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0章 跋扈青年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砰!

    “三”还没喊出口,就听砰地一声肉肉的闷响,阿彪的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起来,轰地一下,重重地砸在了室内墙上,颓然跌坐在地,嘴一张,哇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沫。阅读网.2 5 8zw.脸色瞬间苍白。

    墙体上的劣质白灰在震动中,剥落了一大块,落了阿彪一头一脸。那样子有点像京剧中的白脸曹操,带着几分狼狈。

    阿彪一脸的羞怒和不甘,双手撑地使力想要站起来,只是才一动,便觉喉头一甜,哇地一声,张嘴又吐出一口血沫。

    除了李致远,其它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那口带血的吐沫上,脸上都显出震慑之色。

    寂静!

    可以听得到众人急促的喘息!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过了好一会,还是李致远开口打破了沉默。道“不好意思,出腿有点重了,不过不是内伤,回去修养几日,会没事的。”

    这时,众人的目光才从楚彪身上转到李致远身上,见本来应该是被楚彪扭断脖子在地上抽搐的他,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一下,说话间脸上还带着淡然无谓的笑,众人惊艳的同时也是一阵惊疑……

    在被人用手掐住脖子的情况下,还能一脚将人踹飞,他是如何做到的?或者说,他的身手已经达到了何种恐怖的程度。

    没有人说得清楚。

    众人都抽了一口凉气,看着眼前的少年,眼中生出敬畏之色。

    尤其是何赛雪,本来已经给李致远定性的她,现在却又觉得看不透他了,只觉他蒙着无数的神秘面纱,撕开一层,便会有一番惊艳感觉,但却无法看透他的真实面目。 www.258zw.com最快更新

    一个人,医武双绝的两番表现,所带来的震憾,已经让对李致远有怨气的许小露怨不起来了,心中所剩的只有敬畏了。

    那楚老爷子听到李致远说儿子没有大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然后向李致远抱了抱拳,惭愧地道“都怪我这个老头子教子无方,得罪之处还请包涵……!”

    李致远也向老人拱了拱手,道“老人家,我也向您道个歉,其实刚才我只不过是开了一个玩笑而已,家里蹲大学,是一句网络戏言,意思宅在家里……”

    “呃,是老朽落伍了,怪不得你。”老人非常和气地冲李致远笑笑,道“大家都叫你李致远,我比你年长数十载,能不能托大叫你一声李老弟?……”

    楚老爷子现在意识到,今天是遇到高人了,虽然李致远打伤了自已儿子,但他仍然想和李致远攀攀交情。他不想与这样一个高人失之交臂。

    “当然可以,”李致远也和气地道“老爷子您贵姓呀?”

    “我叫楚浩然,和这位林兄是老交情了,”直接攀交的话难免尴尬,楚老爷子指了指林清远,非常巧妙地通过林清远介绍了自已“今天来此地主要是和林兄叙叙旧,不想犬子得罪了您,回去以后我再好好地教训他……”

    林清远从刚才的震憾中摆脱出来,道“对对,楚老弟是我的老战友,当兵期间在一次野外训练时,掉到了冰窟窿里,不想后来就落下了风湿腿这毛病……今天来主要是让我给看看,惭愧的是,我也无能为力……”

    “哎?让李致远给治治呀,他医术这么高明!”许小露突然冒冒失失地插嘴道。只是这话从她口中说出,听上去更像是一句讽刺。

    楚老爷子闻言身躯震了一震,显得有些激动,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

    林清远道“致远呀,能不能看爷爷几分薄面,给我这位楚老弟看看腿……”

    “爷爷既然开口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李致远说着,目光落在了楚浩然的右腿上。神识一扫,便发现他长裤内的右腿膝盖关节处肿大,微微有些变形了。于是补了一句“不过我可不敢保证能看好。”

    “唉,一条废腿,你随便冶,只要您肯出手,冶好冶歹,我都感激不尽……”楚浩然说着,退后两步,坐回原来的椅子上,然后拉起了裤管。

    一条风湿腿显露了出来,众人看时,只见那条腿的腿弯处有些肿大,并且,有些变形,腿上的皮肤,布满了痱子,密密麻麻的让人感到恶心。

    “得了这种病,最怕的不是过冬,而是熬夏,大暑天的不敢扇风扇,不敢吹空调,我本身又怕死热,所以每年都会出一身的痱子,哭不堪言……唉……”

