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20章 力大无穷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姑妈做了一大桌子菜,山蘑菇炖小鸡,小鱼豆腐,菜团子……山里人本就热情好客,又何况是娘家侄子来家,自然是倾尽所有,姑父启了两瓶高度老白干,又提来一箱雪花啤酒,白酒加啤酒,陪着李致远就喝开了,一直喝到下午。

    李致远表现出了超强的酒力,把以酒量著称的姑父给灌爬下了,姑母也陪着喝了几杯啤酒,她不胜酒力,这时头也晕晕乎乎的。

    李致远虽然也喝了不少酒,但被体内的灵力完全化解,所以这时竟无一点醉意,酒足饭饱他起身要走,姑母见留不住,就把他引到储存粮食的房间,指了指屋里放着的一袋一袋的玉米,道“32袋玉米,都在这了。让你爸想办法拉吧。”

    “不用,我一次就能运完。”李致远道。

    “什么?”姑母吓得酒醒了一半“一次都能运完,你咋运?”

    李致远立即改口,道“呃,一次不行,除非找辆架子车来,再找一副马褡来,让马拉着……”

    山里人家,平时拉运全靠牲口,多数家庭都有马褡驴套之类运输装备,尤其是像大马村这样封闭的小山村,离了牲口还真不行,姑妈指着院墙一角的架子车,道“家里有现成的。不过致远,这山路太烂,拉一架子车玉米,恐怕走不了……”

    李致远抬眼一瞧,见架子车上有一副马褡,心下不由得一喜,回道“没事,能行。”

    说着便用意念对马弟子发出命令,枣红大马乖乖地从地上站起,走到架子车前,李致远给它套上马褡,然后便开始将玉米装车。

    姑母见侄子执意要拉,也不好拦阻,于是说道“我喊你姑父帮你装车。”

    “不用,我一个人能行。”李致远应了一声,一步跨进屋内,单手提起一袋子玉米,装到车上。

    姑妈见状震惊了,结巴道“致远,你,你这么大的力气……?”

    平常一个乡下汉子,双手托抱一袋子百十斤的玉米是正常现像,单手提起可是从来没有的现像,又何况,姑妈印象中的李致远一直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小说网所以也不由她不惊讶。

    “马要骑,力要习!只要坚持锻炼,谁都可以的。”李致远繁衍着,又跨步进屋,一手拎起一袋子玉米,两大袋玉米轻轻松松地提起,装到车上。

    乡下活计全靠力气,姑妈见娘家侄子变得这样有力气,心中也是一阵欣慰。忙不迭地要上来帮忙时,被李致远拦住了。

    32袋玉米轻松装上架子车,李致远跃上马背,冲姑妈挥手“姑姑,我回了。”

    “路上小心点,”姑妈提醒道。

    告别了姑妈,赶车出来,马车出大马村,拐出山坳,道路为之一变,路况变得非常的恶劣,崎岖难行,拉了几千斤玉米的马弟子显得非常吃力。

    这时天色向晚,见崎岖山道上没有一个人影,李致远意念一动,将架子车上32袋子玉米全部收入到右手中指上的储物戒中。

    架子车放空后,枣红大马的负重完全减轻了下来,放开四蹄飞奔。

    太阳落山前,李致远便赶到了双庙村外的一条平坦道路。

    趁路上无人,李致远意念一动,将32袋子玉米从储物戒中取出,又放到架子车上,然后才赶进了自家养猪场。

    李金山夫妇见儿子将玉米运回,就都怔住了。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

    好半天回过神来,李金山惊疑地开口问:“致远,这,这是你姑父家的玉米?你,你真就给运回来了?”

    “对呀,这就是姑父家的玉米,32袋,回头过下磅,把钱给姑父送去就行了。”李致远说着,又将玉米袋一一卸下。

    “儿子,你咋这么快?这才大半天的的工夫,就全运回来了?”母亲犹在梦中一般,嘴上惊叹道。

    “妈,这还要除开吃饭喝酒的时间呢,”李致远笑道“对了,今天我把姑父灌醉了!”

    “啥?你把你姑父灌醉了?”李金山惊疑地道。阅读网.2 5 8zw.“你姑父可是酒坛子,号称千杯不醉的,他那酒量我是服气,你能把他灌醉?”

