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8章 野山鸡蛋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却说猪场这边,李金山找来一个梯子,爬上去翻墙出院,打开了猪场的大门,李致远母亲和刘小芳这才得以出来,三人心急如焚地朝刘小芳家奔去。 www.258zw.com最快更新

    跑到翠花超市门前的那条大路上时,远远看见一大堆人,闹哄哄地围在超市门口,门口地上还躺着一大堆人,四辆车停在一边。

    见这情景,三人便知道架已经打过了。忐忑之下,便心急火燎地跑了过去,只是跑到近旁时,现场的情景让他们三人摸不着头脑。

    只见地上躺着一大片城里青年,都受了重伤,另外四个只受了点轻伤的青年正陆续地将伤者往车上拖扯。

    而翠花超市门口,寡`妇马金香正被两个人高马大的妇女拖抱着,送去村卫生站。

    最让三人担心的李致远,却是安然无恙。

    看到李致远没事,三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颗心终是放下了。

    李致远站在翠花超市门口,大声对村民们道“好戏结束了,大家伙都散了吧。”

    有关村里的家畜突袭葛壮一伙的现像,众村民心中还有疑问,这时候都不由开口向李致远询问,李致远作出一副茫然之态,摊手道“我哪里知道。”要么就是:“我也正想问你呢!”

    于是就没有人再问。想想也是,他们不知道,李致远哪里知道?!

    一场斗殴就这样结束了。

    葛壮一伙被拖扯上了车,四辆被撞破玻璃的车灰溜溜开走了。

    这帮小混混,大多数伤的不轻,必须立即送到医院救治,一笔不菲的医疗费是免不了的。

    李致远支散了众村民,便朝村卫生站走去。说到底,马金香也是因为这场斗殴受伤的,不去看一下,还真说不过去。

    村卫生站里,用布帘遮住的诊床上,脱掉了裤子的马金香爬在上面,正在接受许小露的诊治。

    许小露才一碰她,马金香便喊痛。

    许小露问:“你哪里疼?”

    马金香答:“屁股。”

    “屁股好好的没事呀!”

    “好像,好像是屁股上面一点。”

    “那可能是伤到尾椎骨了。骨伤我看不了,去县城大医院吧!”许小露说着,为马金香的疼处涂了一些红花油。敷衍了事。

    “哎哟,许大夫,去县城还是算了吧,俺家小樱还小,没人照顾呀!”马金香作难道。

    才说到这里,李致远走了进来,问道“马婶伤的不重吧?”

    说着便朝里走,里面坐着的何赛雪立即伸手制止道“别进去,正在诊治呢!”

    李致远闻言立即停住步子。

    何赛雪盯着李致远问:“刚才这场斗殴,到底是咋回事,你跟城里那伙人是怎样结的仇?”

    李致远摆了摆道“这不管你事。”

    “当然管我事,别忘了,我可是村支书,村里发生这样大规模的械斗,我当然有权过问。”何赛雪秀眉一轩,喝道。如果不是因为腿伤不方便走路,这事她是必管无疑的。

    “我已经解决了!”李致远瞟了何赛雪一眼,故意岔开话题,大声问“马婶,你没事吧?”

    “屁股都摔成四瓣了,还能没事?”马金香委屈地道。

    李致远知道寡`妇马金香爱开玩笑,从她嘴里问不出什么实话,于是又问许小露:“许大夫,马婶伤的重不重?”

    “可能是伤到尾椎骨了,我看不了,要不你给帮忙看看……”许小露道。

    马金香闻言一阵好笑:“许大夫多正经一个人,咋也学会开玩笑了,致远这小子啥时候会看病了?”

