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1章 第一桶金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李致远快步回家,在卫生室为何赛雪和楚浩然治疗腿伤,耗费他了不少的灵气,这时候感觉身上有些乏力。阅读网.2 5 8zw.

    好在这时,又有数道灵力进入他的体内,直至下丹田。嫁接过来的灵力,将体内的灵气补足后,困乏消失。体力又恢复了。

    鸡执事和猪弟子们可真够勤奋呀!

    李致远嘴上喃喃着,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

    回到家中,果然那只鸡执事仍旧卧在鸡窝里刻苦修炼,见状李致远不由得一乐,却也没打搅它,免得它走火入魔。

    李致远说是回家取药,可家里哪有什么药。不过是敷衍罢了。

    灵机一动,他去屋里找了一个雪花牌的空啤酒瓶子,将上面的标签纸撕掉,然后拿着走进侧所,往啤酒瓶里,撒了半瓶子尿水。

    撕完出来,见鸡执事已经停止了修炼,从窝里出来。

    李致远意念一动,那鸡执事便乖乖地走到他的跟前。

    李致远蹲下身子,将半瓶尿水放在地上,伸手一捞,一把将大公鸡操在手中,然后拉住一只鸡腿,手指甲在鸡腿的皮肉上一划,顿时血流如注。

    李致远将鸡血滴入酒瓶中一些。然后放开了大公鸡。

    整个过程,大公鸡没叫一下,也没有挣扎一下,显得相当的平静,只是在李致远放开它时,它跳到地上,拍了两下翅膀,叫了一声,意甚欢快。

    李致远提起酒瓶,摇了一摇,鸡血与他的尿水混和在一起,变成了淡淡的红色。

    看着那淡红色的混和液,李致远脸上闪过一道坏笑。

    他是修真之人,鸡执事也算是兽修一类了,他的尿水与鸡执事的血中,都含有灵气,虽然灵气量微乎其微,但比一般治风湿的药要强上百倍。

    找了一个木塞子将酒瓶塞住,为了掩人耳目,又从家里找了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子,将酒瓶装起,然后李致远提着又来到了卫生站。

    见李致远去而复返,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目光一致地落在他手中的塑料袋子上。

    李致远走到楚浩然面前,将塑料袋子拿掉,然后将半瓶子淡红液体提到楚浩然面前,道“这是我刚刚配制的半瓶药水,你拿回去后,每天睡觉前,用这药水擦一下风湿腿,用完后如果病情有好转,就再来找我,我再给你配制一些……”

    看着啤酒瓶中类似于药酒的淡红液体,大家脸上都露出几分惊疑与古怪,但却没有半分的轻视与不屑。

    尤其是楚浩然,这时候激动身子都颤抖了起来,将手中的龙头拐杖放下,双手颤抖地接过那半瓶混合液,嘴上一连声地道“多谢李老弟……”

    说着,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酒瓶递给儿子,顺便将儿子手中的皮包拿在手中,拉开皮包的拉链。

    众人看时,不觉眼前都是一亮,只见里面满满一提包的粉红百元钞票。

    楚浩然拉开皮包拉链后,粗略地点了一下里面扎成了一沓沓的钞票,然后又将拉链拉上,将皮包递给李致远道“这里面刚好有八万块钱,算是老朽的一点心意,还望李老弟笑纳……”

    其实,这一皮包钱,楚浩然是打算送林清远的诊金,只是林清远一看到他的风湿腿就说无能为力,也没有作任何的治疗,楚浩然即便是想送他,也没有送的理由,又何况他并不太情愿送呢。阅读网.2 5 8zw.

    但现在不同了,李致远让他看到了治愈的希望,他对李致远很有信心,而且人家又配了药给他,他心甘情愿也有理由送钱给李致远。

    何赛雪和许小露认为李致远这时会装逼退让一下,却不料,李致远非常不客气地接过了皮包,在手中掂量了一下,表情淡淡地道“既然楚先生这么客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状那楚彪嘴角扯起一个鄙夷地笑纹,心里骂道“乡巴佬儿,见钱眼开!”

    却不料,他这个念头才起,楚浩然转脸瞪了他一眼,咆哮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向李先生道歉!”