    “不信你打电话核实一下,看他是不是还在睡觉?”李致远得意地笑道,在当地,男人都以酒量大引以为傲,能喝,也是一种本事。

    “呵呵,看来以后你姑父再来咱家,就不敢在我面前吹酒量了。”李金山知道儿子不会为这点事撒谎,不由得笑道。

    李致远将玉米全部卸下车,给枣红大马卸了套,然后跃上马背,对李金山道“爸,架子车是姑父家的,明天我再给送回去,这马是大烟枪爷爷的,我先给送回去,免得人着急。”

    李致远说着,两腿一夹,马弟子出了猪场,直奔大烟枪家。

    “孩他爸,这,这还是咱家致远吗?”母亲盯着儿子骑马而出的背影,嘴上喃喃道。

    “瞧你这话说的,不是致远是谁?”李金山白了妻子一眼,没好气地道“人都是会变的!”

    ……

    大烟枪见李致远安然无事地骑着枣红大马回转,立即竖起大拇指“致远,好小子,今天爷爷算是服气了!这马我从来不敢骑的!”

    李致远笑道“爷爷,这马我明天还要用一回。”

    “以后要用尽管来牵,不用跟我打招呼!”大烟枪客气道。

    李致远点点头,心道它是我盟军的一员,只要我意念一动,不用来牵它都能跑俺家去!

    告别了大烟枪爷爷,从大烟枪家出来,天已黄昏,西天飞起一大片晚霞,非常的美丽壮观,李致远徒步回家,路上遇到了马金香的女儿小樱。

    见小樱绷着小脸,怏怏不乐的样子。李致远便问“小樱,咋了,这么不高兴?”

    “我妈摔伤了,不能下地做饭,让我去奶奶家吃,奶奶不给吃……”小樱说着,委屈地皱着小脸。

    “不会吧?咋又不能下地了呢?”李致远奇道。

    “不晓得,我放学后就见妈在床上躺着喊痛……”小樱说着,一双火灵灵的大眼挤巴了两下,掉下泪来。

    “小樱乖,不要哭,走,我去看看。”李致远说着,便随小樱一起,到了她家。

    小樱才六岁,说话没有忌讳,到了院子里,指了指一间屋子对李致远道“我妈就在那间屋里躺着呢?致远哥哥,你去看吧……”

    李致远却不敢走进去,只是隔窗问道“马婶,你没事吧?”

    “呃,致远呀,你来啦……”马金香欠然道“不好意思,大侄子,我下不了地,没法迎接你,多包涵呀……”

    “马婶,你上午不还能下地吗?”

    “唉,别提了,中午我给小樱做面条,和面团时用力过大又给闪着了,现在屁股疼的厉害了,”马金香委屈道。

    “你这是伤到骨头了,马婶,要不我送您去县城医院吧?”李致远道。

    “那可不行,俺家小樱没人照顾。”马金香说着,转而问女儿道“小樱,去奶家吃了饭没?”

    小樱泣道“奶奶不给吃。”

    李致远知道马金香跟婆婆关系不和,于是便道,“让小樱在俺家吃饭,我照顾她。”

    “绝对不行,”马金香断然道“别人会说闲话的。”

    “那不能让小樱饿着呀,马婶,你说咋办?”李致远也是一阵无奈。

    “致远,许大夫说你能正骨,你就帮俺治治呗,你放心,俺不会让你白忙活的……”马金香道。

    “马婶,这,你这伤不方便看呀……”李致远尴尬地道。

    “有啥不方便的,”马金香振振有词地道“医院里妇科不还有男大夫吗?人家咋就能看?”

    “可是,马婶,这,你这伤的也太不是地方了,尾椎骨就在屁……”李致远真心说不出来了。

    “切,不就是看一下屁股吗,还能有啥?”马金香道“未出嫁的姑娘是金屁股,过了门的媳妇是银屁股,生过小孩的女人,就是屎屁股了,俺不怕给你看,俺一个屎屁股给你一个大小伙看,俺还赚了呢……”

    一句话把李致远说得脸都红了。

    小樱听不太明白,问道“妈,你咋成屎屁股了?你屁股上有屎吗?”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小樱,去外面玩会去!”马金香命令道。

    小樱嘟噜起小嘴,虽不情愿但还是乖巧地跑出了院子。

    小樱一走,李致远更加的拘束了。

    “致远,大侄子,快进来帮俺看看吧,”马金香道“俺好了,就能给小樱做饭了,你也不忍心看着小樱挨饿吧!?”

    男女授受不亲,李致远又不是专业医生,所以他没有给马金香看病的打算,这样看病,名不正言不顺的,给人知道了难免说闲话。只是,马金香最后这句话,让他动摇了。

    小樱饿着,他心里也不安。

    “再说了,县城医院收费恁地贵,俺一个女人又不能挣钱,光住院费俺都交不起……”就在李致远还有所犹豫之际,马金香又开口道。声音里透着几分哀怜。

    听了这句,李致远不再犹豫,硬着头皮,举步走向马金香的房间。

    刚掀开门帘子,就闻到一股子淡淡的幽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