    许小露认真地道“我没开玩笑,李致远真会治病。何书记崴了脚,就是他给看好的呢。”

    “那敢情好,致远,来帮婶看看。”马金香毫不犹豫地道。

    何赛雪有些玩味地盯着李致远,笑道“快去帮你马婶看看吧……”

    李致远闻言一阵苦笑,这尾椎骨就在屁股上面一点,他虽然能治,却不方便看,于是装道“马婶,别听她们瞎说,我不会看,呆会我借辆车,送您去县城骨科医院。”

    “假正经。”何赛雪白了李致远一眼。

    “大侄子,算了吧,俺不去医院,俺家小樱离不了俺,又不是啥大毛病,在家养养就没事的。”马金香说着,挣扎着下了地,穿好了衣服,在许小露的搀扶下,踉跄地走了出来。

    李致远见马金香能下地走路,便知道伤的不是很严重,暗暗松了一口气,道“那让许大夫把您送回去吧!”

    “我这里离不了人呀。”许小露苦了脸色道。“再说马婶挺重的,我都扶不动她,要不你送她吧,”

    李致远闻言只得点了点头,上前搀扶住马金香。把她从许小露手里接过来。

    在双庙村,马金香的长相在一众村媳当中算是拔尖的,虽然生过小孩,但身材一点都不显臃肿,腰身仍旧如未出嫁的姑娘一样的苗条,只是多了几分丰腴而已,不过李致远感觉她还是挺重的,扶着马金香走出卫生站,一路向她家走去,李致远发觉这女人越来越重了。

    一扭头才发觉,这女人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的,整个身子都挂拉在她的手臂上。

    怪不得她这样重,原来身上的重量都压在了我手臂上了!

    暗暗嘀咕了一句。李致远便有意无意地道“马婶,您好重呀!”

    “重吗?不重吧!俺家死鬼生前都没嫌过俺重……是你太不经力了吧!咯咯……”马金香说着咯咯地笑起来。

    这话说的可就有点暧`昧了。

    李致远被激了一个大红脸,陡然就想到了马金香的丈夫陈大狗。

    陈大狗是个猎人,生前以打猎为生,枪法很好,胆子也大,每每都是独自上山,只身犯险。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有一次他又独自上山打猎,到晚上还没回来,次日有村民发现他死在了一个小山坳里,身上稀巴烂,是被野猪拱死的。

    陈大狗一死,马金香为了女儿小樱不受委屈,也就没有改嫁,于是她就成了寡`妇。

    寡`妇门前是非多。

    李致远可不敢跟这女人多扯,着急忙火地把她送到家里,扶到堂屋的一张椅上坐下,便抽身要走。

    马金香却一把拉住他,笑道“大侄子,坐会嘛,我给你拿好吃的。”

    马金香说着,挣扎着站起,吃力地走到桌前,端起桌上一盘子鸡蛋,拿起一只,递过来道“给,这是俺煮的鸡蛋,你吃吧。”

    李致远摇头道“不了,婶,我回去了。”

    马金香靠上来,将那只鸡蛋强塞到李致远的兜里,腻声道,“吃吧,你这身子得多补补,不然将来娶了媳妇,你也收拾不住。咯咯……”

    说笑着又拿起一只,往李致远兜里塞。

    李致远推却道“婶,你留着吃吧。你受的伤不轻,更应该补补。”

    “切,吃啥补啥,俺又没那玩意,补也是白补。咯咯……”马金香说着,将那只鸡蛋硬塞到了李致远的裤兜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塞鸡蛋时她用力很大,于是就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李致远必竟还是一个初哥,乍然被人碰到要害处,不由得头皮一麻,脸色腾地就通红了,触电一般一扭身,逃也似地跑掉了。

    跑出马金香家大门外时,李致远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道,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应该说是寡`妇门前深似海,掉进去就不容易出来。

    为了能让自已平静下来,李致远从兜里掏出一只马金香塞给他的鸡蛋,剥了皮,咬了一口,只觉蛋质嫩滑,一股蛋香味在口齿间溢散开来,再一嚼,满嘴生香。

    噫?这鸡蛋味道好特别,难道是野山鸡蛋?

    李致远惊疑地喃喃道,马金香从哪里弄来的野山鸡蛋?听说野山鸡蛋很贵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