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8章 正骨手法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好在李致远的速度很快,虽然背了个人,但走起路来仍然健步如飞,让何赛雪再一次对他刮目相看。

    一路上何赛雪都在心中祈祷不要遇到人,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他背回家去,可真到了村口,还是遇到了二蛋叔跟李金柱。

    李金柱和二蛋叔见李致远背着美丽的何书记,一下子呆住了,眼珠子差点没有努出来。

    “致远,背媳妇回家呢?”二蛋叔当即便开起了玩笑。

    “这是夫妻双双把家还呀!”李金柱的语气却酸溜溜的,一脸的羡慕嫉妒恨,这时候他恨不得从李致远背上抢过何赛雪来,将漂亮的何赛雪背到自已家里去。

    “何书记崴脚了,走不了路,我给背回家去……”李致远没想那么多,便直接开口道。

    “瞎说啥呢!”何赛雪闻言又羞又气,白嫩小手又在李致远头上甩了一下,忙解释说,“二蛋叔,金柱哥,你们别误会,我脚崴了,李致远送我去卫生站……”

    “哈哈,其实回家也没关系的,迟早的事吗,”二蛋叔想起李翠花说媒的事,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并且冲二人摆手道,“你们放心,我俩什么都没看见……是吧金柱?”

    李金柱使劲点头“对对。”

    二人越是这样,李致远和何赛雪越是尴尬,何赛雪虽然没有一般的女孩脸嫩,但被这话一激,却也闹了个大红脸,李致远的脸早就通红欲燃了。

    李致远家就在村口,本来二人都打算的是先回李致远家,免得给人看见,现在既已被人看到,二人却都不好意思回家了,于是李致远就背着何赛雪朝村卫生站走去。

    进了村子后,少不得又遇上了人。

    人们看到二人这样子,少不得又纷纷打趣,害得二人的脸红了一路,等二人到了翠花超市门口时,何赛雪惊奇地发现,刚才还一片冷清的超市门口,这时又站了一大堆男女老少。阅读网.2 5 8zw.

    众人看见二人这样,少不得围上去,一阵打趣。

    李致远本来想向大家讲明情况,何赛雪也想把事情解释清楚,只是见闹哄哄地大堆人,指着他们嬉笑挪揄,吓得半刻却不敢停留,背着何赛雪快步朝卫生站去了。

    李翠花见这情形,心里也是一阵惊奇和欣慰,心道这俩孩子发展可真够神速的,我这边才牵了一头线,屁大的工夫没有,俩人就……就玩过家家了。

    真照这样发展下去,估计年前都能结婚,而且俩人现在还住一院子,估计能打提前亮,结婚之前就能把肚子搞大。

    恩,到时候奉子成婚,县城何家想拦阻也晚了。

    看样子,这大红鲤鱼还真能吃上!哈哈……

    ……

    卫生站门口,停着一辆豪华大奔。车边围着一群村里的孩童。叽叽喳喳惊赞不已。因为村子比较封闭,很少看到这样的豪华车,突然来一趟,孩子们觉得新鲜。

    卫生站里,除了林清远和许小露这一老一少两个大夫,还多了两个陌生男人。

    这两个陌生人也是一老一少,老的年纪与林清远相仿,六十多岁,头戴遮阳帽,拄着一个龙头拐杖,右腿有些瘸,脸色有些苍白,不过整体看上去,这老人保养的很好。

    年轻的那位30岁年纪,相貌与老人很像,留着平头,看上去阳光而矫健,一身迷彩夏装,皮鞋锃亮,手里提着一个看上去很贵气的皮包,皮包鼓鼓囊囊的。

    他站在老者的身后,将近一米九的身材像一根标枪一样忤在那里,一看就知道是军人出身,看上去很是沉稳,安静到木呆,偶尔抬起目光向门外扫上一眼,眼神中透出几分野性与跋扈。阅读网.2 5 8zw.

    见来者是林清远重要而又尊贵的客人,许小露也非常恭谨地站在一边。

    只有林清远和那位戴礼帽的老者在低声交谈着:

    “老楚,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了一趟……”林清远一脸歉意地对那老者道。

    “嘿,老林,你不用过意不去,”老者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摆摆手道“谁都知道,风湿是医学界一大难题,实不相瞒,这些年国内外的大医院我都跑遍了……结果钱也没少花,药也没少吃,唉……其实我来找你前,心里就有所准备的,没关系的,咱哥俩也多年没见了,就当是叙叙旧,这样吧,中午一起去省城吃饭……”

    “不了不了……你这样让我更加的惭愧了,”林清远摇头摆手,脸色更加的愧疚。

    便在这时,李致远背着何赛雪走了进来。

    呀!