    楚浩然说完重重地叹息一声,然后抬起头看着李致远,显出一副无奈无助的可怜之相。

    李致远点点头,在他面前蹲下,双手伸出,按在他微微变形的腿弯处,轻轻地按揉了起来。

    与崴脚不同,风湿腿是重症顽疾,目前仍然是医学难题,治疗起来非常的困难,李致远虽然有把握治愈,但如果按揉几下就给他治好了,难免让人生疑,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更不能表现得太过。

    在这种情况下,表面工夫一定要做足。

    既要让楚浩然看到疗效,又不能一下子把风湿腿给他治好。这是李致远目前所要做的。

    “现在疼吗?”李致远一边按揉一边问。

    “现在不疼。”楚浩然答说。

    李致远手上加力。李致远的手劲自不待言,就是好腿这时也得疼痛了,又何况一条病腿。

    楚浩然感到疼痛,不过他是当过兵的人,虽然年迈却也硬气,所以他不像何赛雪那样张嘴叫痛,而是咬牙强忍着。

    “现在疼吗?”李致远抬头又问。

    楚浩然点点头。头上沁出细密汗珠来。

    李致远保持手上力道不变,继续按揉,不过在按揉的同时,输入了灵气进去。

    在疼痛中,楚浩然陡然感到一股清凉的气息进入腿弯,如薄荷脑一样镇住了疼痛。而且,还有一股难言的惬意。

    随着灵气不断的输入,楚浩然感觉原本沉重的病腿,变得轻松了许多。抬头盯了李致远一眼,眸中闪过一道惊疑,但却没有像何赛雪一样惊叫出口。

    活了大半辈子了,楚浩然自然要比年轻人心思沉稳,再者他心里清楚,李致远这样的高人既然肯窝在一个小山村,一定是不想太多人知道他,所以他心中再怎么惊疑,却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问。

    李致远怕的就是他提出疑问,见他没有提出来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炼气三层的修士,体内灵力有限,他也不能输入灵气太多,最起码得给自已留下保命的底量,否则遇到楚彪这样的蛮货无以应付。

    输入了约摸半分钟的灵气后,他便停下手来,抬头说道“刚才我给你按揉,只是了解一下你的病情,你的腿变形不是很严重,如果坚持治疗,可以治愈的……”

    什么?这才只是了解一下病情……那就是说还没有治疗,可我感觉这风湿腿已经好了大半了。

    楚浩然震惊了!

    不过,他仍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重重地点头道“多谢李老弟。我一定配合治疗……”

    李致远又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回家取药给你……”

    “好好,有劳了!”楚浩然激动之下,身子震了一震。目光转向儿子楚彪。见楚彪仍然颓坐在那里,立即便暴怒了,吹胡子瞪眼道“你这畜牲,还像个死猪一样坐在那里干什么……?”

    李致远瞟了一眼楚彪,笑道“起来吧,没事的。”

    说着便出了卫生室,径直回家。

    李致远说的轻松,但楚彪自觉伤的不轻,一呼一吸都能牵动腹部的脚伤,疼痛钻心。

    不过现在,再疼痛也得忍了,他拍了拍头上的灰尘,双手扶着墙,非常吃力地站起来,从地上捡起鼓囊囊的皮包,脚步踉跄地走到了父亲身后,脑袋耷拉下来,像霜打的茄子。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活了大半辈子都不敢轻狂,你才多大,就狂得没边了,今天是个很好的教训,呆会人李致远回来,向人道个歉,再谢谢人家给你免费上了一课……”

    老人转脸教训儿子道。

    楚浩然的话令何赛雪和许小露不禁莞尔,这老头子说话真有意思,不过这个楚彪太嚣张太跋扈了,大白天的就敢说要人命,要是换了别人估计真就挺尸当场了。活该李致远给他上课,要是再收点学费就更有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