    楚彪面色一震,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向李致远弯了弯腰,轻声道“对不起,李先生。刚才多有冒犯。”

    “完了?”楚浩然又沉声喝道。

    “呃,李先生,感谢您刚才出手教……”楚彪说到这里难堪之极,眼角的肌肉都弹动了起来,真心说不出来了,灵机一动立即改了口“感谢您刚才给我上了一课!”

    “谢就不用啦,不过希望你能从中吸取教训吧!”李致远瞟了楚彪一眼,语气中俨然一副长辈的口气了。

    看着比自已还小上几岁的李致远用副长者的语气教育自已,楚彪郁闷之极,却还是不得不低头道“多谢提醒。”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回车上去吧,”楚浩然严厉地瞪了儿子一眼。

    楚浩然又一一向众人道别,尤其是和李致远握手言别时,态度相当的恭谨谦逊。

    当楚浩然拄着龙头拐走出卫生站时,林清远和许小露发现,这老头子走路时比来时硬朗了一些,或者说,他的右腿,没有先前那样瘸了。

    “致远,你今天露这一手,让爷爷都不敢认你了!”当楚家父子的豪华大奔从卫生站外开走,林清远收回目光,盯在李致远身上,说罢,他又揽住了李致远的肩膀,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你说你失踪的这三年是在打黑工,爷爷可不敢相信呀……”

    李致远闻言心头一跳,反问道“清远爷爷,那您觉得,我这三年是去哪了?”

    “爷爷哪里知道,爷爷只是好奇而已,哈哈……”林清远朗声一笑,放开了声音道“致远呀,你有这样的本事,可不能埋没了呀,我跟县城冯氏骨科医院的院长是老交情,他那里正缺人才,虽然是家私立医院,但待遇很不错,要不要爷爷帮你……”

    林清远还没说完,李致远已经道“爷爷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可能要辜负爷爷的好意了……”

    “什么?你,你不打算去呀……?”

    县城冯氏骨科是远近闻名的一家骨科医院,医院里的大夫都是高薪聘请的骨科专家,很多学骨科的医校毕业生都挤破头想进入冯氏骨科医院而不得,却不料这样高薪而又体面的工作,李致远却给一口拒绝了,许小露当即便惊讶地叫了一声道。

    “是呀,这么好的工作,我觉得不去可惜了。”何赛雪也发表意见道。

    “致远,像你这样的本事,到了哪里都能混得很滋润,但冯氏骨科医院是很好的一个选择,我不明白你为何拒绝……”林清远老人迷惑地道。

    “爷爷,我打算就在咱双庙村发展,搞养殖,发家致富,当然如果能带动咱双庙村人一起奔小康,那再好不过了。”李致远平静地道,但语气里透着坚定。

    只是他的话让身边的三个人都是一阵意外和不解。

    “搞养殖?我没听错吧,有这么好的医术不用,去搞养殖……”许小露大摇其头。

    “致远,你这是浪费才华呀!”何赛雪也摇了摇头。

    “致远呀,你想带动大家伙富起来,这想法让人敬服,不过我觉得县城冯氏骨科医院,也是不错的选择,救死扶伤,一样是公益事业……”说到这里林清远叹息一声“唉,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如果你改变想法,可以随时来找我……”

    林清远说着走出了卫生室。

    老人才一出去,许小露便两眼放光地盯着李致远手中装有八万块钱的皮包道“一出手就是八万,有这本事不捞钱却要搞什么养殖……切!真有经济头脑!”

    “小露,说话别那么难听!”何赛雪推了推许小露,皱眉道。

    “哟,又心疼了,这一天得心疼几回呀,咯咯……”许小露瞟了李致远一眼,冲何赛雪暧`昧地笑了。

    “又胡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何赛雪凶道,脸上却浮现起一层羞红。

    李致远见许小露快人快语,虽然说话不中听,但心里也没有什么恶意,面对她的反讽,他不怒反笑,瞟了她一眼,道“听你的话音,就是说养殖没什么前途,赚不到什么钱是吧?……那好,我一定要让你看看,你今天说的话,到底有多幼稚……”

    “那我就试目以待!”许小露冷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