    许小露低呼了一声,捂住了嘴。脑子一下子短路了。

    她实在没想到,清高如许的何赛雪居然让一个男人背着。而且一看到闺蜜是被李致远背着,莫名其妙地,许小露就有一种好朋友被欺负的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露,我脚崴了!”何赛雪道“快帮我看一下。”

    许小露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仍然狠狠地瞪了李致远一眼,扭身去药房取药。

    李致远将何赛雪放在一张椅子上坐下。

    许小露不懂骨科,只是拿了红花油过来,蹲下身子,帮何赛雪脱了鞋子和丝袜。

    李致远没有走掉,反而也蹲下,双眼盯着何赛雪的右腿看。只见那只脚修长,白嫩,十根脚趾如卧蚕一般可爱,当得上一只玉足。

    李致远没有恋足癖,这时只是放开了微弱的神识,探入到何赛雪红肿的脚踝,探察了一番。

    “看上什么看,一边去!”许小露狠狠地白了李致远一眼。

    李致远悻悻地站起身,却并没有离开,因为就在刚才,他用微弱的神识察了一下何赛雪的脚踝,发现骨节有些错位了。

    “你凶他干什么……赶紧帮我治,哎哟,痛死我了,”

    “怎么?又心疼了!”许小露瞟了李致远一眼,然后对何赛雪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来。

    “喂,你到底看不看呀,不治我找清远老人看……”何赛雪微红了脸,眼睛余光瞟了一眼李致远。有些尴尬地道“李致远,这里没你事了,你去忙吧……”

    李致远却道“没事,我不忙,我想跟许大夫学学正骨……”

    “什么?正骨……”何赛雪和许小露都愣了一下,包括林清远和楚家父子也都小小地意外了一下,目光纷纷盯在了何赛雪的脚上。

    一般情况下,像骨节错位这种情况,经验丰富的骨科大夫在摸过之后才能发现,或者是拍过片子才能定性,单凭眼看,很难看得出来的。

    “你是说,她的骨头断了?”许小露没好气地道。

    “你是大夫,怎么还问我?”李致远反问。

    “别乌鸦嘴了,一边去!”许小露感觉自尊心被刺伤了,又狠狠地白了李致远一眼,然后双手搓了红花油,按在了何赛雪的脚踝处。

    “啊,疼……别动!”何赛雪痛呼道。

    许小露赶紧撒了手,目光转向了林清远求告道“清远爷爷,我看不了,还是您来吧……”

    林清远走过来,在何赛雪的一连串的痛呼中,摸了摸她的脚踝,摸了好一阵子才下结论道“骨节错位了!”

    说罢,目光转向了李致远,有些惊奇地道“致远,你小子行呀,你是怎么看得出来的?”

    众人的目光,都从何赛雪的脚踝上,移到了李致远身上。

    “好呀,你是不是摸过她了……”许小露指着李致远道。大惊小怪的样子,就好像李致远摸了她自已一样。

    何赛雪赶紧道“小露你别冤枉致远,没有的事。”

    李致远盯着许小露,毫不客气地道“如果让你摸,你能摸得出来吗?”

    众目睽睽下,许小露俏脸腾地红了,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她就只会打个针抓个药,骨科她可是一窍不通的。

    不过很快,她又抬起头来,道“我不会摸,你会摸,有本事你给赛雪摸好呀……”

    这话说的,就有些暧`昧了。

    何赛雪的俏脸,又爬上了一层红晕。

    李致远摊了摊手,道“摸……是摸不好的,如果摸一下就能好,那天底下就没有伤病了……”

    本来许小露那句话就挺逗的,不过在场都是正经人,平时比较注重形像,所以就忍着没有笑出来,现在经李致远这样一说,就都忍不住笑了一笑。

    “摸……”许小露说溜了嘴,一张口就又成“摸”了,尴尬之下又赶紧改了口“治不好就不要在这里瞎咧咧,装得像个大夫似的……”

    “如果我能治好呢?”李致远道。

    “你能治好?切,你要是能治好,从此我许小露就不当医生……”
小说推荐