冷。

    蒋天霸摊了摊手道,“好吧,我再说一遍,李致远打伤了我外甥葛壮……我现在要公事公办,把他带到派出所问个清楚……”

    “既然受害者是你外甥,他人又在这里,我觉得在这里就能把事情说清楚……而且我觉得,在这里说会更加的公平公正……”楚浩然向前踏出一步,盯着蒋天霸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但句句都说在了点子上。

    “这里不是派出所,干吗要在这里说?再说了,我干吗要听你的?!”蒋天霸知道这事不能说得太清楚,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更不能细说,这时他咬了咬牙,又对两个手下挥手,狠声道“带人,拦阻者一并带回!“

    两名警员刚要动,楚彪又向前踏出一步,站在了蒋天霸的面前,从兜里掏出一个证件,在蒋天霸面前一照,喝道,“我看谁敢!”

    蒋天霸一怔,盯着那证件仔细看了一眼,见是一个军官证,上面写有中校军衔。

    中校军衔,是正营级别。营级,相当于地方行政正科级。

    看到这些,蒋天霸怯了,虽然说他跟这个中校不是什么上下级关系,生活中不会有什么交集,但真要把这样一个中校军衔的军官带进派出所,一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并且惹上不小的麻烦,关键是,这件事外甥葛壮也有错,上面要彻查的话,恐怕到时候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